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也听说过许忘筌将伴修灵鹤养成野鹤的传闻,笑着对他摆手道:“您这灵鹤回家一趟不易,许长老不用管我们,喂鹤要紧。”

    许忘筌听出殷勤揶揄之意,老脸微红,嘱咐服侍的弟子赶紧给殷主任烧水沏茶,拎着那袋灵米去到院中。那青翅鹤十几年前驯养之时,不过是只刚刚血脉觉醒的白鹤,被许忘筌看到他翅膀尖上的一点青芒,旋即对其进行了一番彻底的血脉测试,才如获至宝地确定,他找到了觉醒血脉的灵鹤。

    仅仅十年多的功夫,这青翅鹤就已经晋级成血脉二级的灵兽,让许忘筌且喜且忧,喜的是灵兽晋级迅速,忧的是这货脾气也是越来越坏。尤其是这货饿了肚子,想要进食的时候,若是喂食的弟子手脚稍微慢点,就会被他啄出几个血窟窿,以至于没有弟子敢来给他喂食,只有许长老自己提着灵米袋子亲自上阵。

    孙阿巧见许忘筌出去院中,撇撇嘴,问殷勤道:“听说主任在铁翎峰的藏经阁边上煮过一只老鹤,也不知道味道如何?”

    她的话音未落,正在给殷勤斟茶的弟子手一哆嗦,茶水洒了一桌面。

    孙阿巧见那弟子慌得提起袍角就要去擦桌子,赶紧过去将他推开道:“哪有用衣角擦的?”她手往后腰一摸,扯出一块洁白的布巾,仔细将桌上的水迹抹去。不经意地瞥见桌上摆了个假山石,孙阿巧眼睛一亮,对殷勤道:“主任饿不饿?要不要给你煮碗面吃?”

    殷勤前世最好吃面条,孙阿巧听鸭蛋说过,前些日子殷勤被云裳寒潭淬炼血脉之际,躺在暖云阁里养伤的时候,挤兑狗丫儿去给他下面条的事情,她便留了心。

    孙阿巧的厨艺不错,这也是她能在殷勤身边迅速上位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位殷主任与那些粗茶淡饭的修士截然不同,他可是个吃主儿。孙阿巧前些日子旁敲侧击地打听殷勤最爱哪种面食,没成想竟然是一种叫做拉面的东西。

    或许是受了修士喜吃灵米的影响,蛮荒之上稍微有点身家的凡人,其主食多以米为主,甚少吃面。而那些家境不好的凡人,米面全都吃不起,只能吃些粗粮谷糠。因而,蛮荒的面食种类不多,会做面食的人也不多,孙阿巧知道的面条做法一种是擀面,一种是扯面,殷主任所说的这个拉面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待到殷勤满脸向往地给孙阿巧普及了拉面的做法,孙阿巧便在底下偷偷练习。问题是,殷勤也不会拉面,他所说的做法都是道听途说来的,孙阿巧按照他说的去做,却总是做不出。还是当日曾帮狗丫儿给殷勤煮面的仆妇,给孙阿巧指出一条明路,说她老家有种面条也能做的又长又细,其中诀窍是要将面条在案板上反复摔打,把面摔出劲儿来。

    孙阿巧按照仆妇所说,以灵力加持之下,反复练习,果然被她成功搞出一种可以拉的很细很长的面条来。她本想着给殷勤一个惊喜,却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眼看殷勤已经好几日没有正经吃过一顿,孙阿巧出门前便在身上藏个兽皮袋子,在里面塞了一坨已经准备好的面团,以及肉干佐料之类,想着万一有机会,便在主任面前露一手。

    哪知许忘筌这边连个盆碗都没有,孙阿巧进屋之后,便四下学么,直到被她发现桌上的假山石摆件。那是一块人头大小的假山石,放在一个面盆大小的瓷钵里面。孙阿巧原本是在打丹室中一个小鼎的主意,直到看见瓷钵,她觉着,用来煮碗面是足够了。

    殷勤见孙阿巧手里提着那个一直挂在屁股上的兽皮袋子,笑颜如花地看过来,心道:我当这丫头腰上挂的是啥宝贝呢,原来是一袋子面,难怪拍上去没啥弹性。连着吃了几日的灵果,又看着服侍弟子端上来的一大盘青桃,殷勤也实在是烦了,呵呵笑道:“几日不见,小孙长能耐了?竟然能煮面了!来,让主任尝尝你的手艺。”

    下一刻,藏经阁的服侍弟子便目瞪口呆地看着孙仙子将桌上,许长老最钟爱的假山石从瓷钵中请到地板上。然后将那瓷钵拿去一边,反复清洗之后,注入清水,再放入一些肉干调料,放在炉上大火猛攻,殷主任曾经教导过她,下面的水越宽越好。

    接下来,一向安静的藏经阁大长老的丹室之中便响起了砰砰的声音,用孙阿巧的话说,开拉之前,这面还要再摔几十下,才能上劲儿。

    小院之中,许忘筌在石桌上撒了些灵米,看着青鹤伸着脖子啄米,心中又气又怜。气的是,这家伙最近越来越野,已经好几日不着家了,怜的是这青鹤的样子实在有些狼狈,也不知他在哪里闯了祸,脖子上秃了几块,透着血丝,翅膀上的青羽都被抓出了几道子血痕,有几枚青羽丢荡着都要掉了的样子。

    青鹤不像阿蛮,在血脉二级的时候就已经古怪精灵颇有灵智了,青鹤要真正晋级妖王之后,才能开启相当的灵智,在此之前,其灵智也就相当于三五岁的小儿一般。许忘筌试图了解他受伤的情形,每次神识探出,都是一阵天旋地转,以及拼命扇动翅膀逃命的念头。没办法,这就是青鹤现在的感受,再想多探查些情况出来,只能等他渐渐平静下来再说,而且也不能报太大的希望,认为能够真正探查出什么东西来。

    会不会是受到了山峰巨鹰之类的妖禽袭击?许忘筌仔细琢磨,又觉得不太可能,花狸峰虽然比万兽谷诸峰都更加深入荒原,但云裳老祖此时坐镇山中,对于妖兽来说,千里之外就能感应到她不逊妖王的威慑气息,绝对不敢轻易靠近。

    这青鹤经过他滴血认主之后,倒也不会窜出花狸峰的势力笼罩之外。倘若不是外来的妖兽攻击,那就只能内部找原因了,许忘筌仔细观察青鹤身上仿佛被锋利刀刃划过的一道道痕迹,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下一刻,他的心中不由升起一股羞怒之气:白长了那么大的个子,竟然会被那么点的小东西搞成这样!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