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蓝雀到了老祖办的时候,正好碰到岳麒麟与秋香去后山。听说殷勤去到藏经阁还没回来,倒是袁执事已经在里面等了一个时辰。

    蓝雀便干脆在外面侯着,见到殷勤转交了飞剑,又说了大家决定将逸青云加入补偿名单的决定。见孙阿巧一直跟在边上,有些话也不好说,便告辞要走。

    临走又被殷勤唤住,硬塞了十几个青桃给她。蓝雀嫌麻烦执意不要,殷勤便说是孝敬老祖的,蓝雀只能用裙摆兜着,又怕旁人看到,做贼般地往暖云阁跑了。

    殷勤进到院里,先在前院的会客厅,听过袁执事汇报了堂审的情形,能够收上来近三百的中级灵石,倒也在他的预料之中。对于分配方案,他也没有什么意见,唯一提了一条就是老祖办的逸青云、岳麒麟以及秋香三人的补偿灵石要暂且扣下,交由他来统一支配。

    袁执事不敢多问,也分了几个青桃,领命去了。

    殷勤见孙阿巧在一旁面带疑惑,便问她,庞大尼给她那颗筑基丹准备什么时候服用?

    孙阿巧有点拿不定主意,她目前距离炼气大圆满还有几分差距,还想再修炼个两三年再去服用。

    殷勤皱眉道:“两三年太多,给你两三个月的时间,等山门大考过后,将新手弟子们安顿完毕,你就冲击筑基。需要什么丹药,给我拉个单子,老祖办出钱来办。秋香他们三人所得的补偿,也全给他们买了丹药,让他们加紧修炼,尽快筑基。两年之内,老祖办的主要干事,都要筑基才行。剩下我三个哥哥的丹药花费,由我来出。你现在就要开始准备采买,从坊市购入也行,让聚香斋帮忙也行,就是不要从禄存那边进货。”

    孙阿巧心中激动,一一记下。见殷勤边说边用手去揉太阳穴,略一犹豫便上前道:“主任,让我来。”

    殷勤微微一愣,旋即闭上眼睛,靠着椅背,感觉一双小手在头上几处穴位缓缓揉按,不知不觉间困意袭来,竟然就此沉沉睡去。

    门外忽然悄无声息地露出一个顶着通红鼻尖的小脑袋,阿蛮看到正给殷勤按摩脑袋的孙阿巧,眼角一耷拉,那蓬松的大尾巴摇晃一下,白影一闪便窜了殷勤的肩头。

    孙阿巧被她吓得往后退了几步,阿蛮这才得意地用大尾巴缠绕着殷勤的脖颈,然后冲孙阿巧啾了一声,似乎是在宣布殷勤的脑袋属于她的领地,旁人不得擅碰。

    刚刚迷糊了一阵的殷勤也被阿蛮弄醒,他笑着对满眼惊惧的孙阿巧道:“时候不早了,小孙也忙了一天,不用在此照顾我。不过你下去之后,可不能贪睡,需得用功打坐,三个月后,我要检查你的修为。”

    孙阿巧心惊肉跳地点头应了,小蛮尊刚才冲她呲牙那一下,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没来由觉得喉咙一紧,仿佛已经被小蛮尊的利爪划破了一般。

    “殷勤,殷勤,我在后山划了好大一片地,你都给我种上鱼腥果啊。”阿蛮吓走了孙阿巧,开心地用爪子扒拉殷勤的耳朵,一边啾啾叫着传讯道。

    没问题!殷勤站起身,一边往后院走,一边问道:“你今天是不是伤了许长老的青鹤啊?”

    “没有!”阿蛮断然否定,云裳早就给她下过严令,在花狸峰上怎么折腾都好说,就是不能伤到其他修士的伴修灵兽。

    “我看那青鹤身上的几道抓痕,像是你干的。”殷勤不知其中故事,嘀咕道,“许长老那头青鹤血脉已经进阶二级,除了你我也想不出谁有那么大的本事。”

    “是被后山的惊悸鸟啄的。”阿蛮胡乱应付一句,旋即将尾巴一盘脑袋埋在殷勤的脖领里,“啾,我困了,啾,要睡觉。”

    听着耳边微弱的呼呼声,殷勤哭笑不得地捏了几下阿蛮的尾巴,伸了个懒腰,往后院去了。

    操劳多日的殷主任终于能够睡个囫囵觉,暖云阁丹室之中的云裳此刻也是哈欠连天,却又要苦苦支撑着不肯合眼:“梦中三鼓响啊,困死了身在,身在九重天啊,睁不开眼云闲浮窗外,泉戏入枕间啊,入枕间真的困死了!”云裳伸了个懒腰,将《道浅集》丢在一旁,那些道书丹诀还能勉强读读,诗词歌赋之类简直看不下去。

    云裳头晕脑胀地从暖玉塌下来,心里好生后悔,真不该贪慕虚荣,被殷勤那小子一撺掇便将《道浅集》的作者认了下来。其中的诗句读起来虽然有点意思,可是真心背诵的话,却是难死她了。

    按说以她金丹老祖的神识,道书丹诀过目不忘那是必须的,也不知怎地,一旦对上这些诗词歌赋,识海里就像掺了糨子似的,根本记不住。殷勤这家伙,也不知从哪里抄来这么厚的一本诗集。

    云裳被他格调、品位地一番忽悠,又看其中诗句读起来也挺像回事的,一激动就同意了殷勤的建议。想到将来殷勤还会将这些诗句雕刻在盛放雷芽子的法器上面,云裳觉着怎么也得背几首诗,免得被人问起时露怯。哪知费了半日的功夫,也没能将整本诗集搞定,这让她感到十分没有面子。

    她在屋中走了几圈,驱赶强烈的困意,守在门外的石葫芦听到屋中的动静,忙敲门问,要不要灵茶或者来条热手巾?

    云裳有些乏了,便让石葫芦去准备,功夫不大,石葫芦端着茶盘进来。云裳见茶盘上还多了几个青桃,随口道:“禄存今年灵果采买得早,这青桃是才下市的吧?”

    石葫芦道:“这青桃是殷主任送的,说是老祖近日苦读,正好青桃可以提神儿。”

    云裳哼了一声,拿起一枚青桃,咬一口只觉满嘴酸中泛甜,的确精神许多,她忽然想起石葫芦与蓝雀今天去了刑罚司的,便随口问她今日殷主任断案,断得如何?

    石葫芦道殷主任今日只旁听,并未断案,旋即将刑堂上所发生的一切,原本本地给云裳学说一遍。

    云裳听说,他们几人竟然每人分了那许多的灵石,不由得暗暗乍舌,又想到殷勤忽悠她说,只要能把格调搞上去,将来雷芽子也要卖到一枚中级灵石一两的高价,精神忽然振作起来,吩咐石葫芦点上醒神香,摸起被她丢在角落里的《道浅集》,逐字逐句地看了起来。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