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主事为人有点呆气,人却厚道,被孙阿巧抢白一顿,却不着恼,竟然朝殷勤一躬道:“殷主任为宗门,为老祖宵衣旰食,日夜操劳,实乃我辈之楷模。”

    殷勤摆手道:“我可不敢当许长老的楷模,你莫听小孙胡说,我忙是忙了点,不过是新官上任,一切都不摸门。今天过来,正是要向许长老学习请教呢。”

    许忘筌这些日子为了山门大考之事,没少往老祖办跑,虽然没吃闭门羹,也坐了不少冷板凳,原本心中对殷勤颇有微词,今日被他一捧,心中舒泰,便又是一番谦逊客气。

    孙阿巧心道,今日既然已经做了小人,干脆按照主任常教育我的,好好表现一把。她捂着肚子秀美微蹙道:“许长老,殷主任你们都是筑基修士,三五天不吃都没关系,我可是饿的前心贴后背了!”

    许忘筌闻言吃了一惊,仔细打量殷勤果然已经筑基,他忙朝着殷勤又是一顿恭喜,心中却在嘀咕:这殷蛮子筑基的速度比铁翎峰的真传殷铃铛还快,莫非传闻中他与老祖双修之事并非空穴来风?

    按说以筑基期修士的修为,还是能够窥探出女子是否已经破身的,问题是花狸峰上,哪个活腻歪了敢去查探云裳是否完璧?

    加上此刻殷勤也没有刻意隐藏其玉润之体,许忘筌打量着眼前这少年英才,越看越觉得传闻的可信度相当高,又听孙阿巧喊饿,忙连声抱歉道:“看我这糊涂劲儿,光顾着说话了,让孙仙子挨饿了!我家大侄前几日送来一筐青桃,正好给殷主任和孙仙子尝鲜。”

    孙阿巧心道:青桃也不是啥好东西,还不如蟠桃来的滋补呢。不过这许长老素有廉名,拿出青桃待客,还真不能指摘他什么。

    殷勤却是个怕酸的,听说青桃二字,就感觉满嘴的牙都要倒了。

    孙阿巧知道殷勤的口味与其他修士不同,宗门大部分人族修士筑基之后都喜食灵果仙草之类的素食,殷勤却是个无肉不欢的家伙,孙阿巧猜想,这或许与殷勤是个蛮人有关系。她看殷勤的表情不对,便问许忘筌那里可有做饭炒菜的炉灶之类?

    许忘筌楞道:“我早已不食人间烟火,要炉灶作甚?”

    孙阿巧又问:“那碗碟之类的东西总有吧?”

    许忘筌还真没有,他所修的道法讲究清净无为,崇尚简单朴素回归自然,他平日里就吃些青桃之类的蔬果,直接下手就行。不过人家问哪样都没有,也显得说不过去,许忘筌一边引着二人进入藏经阁,一边苦着脸解释道:“宗门的规矩,藏经阁内除了饮水,是不许修士饮食的,我那儿还真没置办这些东西。孙仙子执意要的话,我去让弟子取来。”

    孙阿巧被殷勤拦下道:“我们过来是与许长老说山门大考的正事,饭食之类等回去再吃。”

    孙阿巧扁扁嘴,狠狠瞪了一眼走在前面的许忘筌,心道:白准备了!

    许忘筌可没有长孙烈那般的霸气,敢独霸一层。他在藏经阁只有个小型的丹室,平日里打坐修行,阅读经卷,甚至会客待客都在这里。

    唯一讲究的地方,是他将丹室设置在了底层角落的位置,单独开了一扇通往藏经阁外的小门,门外圈出一进小院儿。院中种了四五排翠竹,栽了两三盆兰花,配合山石流水,清幽风雅。

    许忘筌在十几年前认主了他的伴修灵兽,是一只黑颈青翅灵鹤。蛮荒之上鹤族的血脉大都很强,只要驯养得当都有晋升妖王可能,因而许多万兽谷的修士都愿意驯养灵鹤来作为伴修灵兽。

    以灵鹤伴修的话,进境虽然相对容易,也有两宗缺点。第一就是,灵鹤的脾气一般都不太好,属于易怒种。风白鹤之所以在宗门落下个脾气暴躁之恶名,倒有一大半是拜他那头白头老鹤所赐。

    灵鹤的另一个问题就是进阶妖皇比较难,不过对于绝大多数修士来说,终其一生能够摸到金丹的边儿就算是功德圆满了,元婴境,只能做梦想想而已。

    万兽谷五位峰主中,风白鹤的伴修灵兽是头白头老鹤,在其血脉反哺之下,风白鹤晋级金丹要比铁翎真人他们容易得多。不过他想依靠老鹤的血脉,冲击元婴的话,成功的机会就比较渺茫了。

    万兽谷五大金丹中,唯一的例外是云裳,她晋级金丹的时候,阿蛮血脉只有二级,根本就没啥能够帮她的地方。到目前为止,阿蛮的血脉级别一直落后于云裳的修为等级,属于基本指不上的那种。

    好在阿蛮也颇有自知之明,不惜瞒着众人偷溜下山,为云裳找到了血脉精纯并且量大量足的伴修蛮人,总算是在云裳修为进境上做出一点点贡献。

    许忘筌的青翅鹤据说血脉不亚与风白鹤的白头老鹤,不过脾气也更加暴躁,驯养了十几年,还是不敢带出去。

    许忘筌便将这幽静小院儿作为青翅鹤的栖息之所,小院儿中的每一株草木都是许忘筌亲手栽种打理。许忘筌之所以在小院儿中下了这么大的功夫,还是听从了风老祖的建议,不但将小院儿收拾得清雅幽然,并且隔三差五还有过来抚琴吟诗,为的就是以铁杵磨针的功夫慢慢陶冶这灵鹤的情操。

    私底下许多修士都笑许忘筌是个呆子,那灵鹤若真能通过这种方式调教过来,风白鹤的脾气也不会一年坏过一年。

    许忘筌在小院中磨了十年铁杵,“铁杵”到底没有被他磨成针,却也被他整日里叮叮咚咚,之乎者也折磨得快要疯了。那青翅鹤到后来,每日天光未亮,便鹤唳几声,拍着翅膀飞到后山野去了。许忘筌虽然无奈,却也不能用铁链将他捆在小院里,只能由他去了。

    哪知,今日将殷勤引入他的丹室之中,就听小院中“呃哦呃哦”,传来鹤鸣之声。许忘筌听了赶紧到屋子角落里拎出一袋灵米,对殷勤道:“我那青鹤回来了,听他这声音,想是饿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