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执事略一犹豫,旋即狠下心肠,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之前多少门路都走不通,如今总算等来了机会,万万不能错过,干脆今日就卖把力气,为这宗门新贵献上一份投名状。X23US.COM更新最快他原本担心殷勤少年得志,难免轻浮猖狂,纵然一时得势,也未见得能持续多久,如今见得真人,才知道此人是个笑里藏刀的阴狠角色,狂虽狂了,却也滑不留手,让人极难抓到把柄。

    袁执事拿定主意,朝殷勤露出心领神会的笑容道:“主任尽管放心,等下我亲自动手,少不得来他个杀一儆百。”

    殷勤虽然暗示可以伤其灵根,却也不能将这五十几号人全都办了,听袁执事如此说,脸上露出欣慰的神色道:“尽量还是劝说为主,多大点事儿啊?能私了还是私了,何苦对簿刑堂?”说罢又将袁执事唤到身边,与他耳语交代一番,见袁执事神色凝重地点头应下,这才让人在桌案斜侧给袁执事加了一张桌,然后笑呵呵地对众人宣布,等下由袁执事主审,他只做个监审的角儿。

    各峰刑罚司,一些主事们看不上的小案子也都会交由刑书执事来办,袁执事盼了一百多年,总算是等来了个时刻,虽然殷勤还在一旁监审,却也有种夙愿得偿的欣喜,坐在侧边的小桌上,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轻了二两。

    殷勤看着下面一众弟子都是满脸跃跃欲试的神色,这才吩咐袁执事可以开始了。

    刑罚司上不用惊堂木,而是一个墨玉小磬,袁执事以一根小巧的银锤往上面一敲,铛的一声,帐外那些修士就感觉耳边炸了一声闷雷般,心神为之一颤,竟然从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惧敢。

    殷勤两眼眯缝着坐在大案后面,小磬的声音对帐内之人毫无影响,他的思绪已经飘到了下一站文曲主事许忘筌的身上。帐外那五十多人对他来说,不过是用来立威的工具而已,他已经将宗旨交代给了袁执事,切看他如何操作就好。

    对于殷勤来说,真正让他上心的还是接下来的山门大考,他是要从这些弟子中选拔能为他所用之人,若是按照万兽谷传统的宗门大考的方式,的确可以筛选出修为最高深的修士来。

    问题是,殷勤所需要的人才修为高下是一方面,脑瓜够用才是最重要的,别人不提,就拿符小药来说。这货论修为不过是个炼气修士,看他鼓捣出来的地狱鬼莲却让筑基期的葛神通命丧黄泉。对于殷勤来说,他想要炼丹炼器,想要造飞舟,布阵法,他并不需要道法高深灵根粗壮的战士,他急需的是像符小药那般脑瓜灵活,敢想敢干,勇于创新,善于创新的人才。

    他让孙阿巧在桌案上铺上一叠白纸,努力回忆着前世“扮演”世界五百强公司hr专员,组织招聘会时攒的一些智力考题,凝神静气一行行地在纸上誊写下来。

    殷勤的桌案位于高台之上,除了站在他身后服务的孙阿巧,底下一众修士都看不到他在上面划拉的是啥,都以为殷主任新官上任,正用心记录袁执事的堂审过程呢。

    袁执事偷眼见殷勤低着头奋笔疾书,也以为他在向自己“偷师”如何堂审,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时而怒声呵斥,时而和风细雨,时而威逼,时而劝诱,种种手段使出来,功夫不大便被他寻到张好古言辞中的破绽。

    袁执事银锤一敲,张好古的耳边炸雷般地轰然作响,直震得他三魂出窍,五脏离位,尚未明白过来便被站在一旁的朱丑妹一脚踹在地上。没办法,刑罚司出了袁执事一个筑基期的修士都没,殷勤只能安排朱丑妹客串一下刑堂执事。

    朱丑妹人送外号红蜘蛛,一手水蝗蛛丝使得出神入化,作为出没蛮荒的赏金猎人,捆人是其强项。殷公寅本想过去帮忙,却见朱丑妹半跪着,一只膝盖顶在张好古的后背,将其死死制住,两手蝴蝶穿花般上下飞舞,几个呼吸间就将张好古捆了个结实。

    袁执事不禁多看了朱丑妹几眼,心道:此人应该就是殷主任身边功力最高的红蜘蛛了,听说领了个特情科的差事,难不成她这特情科就是专门负责捉人的么?这倒是与刑罚司的职责有些类似,以后还需多加亲近才是。

    朱丑妹捆人是把好手,对修士行刑却还是刑罚司来的专业,既然殷主任暗示下手要重,杀一儆百,袁执事也顾不得许多,挽起袖子就从桌后转到前头。抄起边上一位弟子手中的量天尺,口中冷斥一声:“你这一番言语,破绽百出,刑堂之上,岂容你儿戏?”说罢,朝着张好古的屁股啪啪啪地抽了三下。

    张好古惨呼了三声,口中喷出一股老血,脑袋一歪人事不省。修为差的修士,只道张好古虽然是个筑基修士,修为也是马马虎虎,屁股上挨了三尺就喷血晕厥,实在有些软蛋。

    人群中有眼界高明的,却是看出其中的门道,蓝雀距离张好古不过一丈的距离,见袁执事那三尺全落在腰俞穴上,瞳孔不由一缩,心头冒起一股寒气:这是要断他的灵根啊!此人不过是代表王家修士出来堂辩,竟然被袁执事抓住把柄,下了如此狠手,此人日后除非能寻道极品灵丹续断灵根,否则的话,道基就算是毁了!

    蓝雀忍不住瞟了一眼桌案后面,眼皮微垂闷头写字的殷勤,心道:姓袁的没有这么大的胆量,肯定是得了殷勤的授意,才敢如此作为。

    袁执事丢下量天尺,整理一下衣衫,回到座位上,被殷勤淡淡地瞟来一眼,便吃了定心丸般地稳稳坐下,挥手让执事弟子将张好古拖下去。

    待到两个弟子过来拖人的时候,开始那些看不出门道的弟子也终于惊呼出声。张好古的身子软塌塌地被人拖着,好像一条被抽了筋骨的蛇。

    “张、张前辈的灵根被毁了!”王家的一群修士中,忽然有人尖叫了一句,众人便炸了锅般地吵嚷起来。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