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是谁呢?柳雨时一边下楼一边在心中琢磨,肯定不是孙阿巧,这妮子来过两次就与那通传的执事混得熟了,根本不用下去接她,自己就能溜达上来。或许是老祖办其他的人来,或者是别的谁?柳雨时从腰间的兽皮袋摸出一颗黑色的小珠,此珠名为霹雳珠,是殷主任让孙阿巧送来给她防身用的法器。

    一枚霹雳珠的威力,与于筑基大圆满修士全力施展大霹雳术相当。通常情况下,一个筑基大圆满修士,集中全身之灵力,也只够他施展一次大霹雳术的。而一个大霹雳术,可以将血脉四级的赤睛猪轰成黑皮烤猪,其威力可见一斑。

    霹雳珠威力巨大,并且炼气期的弟子就可以使用,其价值也是极其昂贵,官价是三枚中级灵石一枚。许多中小世家的筑基老祖,都将此珠作为传家之宝,赠送于家中最有前途的年轻俊彦。

    殷勤如今手头宽裕,通过殷公丑从当初购买血符的聚源盛,一次就购入了十颗霹雳珠,自己留下六枚,剩下四枚全都拨给了特情科。柳雨时作为特情科里当前处境最为凶险的一个,暂时还不能搬到老祖办的小院之中,殷勤便特意嘱咐朱丑妹,将霹雳珠发到柳雨时的手上。

    按照修士大楼的规矩,所有来访的客人,都要在楼下的会客室等候。说是会客室,里面也是按照殷主任的要求,加装了府院级别的小型禁制法阵,能够禁制筑基大圆满修士的一次全力施法。

    柳雨时虽然在手上扣了一枚霹雳珠,看看快到会客室的门口,心情也就放松下来。这栋修士大楼的通传执事是个虬髯大汉,筑基初期的修为,属于相貌狰狞,凶神恶煞般的冷面修士,一众炼气弟子见到他站在门口,都是自觉地溜边儿行走。

    让人搞不懂的是,这样一位满脸凶相的前辈,其伴修灵兽竟然是只碎嘴子的红喙八哥。那八哥尚未进阶妖王便开启了相当高的灵智,甚至能够口吐人言,问题是这只八哥也太贱了些,每日里除了帮人传讯,就是四处乱钻,专爱偷看修士沐浴如厕之类地私密事情。而且这货还男女通吃,全能歪着脑袋看半天,更讨厌的是,看过还爱哑着嗓子四处嚼舌,诸如某修士的家伙太过短小,某修士下面有个怪痣......若非那通传前辈相貌实在让人发怵,这贱鸟早被人拔毛烤着吃了。

    这一刻,那虬髯修士正冷着脸门神般堵在会客室的门口,见到柳雨时便索要弟子符牌。柳雨时已经第一批更换了内门弟子的青玉符牌,那虬髯修士也曾验过,只是每次见面还是认牌不认人,仔细查过之后才淡淡道:“柳仙子,有人自山下来访,现在天心室内等候。”

    楼下的会客室共有九间,分别冠以九星之名。柳雨时见那八哥站在虬髯修士肩头,歪头看着她,脸颊不禁一热,与虬髯修士道声谢后,问了天心屋的方向,快步走去。

    “嘠,是她,嘠,粉的,嘠,白......”八哥忽然在她背后哑着嗓子叫,柳雨时赶忙低了头几步跑到挂了天心木牌的屋子门口,都来不及细看便推门而入。

    “四......四......”屋子角落里,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见她进屋,蹭地站起来,可惜是个结巴,四了半日也没说出一句整话。

    “雨时!”一个面容白净的中年书生,反倒抢先一步迎了上来,眼中的神色很是复杂。

    “时儿!”书生的身后,一个鬓角花白的妇人眼中含泪地唤了一句。

    柳雨时愣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屋中等她的竟然会是他们。她望着那妇人,好半晌,方才嘴唇颤动着吐出个“娘”字。两行热泪顺着腮边流淌而下,柳雨时顾不得那青年后生和白面书生,径直走到妇人的身前,握着她伸过来的那双满是皱褶的手,忍不住道,“娘,才十几年,您的头发白了许多。”

    “是啊,娘老了,可我的时儿却是一点都没有变化。”妇人眼中含泪,强忍着没有落下,她下意识地抽出一只手想抚摸下柳雨时的脸,却又犹豫着缩了回去。虽说面前这人是自己亲生的闺女,但也是踏上仙途的修士,凡人是轻易触碰不得的。

    柳雨时轻轻叹了口气,托起妇人的手,按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摩挲,心中涌起十七年前离开家时的情形。那时的娘亲也就比现在的自己大一两岁吧,眼角不见一丝皱纹,面容姣好宛如双十的女子一般,怎么仅仅十几年未见,竟已苍老成这般模样?

    妇人哽咽几下,终于还是抽回手来,想到今日上山的目的,忙拉着女儿道:“别光顾着和娘说话,快看看他们二位,你可还认得?”

    柳雨时微笑地指着那白面书生道:“我石头哥,怎会认不出来?”

    “还有他呢?”妇人笑着将那结巴小子扯过来道,“我看你一定认不出吧?”

    “他是小栓子啊!”柳雨时仰头看着眼前这高大的后生,掩口笑道,“我离家时他还不到我的腰,若是走在街上我还真认不得。不过,他一说话,我可就知道他是小栓子了。”

    “叫雨青,别老小栓子小栓子地叫。”妇人纠正道,“人家石头都快四十了,也得叫大号,你得叫右任哥。”妇人口中的右任,姓石,是柳雨时的大表哥。

    “四......四姐!”柳雨青总算憋出一句。

    柳雨时应了一句,拍了下他的肩膀,柳雨青呵呵地笑了,脸色通红。

    “别看雨青个子大,脸皮薄着呢,被你四姐拍下也脸红,哈哈。”石右任爽朗笑着走过来,冲着柳雨时道,“倒是雨时,竟然还是十七岁上离家时的模样,这仙术果然了得。”

    柳雨时终于面对那中年书生,曾经的少年往事在心头流转,她稍微整理一下思绪,嘴角浮起真诚的笑意道:“听说石头哥考中了武朝的举人,却不知这些年在哪里高就呢?”

    “举人那是哪辈子的事了?你石头哥现在可是不得了,已经做了仓山郡城的城主了。”雨时娘颇为自豪地插言进来道。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