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右任原本是对柳雨时不敢抱任何希望,打探到了她的底细之后,却马上有了一种势在必得的信心。正好柳雨时的娘被柳雨青的爹娘缠的没辙,也准备上山将柳雨青托付给女儿。要说这柳雨青却是柳雨时上山修行之后,柳家雨字辈中第四位开脉的弟子。..

    只不过这柳雨青的灵根也是个五行缺一的下品货色,加上从小又落下个口吃的毛病,就连投考个宗门仆役都没人要。与在家中享福的两位开脉兄长不同,柳雨青却是个一心向道的,每日里缠着爹娘要上山修道。

    花狸峰在野狼镇中设有常年招募杂役的招募处,柳雨青去过两次,全被婉言回绝了,负责招募的执事说的也有道理。柳雨青若是山上修道的话,即便口吃结巴也没啥问题,唯有上山做仆役杂役,这口齿不利索就很难办。

    柳雨青也是个轴子,回到家中,就要卷铺盖打行装,说是要去仓山书院试一试。他的爹娘膝下也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送到万兽谷已经万般舍不得了,哪肯放他去几万里之外的仓山书院?

    柳雨青的爹娘被他闹得没有办法,就去求雨时娘,雨时老爹过世之后,雨时娘没少得人接济,虽然估计雨时在山上的日子肯定颇为艰难,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应下来。准备打着探往闺女的旗号,将柳雨青带上山,看看有没有门路可走。

    可巧,临上山时,正赶上石右任过来拜访,他稍微透露一点希望与柳雨时结为双修道侣的口风,雨时娘便信以为真,心头狂喜。

    她对于柳雨时的情况虽然不如石右任了解的那般细致,却也知道柳雨时在失去了家中的助力之后,在宗门的日子肯定是非常难熬的。若非如此,她好好的铁翎峰不待,干嘛跑到荒原深处的野猴岭去寻出路?!

    在雨时娘眼中,石右任不但身居高位,而且开脉在即,背后又有武家这棵大树,若是能够投靠了他,就算是抱上了蛮荒第一大宗门的大腿,岂不比在山上受人排挤的强?

    以柳雨时的玲珑心肝,虽然石右任与她娘都没有明说,但从两人的言谈神态就已经推断出其上山的目的。眼前这个石头哥,也是柳雨时少女时代,心仪的人儿。

    只可惜时过境迁,他早就在武朝做官,家中连小妾都娶了两房,而柳雨时也早已不是豆蔻之身,自认残花败柳的她本就觉得在人前抬不起头。她更是万万想不到,石右任竟然在武家大公子手下当差,起在仓山郡城那受尽凌辱的三天两夜,柳雨时就有种万蚁噬心般的难受。

    武青衫修为已臻金丹后期,是武朝上下公认的最有希望踏入元婴的金丹老祖。不过他膝下的一双儿女,却显得不甚争气,妹妹武采娘修为稍微高些,也只有筑基中期,兄长武大公子名字起得气派,叫武通玄,修为却只有筑基初期而已。

    这兄妹俩修为虽然稀松,却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开云水道场,修所谓的彼家丹法。至于柳雨时之前所问的小武公子,说的是武青衫的侄子武通天。此人倒是个修炼狂人,今年刚过了一百岁的生日,修为已臻筑基大圆满,有人甚至把他与万兽谷的修炼天才花云裳相比,都说武通天说不定比花云裳结丹还要早。

    石右任不好意思提,柳雨时装糊涂,两人聊了几句不咸不淡的话,雨时娘在一旁坐不住了。她指指房顶问道:“雨时就住在这楼上吗?”

    柳雨时不等娘亲提出要求,便点头道:“这是殷主任为外门弟子新建的修士大楼,我住在上面。”她有些歉意地叹口气道,“这大楼里规矩大,不是花狸峰的弟子,不准上去。”若是没有这石右任,柳雨时肯定是要将娘亲让到自己屋中去的,眼下却还是找个借口直接堵嘴。她虽然住在外门弟子楼中,手中却拿着内门弟子的符牌,那些外门弟子的规矩自然管不到她。

    雨时娘眼中露出失望的神色,旋即撇嘴道:“我看你这花狸峰也是穷嗖得紧,哪家的修士不是独门独院住着?偏偏你这儿,几百个修士混居一处。我劝你还是想办法及早搬出来吧,你一个女修,与一帮男修混在一起,不怕人家背后戳你脊梁骨啊?”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雨时娘一番话到让柳雨时与石右任的脸色都为之一僵。石右任心头那股子酸楚的妒恨之意,一下子便翻腾上来,脸上不禁闪过一丝冷厉之色。

    柳雨时却是在抓住了石右任瞬间的真情流露,心头不由地掀起狂澜:看他脸上那不屑与轻蔑之色,莫非已经听说了什么?她忽然想到石右任与武通玄的关系,心中更是一阵凄苦:石头哥那么轻易便对我说起坎离道法,分明就已经轻视了我啊!

    雨时娘见柳雨时不说话,以为她贪图这里便宜,为难搬出去独住的诸多挑费,忙朝石右任那边看了一眼道:“雨时若是灵石不凑手,今天你右任哥在这儿,有什么难处赶紧与他说啊,他可是郡城的石青天呢。”

    石右任哈哈一笑道:“这儿可是花狸峰,我这巴掌大的天,可盖不住雨时妹妹的清修之地。不过,姨母所说极是,雨时若是有什么难处只管与你石头哥哥说。”他望着柳雨时清丽出尘的容颜,心头又恨又怜,一冲动便道,“雨时若在此处过的不舒心,干脆跟我下山去郡城算了。”

    雨时娘一听石右任竟然主动挑明了,心头大喜之下,也在一旁帮腔道:“就是,就是。雨时若觉得为难,可以让右任去与你们老祖说,他现在也算是武家的修士呢!”

    柳雨时听他们越说越不像话,脸色一寒道:“石表哥这话说的奇怪。我好好的山门不住,与表哥下山作甚?难道是要去到那郡城里,做表哥的小妾么?”

    “雨、雨时误会了!我只说让你到郡城修行。”石右任面色尴尬,心中升起一股怒气:真是给脸不要脸了,就你这烂货,求着入我家门,我还嫌脏呢。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