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阿巧十分满意大家打开兽皮袋后的反应,虽然今早殷主任把类似的一个兽皮袋子丢给她的时候,她惊得嘴巴也能塞进一枚鸭蛋。

    野狼镇与仓山郡城第一期的彩帖售卖已经结束,殷公丑按照殷勤的要求,将其中的一部分灵石购买了大量的丹药,其中光是筑基丹就用去了一枚高级灵石,一共买了十枚。加上殷勤手中的一枚,以及孙阿巧的一枚,一共是十二枚筑基丹,老祖办的炼气修士人手一枚还有富裕。

    聚源盛号称郡城第一大宝材商铺,其库存的筑基丹也只有三枚,剩下七枚则是通过尚小鱼从铁翎峰的骨皮房购入的。类似筑基丹,开脉丹之类的丹药长期处于有价无市的紧缺状态,也只有七大宗门才有比较充裕的储备。

    尚小鱼自从那日见过殷勤之后就开始准备搬去花狸峰,铁翎真人以为她是赌气装样子,开始时也没往心里去。带到尚小鱼将成箱的衣服往花狸峰运,他才觉得不妙,连着去了几次骨皮房都吃了尚小鱼的闭门羹。

    铁翎真人无奈之下,一方面求助云裳,要她等尚小鱼过去之后好好劝劝,在那边小住一段时间就回转铁翎峰;另一方面也偷偷给尚小鱼使绊子,尽量拖延她离峰的日期。

    殷勤也给尚小鱼去信,让她不要急着过来,寒潭的拆迁工作尚未开始,尚小鱼便是来了也找不到地方安置。

    对于殷勤来说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提升老祖办修士的修为,所以才狠心购入大批的丹药分发下去。孙阿巧虽然没分到筑基丹却得了一枚同等价值的驻颜丹,用殷勤的话说,如果将来一直用她在身边做事的话,可不想几十年后成天往老奶奶身上甩巴掌。

    孙阿巧那晚被小蛮尊吓唬一通,一直担心殷勤会因此疏远,听他这话不禁又喜又臊,嗔道:“我就要老成一脸树皮的模样,看你还好意思捉弄人家。”

    殷勤伸手道:“你不吃驻颜丹的话就还我。”

    孙阿巧拔开瓶盖就将丹丸吞下了肚道:“我回头去找朱丑妹学换肤术,不用等几十年也能变成老奶奶的模样。”

    此刻孙阿巧看着柳雨时呆呆地张着小嘴,后悔没偷偷带上一枚鸡蛋。她清了清嗓子,将柳雨时的魂儿唤回来道:“雨时妹妹听好了啊,下面就是我代传的殷主任的原话了:小孙,你去告诉小柳,这些丹丸都是给她冲击筑基的,若有别的需要就用灵石去买。给她三个月的时间,若是冲不上筑基,她欠我的灵石可就要连本带利地还我了啊!”

    柳雨时听到最后一句脸颊不禁红了,心道:这疯妮子也是个嘴里没有把门的,怎么把主任的调笑话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照实传了?

    果然雨时娘在旁听了,偷偷扯了她的衣袖道:“雨时欠了人家多少灵石?还是赶紧还给人家,你若不凑手娘身上还有点积蓄。”

    柳雨时笑着拦下娘亲道:“我们殷主任说话您得反着听,他的意思是说,只要我能在三月内成功筑基,所欠债务就一笔勾掉了。”

    孙阿巧看着柳雨时巧笑嫣然的样子,心道:这小狐狸自打进了老祖办,姿色竟仿佛又长了几分,莫看她现在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假以时日必是个颠倒众生的尤物,怕是只有主任才能降她。

    石右任也被柳雨时似娇似嗔的模样看得心神摇曳,他最后悔的是来的晚了。听柳雨时的意思,她才加入那老祖办没有几天,倘若能够早上山半月,这小妖精岂不就他的囊中之物了?

    柳雨青没上山时,听柳家人说过这位四姐不少坏话,大家都说柳雨时在山上学道十几年,不但修为没有寸进,反倒越混越惨,被“流放”了蛮荒深处的花狸峰。哪知见了面才知道,四姐在宗门里竟然靠上了廉贞部的大长老,不但没有沦为边缘人物,反而得了诸多赏赐。听她的意思,竟然准备在三月之内冲击筑基,一旦被她筑基成功,岂不是成了与四伯一般的人物?柳雨青心中欢喜,无论如何,看来这一趟花狸峰没有白跑,准能靠着四姐的关系,留在山上学道。

    他摆弄着桌上的丹瓶,竟然样样都是传说中的圣药丹丸。雨时娘在一旁紧张地盯着他,生怕他少年心性随便打开一瓶,走了药性。柳雨青拿起一个瓶子,摆弄两下就会被雨时娘劈手夺走,他也不着恼,又去看桌上孙阿巧带给柳雨时的大考考题。

    雨时娘忙拦下他道:“这可是你四姐的大考考题,咱可不敢乱翻!”

    孙阿巧见状,便问柳雨青既然开脉了,为何不学姐姐一样上山学道。

    柳雨青结巴半日,没说明白,雨时娘替他解释道:“这孩子虽然开了脉,灵根却是个五行缺一的下品,加上说话不利索,连宗门的杂役都做不了。这次上山,是看能不能给雨时跑个腿儿,打个杂的。他也学了一些家传的基础道法,虽然不敢奢求万兽谷的道法,哪怕能在山上多住一段时日,也能滋养他的灵根不是?”

    孙阿巧上下打量柳雨青,心道秋香那边一直嚷着人手不足,可是山门之中,但凡开脉的修士,哪个不是心高气傲的?莫说外门弟子,就连未入门强的杂役,也没有几个肯去后山喂猪的。她看了一眼柳雨时,小声嘀咕道:“秋香姐姐那后山倒是缺人。”

    柳雨时是多么精明的人?一听便知孙阿巧怕她嫌弃后山的活计太过脏累,不想明说,柳雨时心中苦笑:后山的活计再脏,比起她曾经的过往却是干净多了。秋香那边,对柳雨青来说,倒还真是个机会,至于柳雨青肯不肯去,却要看他的造化了。

    柳雨时揽着孙阿巧的胳膊道:“那敢情好了,烦劳姐姐去到后山与秋香姐说下,让雨青到她那里试试也好。”..

    孙阿巧见柳雨青听了,满脸通红一副激动的样子,干脆直言相告:“秋香姐在后山为山门打理猪场,她那里缺的是踏实肯干,能帮她养猪的猪倌儿,雨青弟弟肯去吗?”

    柳雨青愣了愣,旋即点头道:“肯......肯去!我、我这就与你去、去后山。”

    孙阿巧笑着从兽皮袋里又掏出一份考题递与柳雨青道:“你去后山,也算个喂猪的杂役,先将这题目做了吧,省得以后补考。”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