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雨时的父亲在家族大排行中是老四,生个女儿,在姐妹排行中也是老四,所以族中年纪最小的柳雨青才会喊她四姐。

    柳雨时这辈上一共有三人开脉,与柳家上一辈相比,差得很远。柳家上一辈,至少还出了雨时老爹那般的筑基修士,到了柳雨时这一辈上,只有她开出了三水两木之灵根,被铁翎峰收为外门弟子。她的两个堂兄弟,虽然开脉,却也只是五行属性驳杂之下品灵根,也就去大宗门下做个杂役。

    都是娇生惯养的小少爷,除非生活所迫,或者一心向道,谁肯矮下身段去做伺候人的差事?柳雨时这两位开脉的堂兄弟便都留在家中,由雨时爹传授了些基础入门的道法,虽然长生无望,却也能活出个人间高寿来。柳雨时在加入老祖办之前,走投无路的时候,不止一次地痛哭后悔,寻思着,她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子,何苦出来寻这长生大道?被人糟践成这副模样,当初真该学那两位兄弟,待在家中多好?

    至于眼前这位石头哥,却是柳雨时青梅竹马的玩伴,若非她开脉成功加入宗门,现在怕早就嫁他做了石夫人呢。

    右任表哥虽然没能开脉,却考中了武朝的举人,在柳雨时加入万兽谷的第二年,便活动下来了个官缺,外放做官了。没想到,十几年不见,他已回到了大仓山,竟然还做了仓山郡城的官?

    石右任目光对上柳雨时清如泉水的眼眸,心中微微一荡,摇手笑道:“雨时表妹切莫听姨母瞎说,我不过得了个郡守的差事,哪是什么城主?”..

    “我哪有瞎说,人都说郡守就是城主了。”雨时娘反驳道,似乎是在向柳雨时极力“推销”她这位大表哥。

    柳雨时心头奇怪,含笑道:“娘亲说的没错,郡守在凡人来说,的确与城主一般无二了。”

    武朝以修士立国,朝中重臣皆为高阶修士,不过其治下的亿万凡人,却是这些高阶修士懒得打理的。武朝凡人之管理与统治,还是通过科考制度,遴选出优秀的有才干的凡人,由蛮皇委以官职,专门管理治下之凡人。

    按照这种模式,武朝的一个城池就相当于有了两套管理体系,其中的修士宝材乃至城防等等都掌握在高阶修士手中,而涉及到琐碎的民政一块,则由凡人官员出面打理。

    武青衫身为仓山郡王,在修士眼中就是这仓山郡城的城主,不过在居住在仓山郡城之内的几千万凡人眼中,头顶上的青天却是石右任这个仓山郡守。

    雨时娘见柳雨时说话的重点落在了“凡人”两字上,忙又插嘴道:“你右任哥可马上就不是凡人了!”

    柳雨时愣道:“难道石头哥也要开脉了不成?”这个消息的确让人惊讶,凡人超过十八岁开脉的不是没有,前些日子在仓山郡城被仙人点化的巴娃子就是一个。不过这种情况之稀有,用凤毛麟角来形容也不为过,难不成这石右任也得了什么了不得的机缘吗?

    石右任见柳雨时面露惊讶,眼中闪过一丝得意道:“姨母所说的,还是不一定的事情呢。不过是我运气好些,自从前年到郡城任郡守以来,用心做了几件事情,颇得武家公子之赏识,得了个勤恳任事的评价。就因为这,公子许我一门开脉之特殊道法,以及许多丹药,至于是否能够开脉,还要看我的机缘。”

    柳雨时听到武家公子四字,脸色便是一白,她的身子微微僵直,强笑道:“石头哥真是好福气,却不知许你这份道缘的是小武公子还是大武公子?”

    “小武公子一心向道,终日闭关,哪有功夫来关照我等凡人?”石右任意气风发,并没留意到柳雨时的失态。

    柳雨时哦了一声,眼中的恨意一闪而过,旋即便恢复正常道:“武老祖闭关多年,仓山郡城的事物大半都是大武公子在打理,石表哥能得其器重,道途必是一路坦途的。”

    石右任哈哈一笑,竟没注意到柳雨时对其称呼已从石头哥改为了石表哥,他故作深沉道:“人都说,修道即是逆天,哪有什么坦途可走。雨时是过来人,到时还要请你多多指点呢。”

    柳雨时淡然笑道:“石表哥好糊涂,放着大武公子那般筑基期的修行大家不去请教,反倒问我这炼气期的小修士,岂不是问道于盲?”

    石右任看了一眼雨时娘,稍微犹豫才凑近一些,低声道:“不瞒雨时,大武公子传我的开脉之法乃是仙家密传之坎离法。”

    “大武公子竟然肯将这种不外传的仙家秘术传与表哥吗?!”柳雨时假作惊讶,却在心中冷哼一声:这位大表哥,果然是要修那彼家丹法!所谓坎离法就是道门内丹术中的彼家丹法,也叫阴阳双修法。与循序渐进之清净丹法不同,彼家丹法号称速成,清净丹法需得从小起修,开脉也是越早越好。

    彼家丹法却是中年,老年人皆可起修,以敲竹唤龟之秘术,行取坎填离之丹法,只要道法不假,运气使然,哪怕你是八旬老翁,两三月内就可开脉,三五年内就可冲击筑基。看来这石右任冒然上山,多半是来寻鼎炉的吧?

    石右任脸色微红,犹豫片刻还是觉得与这表妹十几年未见,上来便提鼎炉之事实有些唐突,便转移了话题,旁敲侧击地问起柳雨时在山门内的情况。

    其实上山之前,石右任便通过种种渠道打听过这位雨时表妹在万兽谷的情况。打听到的结果,让他大吃一惊,他没想到那冰清玉洁的小表妹竟然做了铁翎峰上某个老棺材瓤子的双修道侣,他更想不到柳雨时失去靠山之后竟然沦落到人尽可夫的地步!

    有关柳雨时的消息都是他从一个花狸峰的内门弟子那里打听出来的,那人虽然筑基却也年过二百,不但金丹无望,就连寿数也都快到头了。可就这么个老家伙,说起柳雨时竟然也是一副了如指掌,你知我知的暧昧模样。石右任心中又妒又恨,对曾经令他魂牵梦绕的那个小仙子彻底失去了念想。

    石右任不会选一个烂货作为他的道侣,却不耽误将其作为开脉的鼎炉来用,而且他的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愤怒,必须要在这让他幻想破灭的女人身上发泄出来才行。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