孙阿巧原本是打算撂下考题就要去后山的。现在多了个柳雨青,按照规矩她就得留下来监考。

    她监考的对象不是柳雨时,而是柳雨青。以孙阿巧在老祖办的地位,招个杂役也不需要跟殷勤去说。但是按照规矩,杂役仆役以及外门弟子都要到藏经阁去参加统一的山门大考,现给柳雨青办理入宗的手续,也是来不及,孙阿巧就干脆将这间会客室作为临时的考场,给柳雨青发了卷册,等着山门大考的钟声响起,便开始答题。

    柳雨时不受山门大考的限制,可以随时开始,殷勤对老祖办修士的态度是全凭自觉。柳雨时坐在柳雨青的对面,也干脆合上卷册,等着山门大考的钟声敲响,一起开始。

    雨时娘此刻的心情已经彻底放松下来,她活了大半辈子,尝遍了人间冷暖的滋味,许多事情早就看开了。就算女儿真的给那殷长老做小,只要真能落下实惠就不算赔。

    她替女儿一样样将桌上的丹药灵石收回到兽皮袋中,瞄一眼边上脸色铁青的石右任,忽然觉得这个尚未开脉的“老”侄儿与青春样貌的女儿站在一起,的确不太般配。就算将来他真的开脉,已经错过了修炼的大好年月,充其量也就是个炼气弟子,又如何能配得上即将筑基的雨时?而且这位老侄儿的名声也不咋地,家中养了几房妻妾不说,还是烟花柳巷的常客,算了算了,还是别招惹他了。

    雨时娘此刻反倒为柳雨青担心起来,她小心翼翼地与孙阿巧搭讪道:“我家雨青从小羡仙慕道,读的仙道之类杂书多,正经书读的少,等会若是答不上来,你们不会不要他了吧?”

    石右任刚刚明明已经对上了姨母的目光,尚未来得及说话,哪知姨母竟然视若空气般地将他忽略过去!石右任气得在心中直骂,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女儿下贱,老东西更是个不要脸皮的货色。

    柳雨时在铁翎峰伺候那快入土的长老好几年,加起来所得的灵石丹药也没有老祖办这一次发下来的多。她此刻正沉浸在巨大的喜悦当中,早顾不得石右任是喜是怒,她一边润笔磨墨一边与孙阿巧套话道:“姐姐上次送我那本《道浅集》,我尚未读完,听说此次大考的考题就从这里面出。到时若有许多题答不出来,怕是要丢人了。”..

    柳雨青在一旁听见这话,急得直结巴:“我、我也没、没读过......”

    孙阿巧笑道:“没事,没事。殷主任将《道浅集》列为必考的范围,主要还是让大家谨记老祖的开示,大部分的考题,与《道浅集》的关系不大。”

    柳雨时奇道:“听姐姐的意思,难道题目是殷主任出的不成?我还以为考题是由文曲部出的呢。”

    “可不就是殷主任出的题么?”孙阿巧故意叹了口气道,“若是文曲部出题,倒是简单多了。”

    “难道是要考较大家的诗才文采,让大家都来写悟道歌吗?”柳雨时见识过殷勤的诗才,又听孙阿巧说难,便以为殷勤的题目出的偏了。

    孙阿巧摇头道:“都是些入门不久的弟子,道法丹诀都没看过几卷,能悟出什么道道来?”

    “那还是考较道法丹诀了?难道是从《花狸炼气决》里出题目?”柳雨时装作不死心的样子刨根问底,实际却是说给边上的柳雨青听。

    “也不是道法丹诀。”孙阿巧卖关子道:“等下你看题就是了,现在我说得再玄,你也没有体会。”

    “既不考诗词歌赋,也不考道法丹诀,总不会是考时政策论吧?”柳雨时咬着笔杆,一脸纠结的样子:“被你这么一说,我可是一点信心都没有了呢!”

    她的话音未落,石右任便“哈”地干笑一声,脸上满是嘲笑的神色。他刚进山门的时候,就听接待的弟子提过一嘴,说是今天是山门大考。他还挺高兴,以为能够见识到传说中修士擂台斗法的场面。哪知细一打听,花狸峰此次的大考竟然是文比!石右任可是考过举人的,骨子里还残存着文人那种老子文章天下第一的狂傲劲儿,听说花狸峰一群驯养妖兽的修士,竟然也学那仓山书院搞文比,心中就有几分不屑。

    此刻又听说,山门大考竟然是由那殷蛮子亲自出题,岂不是要让人笑掉大牙?再听孙阿巧与柳雨时一唱一和,将那殷蛮子所出的题目说得玄之又玄,一个没忍住便干笑出来。

    孙阿巧皱了下眉头,当着柳雨时的面不好发作,柳雨时却必须要在孙阿巧面前表明态度,她放下笔,直视石右任道:“表哥可是哪里不舒服么?”

    石右任冷哼两声,强忍下怒意道:“石某听两位仙子在此议论考题,不过是见猎心喜而已。石某不是修士,可孙仙子既然说贵峰的大考不涉及道法丹诀,石某倒想见识一下。”

    孙阿巧奇道:“石郡守竟然想参加我们花狸峰的大考?”

    石右任点头道:“石某曾经考过院试,乡试,会试,却从未考过山门大考,若有机会,到真想见识一番呢。”

    柳雨时笑道:“石表哥也没考过殿试,怎不见你见猎心喜呢?”她这话说的扎心,石右任考中了举人,却止步会试,没能考上进士,也就没资格参加殿试。

    石右任嘴角抽搐道:“我当年会试时,不小心墨汁沾了卷子,不得不重写,才功亏一篑。若非如此......”

    孙阿巧早看出柳雨时与这表哥之间不对付,也没心情听这石大人念叨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干脆打断他的话题道:“石大人想要参加我花狸峰的考试也不是不可以,却有一个条件。”

    “愿闻其详。”石右任心头冷笑:倒要见识见识那殷蛮子能搞出怎样一份考题来!

    孙阿巧笑道:“既然是山门大考,想要参与的话,需得成为我花狸峰的弟子才行。”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