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忘筌微微一愣道:“我这青鹤性子野,的确喜欢在花狸峰四处转,想来应该与小蛮尊相熟吧?”..

    殷勤脸上泛起若有所悟的神色,刚刚孙阿巧挤兑他用兽皮袋中的肉干下面,殷勤死活不肯,倒不是他心疼肉干舍不得拿出来。那兽皮袋中的肉干虽然也是取自四级大妖的上好货色,却被阿蛮那小东西撒了泡尿在上头。殷勤本想扔了,孙阿巧却劝他不妨留着,哪怕用来喂后山的赤睛猪呢。

    难怪这鹤会对着那块肉干猛啄,估计这浑身的血檩子就是阿蛮划的吧?看来这鹤被阿蛮欺负的够呛,那肉干上沾染了阿蛮的气息,便引得他拼命狠啄。

    许忘筌哪里知道肉干竟是阿蛮“加工”过的,看青鹤吃的香,又没被殷勤所伤,高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同时他又有些奇怪,青鹤虽然是荤素不忌的,但更喜欢吃鱼虾之类的东西,很少见他对妖兽肉干如此感兴趣的。

    他想问问殷勤抛出的肉干到底是何种妖兽,又担心一打岔又要耽误不少时候才能商议大考之事。许忘筌朝着丹室高声喊了几遍“上茶”,丹室中站在炉火边上,看仙子扯面已经看傻了的服侍弟子才回过神儿来,忙端着茶盘匆匆出来。

    弟子来到石桌边上,摆好茶碗,端起壶来脸色便是一白,喃喃道:“壶中,没水了。”

    “打去。”许忘筌心道今儿丢人也丢到家了,也懒得跟弟子计较,挥手让他下去。

    功夫不大,茶水没上来,孙阿巧捧着那个大瓷钵上来了。她将冒着热气的大钵往桌上一顿,得意地朝殷勤道:“主任尝尝,别看钵小,这面却一点都没坨坨。”说着,递上两只毛笔。

    “许长老要不要来点儿?”殷勤心情大好,迫不及待地挑起几绺面丝,对孙阿巧的手艺赞不绝口,一边假惺惺地朝许忘筌让道。

    到底还是个未经教化的蛮子啊!许忘筌心中暗叹,实在不忍心看对被当作筷子的毛笔,将头扭到一旁道:“殷主任几日没吃饭了,不用照顾我,你且先吃。”

    殷勤吸溜一下,吞了一大口下肚,见孙阿巧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有些不好意思道:“小孙辛苦半日,要不要尝尝?”

    “好啊!”殷勤虚让而已,哪知孙阿巧竟然真的伸嘴过来,将殷勤“筷子”上挑起的一绺面条吸溜下肚,然后眉头微微蹙起道,“味道寡淡了些,若是多加些肉干就更好了,我怎觉得还少了些调料,嗯~,我再尝下。”

    殷勤赶紧护住瓷钵道:“我吃着整好就行,精益求精的话,你回去有的是时间研究。”

    孙阿巧知道殷主任素来是个大手大脚的性格,没想到也有小气护食的一面,心中即是好笑,又颇为得意。见许忘筌的眼睛总往殷勤手上的毛笔上面瞟,忙笑着对他道:“许长老放心,这两支笔是殷主任的。”

    许忘筌被孙阿巧看穿了心事,又觉得此女一点不知矜持,直接伸嘴去吃人家筷子上挑的面条,实在太不成样子,只淡淡地应了一声。

    殷勤见孙阿巧碰了个钉子,面色有点挂不住,便打发她回屋收拾。

    孙阿巧见殷勤吃的停不下嘴,心中那点不快早就烟消云散,瞥一眼许长老,心道:幸亏没在这种老家伙手底下做事,那日子才叫真的寡淡无味呢。

    许忘筌耐心地等着殷勤吃过面喝完汤,刚放下瓷钵,孙阿巧便递来锦帕,殷勤抹了把额头的汗水,孙阿巧又马上换过一方,趁着殷勤擦嘴的当空儿,一杯香气氲袅的灵茶便摆到了他的手边。

    许忘筌瞟了一眼木头桩子般站在身后的服侍弟子,忽又有些羡慕殷勤。好容易,等殷勤抿了口灵茶,许忘筌才终于等到机会谈起山门大考的正事,问殷勤准备文比还是武比?

    殷勤道:“武比的话,现在还为时过早,弟子们上山不到半年,打擂台也实在没什么看头。我的建议还是文比。”

    这个建议让许忘筌吃了一惊,他万万没想到一个小仓山出身的蛮子,竟然建议文比!万兽谷历来的弟子大比几乎都是擂台斗法,七大宗门之中,只有仓山书院与指月山两宗将文比列为弟子大比的科目,其他五宗的宗门大考基本都是斗法武比。

    对于许忘筌来说,文比是他求之不得的事,作为文曲部的大长老,他自认在文比中将会拥有更多的话语权。放眼花狸峰,若论“学问”二字,许忘筌自问不逊任何修士,他加入花狸峰之前,曾在铁翎峰的藏经阁担任执事多年,若论眼界之广,阅读经卷之多,便在整个宗门来说,也是名列前茅的人物。

    许忘筌努力抑制着不至喜形于色,故作深沉道:“文比也有文比的难处,若我说,最难的还是题目二字。宗门大考的文比,与凡人之科举出题又有不同。科举出题,无非是从有限的几本经典中摘一两句出来,让人从中引申发挥,写出一篇花团锦簇的八股文章来。宗门弟子,灵根各不相同,修炼之经卷也各不相同,如何出题就有颇多讲究。”许忘筌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看了一眼殷勤,有点担心一个读书不多的蛮子能否听懂他说的话。

    殷勤点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大考之题目绝对不能偏向某种灵根之经卷。”

    许忘筌补充道:“咱们万兽谷虽然很少文比,但我听说仓山书院文考出题要么是从心性体悟下手,要么就是单纯考较修士说文解字之能力,现在距离大考不到三日,咱们此次之文考的题目,需得仔细推敲才行。不如,我再唤几个保学经卷的修士,大家坐在一起,好好议一议.....”

    他的话未说完,便被殷勤打断道:“不用那么麻烦,文比也好,武比也罢,山门大比最重要的就是公平二字。你唤一堆人来议,泄露了考题怎办?”

    “若是只由我来出题的话,难免有所偏颇.....”许长老言不由衷地沉吟着,以他的才学见识,出题不难,怕的是万一题目难住了某位宗门大佬的子侄晚辈,岂不是要背黑锅?

    “也不用麻烦许长老,题目我已经出好了。”殷勤手臂一扬,青鹤呜哦叫着,追着他抛出一块肉干往墙角扑腾而去,将许忘筌刚栽下的几株兰草踩了个稀烂。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