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经过那一番长谈之后,殷公丑对于蛮墟西境每隔几百年就来一次的兽潮,便念念不忘。用令狐若虚的话来说,每次的兽潮都是西境修士的一场劫数。

    当他听到令狐若虚提及“兽潮将至”四字时,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千里传讯给殷勤,让他别瞎忙活了,养再多的赤睛猪到时也是喂了妖兽,还是及早安排后路才对。

    殷勤的回复很简单,也是四个字:“我知道了。”

    殷公丑对于殷勤有种盲目的信任,见殷勤对于即将到来的灾祸似乎并不担心,他的心情也稍微放松了一些。哪知道第二天,便收到了殷勤催他加紧收购赤睛猪的传讯,殷勤吩咐他不但继续收购赤睛猪崽儿,成年期的种猪也要大肆采购。

    殷公丑拿着殷勤的传讯白羽发呆,按照令狐若虚的估计,多则五六年,少则两三年,兽潮就要来了。哪怕按照最宽裕的时间计算,五六年后赤睛猪也不过即将出栏,正好给那些兽潮中的妖兽当了血食啊!只不过殷勤既然交代下来,殷公丑不能多问,只能硬着头皮大收特收赤睛猪。

    这几日,殷公丑收购的七八头种猪已经陆续送到,之前那几十头赤睛猪崽儿也经过了隔离期,可以进行“手术”了。岳麒麟之前一直在老祖办拿家猪练手,此刻也终于有了实践的机会,殷勤点名他到后山帮忙,据秋香的反应,其手法熟练,刀口小,流血少,已经俨然是位阉猪的小师傅了。

    殷勤听罢秋香的汇报,颇为欣慰地拍拍岳麒麟的脑袋,问道:“有没有扎根儿后山,跟你秋香姐姐作伴儿的想法啊?”

    岳麒麟小脸儿涨得通红,眼睛里含着泪水,又不敢说不想当猪倌,秋香在一旁看不过眼,一把将岳麒麟揽在怀里道:“麒麟这小后生,知书达理人又聪明听话,放在俺那儿喂猪岂不是糟践了?俺可不敢要。”

    殷勤无所谓地耸耸肩膀道:“我多暂说让他喂猪来着?我只让他扎根后山,将来咱这花狸峰的护山大阵就是要从后山开始布置,我琢磨这小子喜欢看书钻研,才问他要不要在阵法上下些功夫。”

    岳麒麟这才破涕为笑,连连点头表示愿意。

    殷勤却道:“你愿意是一方面,需得通过山门大考才算是真的可行,若是通不过,在我这儿哭鼻子也没用。”

    岳麒麟扬起小脸儿道:“那要看主任考些什么?我的灵根虽然不佳,考道法丹诀的话,却是不弱旁人。”

    “人小,志气却高!”殷勤呵呵笑着脸说了两个好字,抬头看见寒潭小路上裙摆飘飘,两位仙子结伴而来。

    作为铁翎峰修士侮辱诽谤案的苦主,蓝雀与石葫芦也是必须要出席的,蓝雀自从狗丫儿出事就不想登老祖办的门,便也与大家约好在此处见面。

    按理说此案也是为蓝雀二人讨个公道,两人却姗姗来迟,多少有些说不过去。蓝雀轻描淡写地以老祖临时有差遣搪塞过去,石葫芦脸色微红地与大家打过招呼便不说话,到显得挺心虚。她对殷勤的印象原本不错,出了这事,虽然觉得殷勤的建议太过严苛,但毕竟是狗丫儿犯错在先,她倒是觉得也不能把过错全推在殷勤身上,只是拘着蓝雀的面子才随她故意晚到。

    孙阿巧知道殷勤今天的事情安排极多,又见蓝雀态度傲慢,眉毛一挑就要说几句风凉话,却被殷勤抬手拦下。

    殷勤满面春风地上前几步,做个手势,将蓝雀与石葫芦两人让倒一边道:“去校场之前,我还有件小事想与两位师姐打个商量。”

    “殷主任一时唤我们师妹,一时又唤我们师姐,让人听了好生糊涂呢!”蓝雀淡淡笑道:“殷主任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用不着与我们商量。”

    殷勤被她噎了一句,却宛若未觉,脸上笑容不减道:“若是为公事,我身为廉贞主事,只能唤两位师妹。眼下却是有件私事要求两位师姐,怎敢不与两位师姐商量?”

    石葫芦见他明明是在胡说八道,却能一本正经满面真诚,忍不住想笑,被蓝雀瞪了一眼,忙躲在她的身后。

    蓝雀似笑非笑道:“我与殷主任又没有私交,可不当您的商量二字。”

    殷勤见蓝雀说完这话扯了石葫芦就想走,忙向边上移了一步挡住她二人道:“两位师姐,先听我说完再走可好?”

    蓝雀与殷勤这般态度说话,其实也是壮着胆子呢,她可是花狸峰诸多弟子当中与殷勤接触最多,也是最了解他的脾气秉性的一位。蓝雀知道这位殷大主任翻脸比翻书还快,更见识过他口蜜腹剑之毒与笑里藏刀之狠。她再为狗丫儿不平,也只敢给殷勤甩几句冷言冷语而已,绝不敢做的太过。见殷勤不肯让路,便只有强忍怒气收住脚步,冷眼看他到底要商量什么事?

    “呃......这事儿吗.....我也知道有点儿难办,两位若是不同意,也没关系,尽管直说.....”殷勤似乎有点儿不好意思,搓了搓双手,小声道:“不瞒两位师姐,托老祖的福,我前几天总算是筑基了。”

    因为最近出了流言之事,殷勤筑基的消息就被他刻意压了下来,石葫芦听了不禁大吃一惊,差一点就问出,难道狗丫儿所言不虚的傻话。蓝雀早就以神识探出殷勤筑基之事,不冷不热地道了声“恭喜”。

    殷勤将声音压得更低一些道:“小弟有个不情之请,想借两位师姐的飞剑一用。”

    “干嘛?”蓝雀吓了一跳,忙不迭地回绝道,“我们虽然不是剑修,但筑基灵剑也是贴身孕养时刻不离的,殷主任要借,的确是强人所难了。”

    石葫芦却颇为好奇地反问道:“不知殷主任借我们的飞剑有何用?”

    殷勤尴尬地笑道:“我就是想尝试一下御剑飞行的滋味。”

    蓝雀暗中扯了一下石葫芦道:“修士的飞剑都要特殊的心法咒语催动,是修士保命的法器,其驱动方式,实在是不方便告诉他人,还望殷主任体谅。”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