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忘筌接过《道浅集》差点儿就问出“这是哪位老祖所做”的蠢话来,打死他也不敢相信,云裳老祖会有闲情逸致写这种东西。

    他随手翻了几页,更是百分百地肯定,这里面的东西绝对不是自家老祖能够写出来的。

    小人邀宠!许忘筌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抛开这本《道浅集》到底出自谁手不说,殷勤竟然将这本东西定为此次山门大考的范围,其邀宠之心,昭然若揭!这是地地道道的小人啊,为了讨老祖之欢心,他竟然置万千弟子的长生道途于不顾!

    就算能将这整本册子倒背如流又能如何?就算能逐字逐句地详解诗文有能怎样?于道法有何益处,于宗门有何益处?都说这殷蛮子最擅逢迎巴结,溜须拍马之举,今天总算是见识了!许忘筌自觉看透了殷勤,心中对他的厌恶便更深了几分,忍不住冷讽道:“殷主任将老祖所撰之杂文道歌作为山门大考之题目范围,真是前无古人,别出心裁啊。”

    殷勤正色道:“云裳老祖天纵之资,修道百余年就金丹大成,实乃我蛮墟荒原万年难遇之修道奇才。我观这本《道浅集》实乃老祖呕心沥血之做,其中字字珠玑,道蕴暗存,比宗门最密最高之经卷,毫不逊色。有道是,道法只待有缘,天机不可轻泄,老祖写下这本册子,实在是怜悯我等根基陋劣又智慧愚昧之修士,不惜将天机道妙藏于诗词之中,为我等修士娓娓道来。”

    “想不到殷主任对这《道浅集》竟然如此推崇。”许忘筌是真心佩服这位殷主任的脸皮厚度,莫说一本不知出处的打油诗集,就算是元婴大能的悟道歌,世间也多有流传,还从没听说哪位修士是靠背诵悟道歌修行的呢。

    殷勤仿佛根本听不出许忘筌的讥讽语气,正色道:“实不相瞒,我的灵根当日在野狼镇得了个下下等的评语,实在是仙途渺茫。可我入宗不过半年,就已经筑基成功,如今仔细回忆,我能取得如此进境,到与我每日诵读老祖之道浅集,有莫大关系。殷勤既然从中受益良多,更不敢辜负老祖之慈悲爱护,特别将《道浅集》印制万册,务必使花狸峰上下修士都能体会到老祖的苦心教导。”

    狗屁的苦心教导,明明是被老祖当作鼎炉教导之后,得了双修的好处,还敢在此大言不惭!许忘筌心中骂娘,却也只能违心附和,连连称是。

    殷勤又苦口婆心地劝他将这本册子带回去仔细研读,还当场背了几首诗词出来,以示他并没有言过其词。

    许忘筌心中隔应,皮笑肉不笑地支应几句,好在有弟子进来禀报说,藏经阁前有人运来大批的书卷,说是山门大考的考题范围,让藏经阁代为分发。

    许忘筌暗叹一声“小人横行,山门不幸!”,便被殷勤拉着一起去往藏经阁的门口,宣讲,发书。

    几千册的《道浅集》不到半天的功夫就被闻讯赶来的弟子们分抢一空,月上枝头的时候,殷勤才与孙阿巧背着一筐青桃离开了藏经阁,返回老祖办。

    满满一筐青桃对于开脉修士来说不算什么,孙阿巧只是由于身材不够高,才背着,这是她执意要拿的,殷勤知道她是故意恶心许忘筌,便也由她。

    孙阿巧对殷主任睁眼说瞎话的功夫,佩服得五体投地,又有些担心道:“明明题目与道浅集没有一点关系,为何要让弟子们下功夫去背这本册子?万一到了大考那天,见到真的题目,岂不是要闹将起来?”

    殷勤笑道:“谁说没有一点关系?回头在我那些题目上加上一条,让弟子们默写其中某篇诗词,不就得了?”他叹了气道,“这许长老什么事情都要到老祖那里去念叨,我若不用这册《道浅集》搪塞他,他定会用考题一事没完没了地烦我,不到开考那天,万万不能让我安生。”

    孙阿巧仔细琢磨一阵,想明白了其中诀窍,嘻嘻笑道:“就怕许长老是个真耿直的,真拿着《道浅集》去找老祖说不行。”

    “他若真敢拿着《道浅集》去找老祖说不,我倒要对他刮目相看了。”殷勤叹了口气道,“我入宗不过半年,所见山门种种现象,用处处糜烂来形容也不为过。若是真耿直的,岂能做到山门长老的位子上?”

    “若我说,主任才是真耿直的。”孙阿巧认真道。

    “我耿直?”殷勤哈哈笑道:“我活了这么大,倒是头回听人说我耿直。”

    “我说真的,主任平日里对我们如何都没关系,但主任对老祖的时候,想必是真耿直的。”

    “你怎知道?”殷勤奇道。

    孙阿巧犹豫一下道:“我.....我看主任每次从暖云阁回来,总会浑身带伤,定是耿直顶撞老祖所致。”

    殷勤愣了下,他仔细琢磨之下,觉得竟然真被孙阿巧说中了几分。

    “那不是蓝雀么?”孙阿巧的声音打断了殷勤的沉思,抬头看去,远远地,一个俏丽的身影正在老祖办的门口转悠。

    “蓝师妹,怎么到了门口不进去?”殷勤收拾起心情,快步上前。

    “殷主任唤我师妹,这是要谈公事的意思了。”蓝雀似笑非笑道。

    殷勤左右看看,故意低声道:“天色如此晚了,难道你想让我唤你师姐,与我聊聊私事吗?”

    蓝雀与殷勤斗嘴从来就没赢过,翻他一眼,正色道:“石葫芦今晚当值,托我代她给殷主任说声感激的。”蓝雀犹豫一下,补充道,“也包括我,都要对你说声感激。”

    殷勤上下打量蓝雀一番,嘿嘿道:“我看蓝师姐左右边城,光洁明润,最近财运相当不错哦。”

    蓝雀道:“想不到殷主任还会看相,托主任的福,我们几个今天可是都发了一笔大财呢。”说着,她将一个兽皮袋交与殷勤道,“这是我和石葫芦的飞剑,包括驱使的口诀道法,全都写在兽皮上面。也不敢找主任索要灵石,就借你三天吧。至于其他姐妹的飞剑,我们却不好说,主任想借的话,还请主任亲自同她们商议才好。”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