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忘筌呆了半日才不敢置信地再次确认道:“这个......不知,殷主任出的题目......这个可否让我一观呢?”

    “这可真不行。”殷勤嘿嘿笑道,“不是我故意拿搪。说句实在话,这山门大考事关几千弟子仆役之未来前途,在开考之前,这考题需得严格保密,万一泄露出去就是对弟子最大的不公。”

    许忘筌对于殷勤严格保密的说辞倒是理解,问题是,这货连正式的经卷都没读过几本,就敢给山门大考出考题?别看他在《花狸炼气决》上挂了个总编篡的名字,许忘筌早从马誉三人口中套出来实情了,殷总编实际上除了出了个主意之外,怕是连整部经卷都没看全过。

    许忘筌沉吟片刻道:“殷主任大才,所出考题必是精彩绝伦,可惜不能先睹为快。不过按照惯例,文比之前,总要对弟子们划定个范围。殷主任之题目若是出自《花狸炼气决》的话,也应该划出其中几本重点,让他们温习才是。”..

    “我那《花狸炼气决》上下共七十二卷,直到现在也只出到六十六卷。即便如此,弟子们拿到此经前后不过一个月,怕是还来不及将其通读一遍,此次还是算了,暂且不作为出题之范围了。”殷勤见那青鹤吃肉干吃得甚欢,干脆抓出一把,也不往远撒了,全都撒在脚边。

    那青鹤吃第一块肉干的时候是满腔仇恨,等他吃完的时候,可真是尝到了甜头。此肉干乃是四级大妖血肉所制,其中所含之血脉之力,相当充沛。青鹤吃过一块,身上的血痕便浅了许多,所以殷勤丢出第二块的时候,他便撒着欢儿地去追。

    第二块还没吃完,又见殷勤脚边忽然多出一堆肉干,那青鹤叼着尚未吃完的小半块便扑腾过来。小眼看了一下许忘筌,便弯曲着脖子冲殷勤喔喔叫唤,一副献媚的模样。

    许忘筌若非看出殷勤所丢之肉干绝非凡品早就一脚将这蠢鹤兜到墙外去了,他强忍下冲动,干脆不看青鹤,扭头问殷勤道:“殷主任出题既然不用《花狸炼气决》总得有个出处吧?按照宗门的规矩,总要在大考之前为弟子们划定几本经卷典籍,让他们准备起来也有的放矢。”

    孙阿巧在一旁看着两位山门大佬,一个费尽心机地套考题,另一个装傻充愣地就是不给,忍不住抿嘴儿想笑。她可是见识过殷主任那套“缺德”考题的,真相想不出,那些刻苦修行的家伙们,面对这样一套山门大考的考题时,会是怎样一种表情。不过以许忘筌在宗门的风评,殷主任这套考题还真的不能提前拿给他看,可看他这架势,颇有殷勤不划出一个范围,便要死缠烂打地问个不休。

    许忘筌也是有苦难言,他的性格说好听的叫洁身自好,说不好听的叫胆小怕事,他虽能自律不事贪墨,却也有一宗短处,就是惧内。许忘筌的惧内与吴石庸的又不同,吴石庸是风白鹤的女婿,之所以能够坐上花狸峰主事的位子,主要是走的夫人路线。

    许忘筌原配夫人一直没能进阶筑基,三十年前便死了,现在的夫人是三年前续弦来的小夫人。小许夫人的娘家并没有风家那般大的势力,可是她今年只有二十出头的岁数便决定了其在家中的地位。

    两人相差了一百六十余岁,很多人说许忘筌是老牛吃嫩草,许忘筌却坚称与夫人是忘年之好,许夫人之所以跟他是仰慕其才华。无论怎样,许夫人虽然还是炼气期的修士,在家中却是说一不二,包括许家在寒潭边上占下十余处宅院,全是在许夫人的坚持下搞来的。

    不少希望从许忘筌手中得些好处的修士,窥出其中奥妙便开始走夫人路线。许忘筌也被小许夫人逼着做了不少违心之事,有时想到那些腌臜的烂事,许忘筌心中也会惴惴不安,只能自我安慰,他的行为与其他几位长老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已。

    这回殷勤主张的山门大考,许夫人早早就给许忘筌布置了任务,给了他一张条子,上面列了七八个弟子的名字,让他务必在大考中给予照拂。

    许忘筌原以为是擂台斗法,唯一能够钻空子的就是在分组对位上做些手脚。哪知殷勤竟然主张文比,许忘筌心头暗喜,这下就更好办了,只要能够提前拿到考题,就算在夫人面前交了差。

    不想殷勤不但坚持自己出题,还将考题捂得严实,绝不泄密。许忘筌退而求其次,以宗门惯例为借口,一定要殷勤给划出个范围来。

    殷勤筑基之后,有两件事情终于可以着手准备了,一是飞剑,二是灵兽。殷勤不是剑修,飞剑之孕养祭炼就没有那么高的要求,至于灵兽,虽说是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殷勤也开始走起了驯养灵兽的心思。他用肉干将那青鹤引到身边,随手逗弄一阵才对许忘筌道:“考题的范围我前两日就已经让人开始印制,凡是参加大考的修士,人手一份。说是最晚今天就能完工,我估摸着这会儿也该送到了。”

    许忘筌见平日里脾气暴戾的青鹤到了殷勤边上,温顺乖巧得仿佛家养的八哥,连鹤顶被殷勤拍了几下都没发飙,心中的震惊难以名状。要知道,鹤顶乃是灵鹤身上最敏感的部位,连他这个滴血认主的正主儿都轻易不敢触摸青鹤的鹤顶!

    难道这青鹤也知道吃人嘴短的道理?许忘筌呆了半日,才猛然反应过来,听殷勤所说的意思,竟然是要将大考的范围印制成册,每人发一册吗?

    许忘筌不敢继续琢磨青鹤的反常之举,忙接着殷勤的话头道:“没想到殷主任准备竟然如此充分,倒是我多虑了。许某实在是好奇殷主任所划定的大考范围到底出自哪部经典,还请主任不要与我打哑谜了。”

    “没想到许长老竟是个急性子。”殷勤呵呵笑着,从怀里摸出一本册子递过去道,“这本《道浅集》收录了老祖近些年来所做的诗词道歌,凡是参加大考的修士,需得仔细研读。”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