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中级灵石!”殷勤笑嘻嘻地伸出一根手指道。

    “不行。”蓝雀的小心脏微微一跳,旋即咬牙道。

    “一枚中级灵石,只借一个时辰!”殷勤的手指在空中像钟摆一样左右摇晃。

    “不......”蓝雀犹豫的语气不那么坚定,却被石葫芦抢先道:“我借给你!”

    蓝雀暗骂一声“叛徒”!狠狠地瞪了一眼石葫芦,却见这货看也不看这边,伸手接过殷勤递过来的一枚闪着柔光的灵石,然后还与殷勤来了个击掌,算是定下此事。

    “蓝师姐,考虑下哦!”殷勤的手指在蓝雀眼前继续摇晃。

    “她不是借给你了吗,还要我考虑什么?”蓝雀心中忽然有点后悔,一个时辰就能赚到一枚中级灵石,还没有任何风险,这种便宜到哪里占去?仔细想想,狗丫儿那丫头也是自作自受,这次受点教训,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蓝雀想起云裳当日叹气所说的那句,殷勤一番苦心全都白费了的话,忽然怀疑,殷勤这么做会不会另有深意?

    殷勤摸出一枚中级灵石,塞在蓝雀的手掌里道:“飞剑就好比修士的座驾,不但速度要快,其他安全性,操纵性,舒适度,提速性能,制动性能等等诸多因素都要考虑在内。葫芦师姐的飞剑是土属性的,蓝师姐的是水属性的,我五行灵根俱全,总要试过每种属性的飞剑,才好选择一款最合我心意的。”

    飞剑不是用来伤敌的么?怎么听他这意思,只是想将飞剑作为飞行法器来用呢?还有他所说的那些种种性能,听着好玄奥的感觉呢!蓝雀被殷勤一番话说得犯晕,糊里糊涂地被殷勤拉起小手,感觉掌心一凉,灵石已经入手。

    蓝雀吃了一惊,俏脸一红,再想往回收手,却被殷勤死死攥住道:“还请蓝师姐回去将我租借飞剑一事转告诸位师姐。”

    蓝雀心脏怦怦直跳地胡乱点点头,殷勤这才连连称谢地放开她。

    孙阿巧等人远远地看着,全都傻了,蓝雀来是不是气势汹汹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么?怎么被殷主任喊道一边,说了没几句话,就连手都给主任牵了?!

    朱丑妹忽然想起什么,私底下偷偷拧了一把殷公寅,凑在他耳边警告道:“你家这殷老四,一肚子的花花肠子,你可不许学他那些花言巧语!”

    殷勤搞定了蓝雀与石葫芦,这才在众人簇拥之下朝校场而去。

    演武堂的校场与当日老祖办切猪时并无太大的变化,因为知道殷勤要在这边审案,袁执事等人早就在场地的一角搭起了大帐,虽然是个临时所在,却也像模像样,布置得颇有几分庄严感觉。

    大帐的外头,站着五十几个灰头土脸的蓝衫修士,其中零星有三五个青衫的筑基修士。这与当初随殷勤上山时的人数相比,已经少了三成,主要是那些想明白了,左右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与其在山脚下又脏又臭地活受罪,不如暗中打点,哪怕多交些灵石,换个早早结案也好。

    殷勤对这些人的要求,自然没有意见,也不多要,每人五枚中级灵石,交足之后四个字“销案滚蛋”!

    仅此一项,殷勤就已经私收了一百多块中级灵石,这也是他费尽心机,一定要拿下廉贞主事以及刑罚之权的原因。万一被别人抢去这个差事,这一百多块中级灵石岂不是还要还回去?

    剩下这些过来候审的修士绝大部分都是炼气修士,五枚中级灵石对他们来说就是个挺大的数目了,不少人砸锅卖铁,败光家底也凑不出这许多灵石来。

    又有几个自诩对宗门法典门规禁律颇为熟悉的修士,还从随身带来的宗门典籍中详查各条规则,以及之前判过的案例,一番刻苦研读之后,大家忽然觉得哪怕上刑罚司过堂也不是多大的事儿。

    按照门规所定,像他们这种这种行为属于宗门一百零八条门规中的后五十四条,相比前面五十四条不可赦之宗门大罪,后五十四条属于情节相对较轻的小罪。毕竟只是言语之间的侮辱谩骂,所侮辱的对象又集中在蓝雀与石葫芦两人身上,她们二人虽然是服侍云裳的亲随弟子,但在宗门内也不过披了身内门弟子的青袍而已。双方又没有动手,哪怕骂的再难听,通常的判罚无非是两条,私了或者公了。

    所谓私了就是向苦主赔罪道歉以及灵石补偿,问题是补偿多少灵石却没有个定数。

    所谓公了,那就要接受三到五年的禁足锁脉之惩罚。禁足就是关禁闭,锁脉指的是封锁住修士的灵根使其无法修行。

    对于一心向道的修士来说,莫说三年不能修炼就是三天也不能接受,可对于那些舍命不舍财的修士来说,宁可几年不修行也舍不得那几块灵石。

    大家一合计,与其被姓殷的狮子大开口地咬下一大块肉来,不如干脆牺牲了这几年的时间,在花狸峰禁足算了。

    反正禁足期间也是花狸峰有吃有喝的供着,虽然不能修炼灵根,趁此机会磨练心性说不定还有无心插柳的收获呢。有人甚至算过一笔账,以他们正常的月俸灵石五年下来连一块中级灵石都没有,在花狸峰禁足五年相当于剩下了未来几十年的月俸!

    大家越算越觉得禁足锁脉是个最佳的选择。一帮人拿定了主意又开始嘲笑那些提前交了补偿灵石的修士,说他们全中了那殷蛮子的算计。

    此刻回想起来,花狸峰故意将众人丢在山脚下不闻不问,断水断粮将近一个月,为的就是让大家受不了这罪好与他们私了。

    那些受不得罪的软蛋交了灵石走人,留下他们这些“意志顽强”的斗士与殷蛮子周旋到底。

    这些“斗士”又推选出一位筑基期的修士名为张好古的代表众人过堂诉辩。

    不过,前几天从花狸峰听来一条消息让这帮人心中忐忑,殷蛮子竟然被花狸老祖正式委以廉贞主事之职,并且晋升为真传弟子。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