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没有对外宣布,但是老祖办的特情科已经在十几天前便正式运行起来了。对外公布的人员名单上只有两人,一个是科长朱丑妹,一个是朱丑妹的小情儿殷公寅。至于柳雨时以及远在仓山郡城的殷公丑虽然也算特情科的人,却出于安全的考虑,不在名单之上。

    鉴于特情科的特殊性以及重要性,殷勤给他们不经通传直接汇报的权力。殷公寅一脸的风尘仆仆,看样子是出了趟远门,还没来得及回屋收拾便直接来了殷勤这里。

    殷勤叫了声三哥,一边请他坐下,又亲手斟了杯灵茶给他。殷公寅却坚持不坐,站着将灵茶一口喝干,便走到桌边提笔写下:“人已安顿。”

    殷勤沉默一阵,在殷公寅的字迹下一笔一画地写道:“不得杀!”

    见殷公寅郑重其事地点点头,殷勤才缓缓地放下笔,脸上露出欣慰之色。他对这个三哥唯一不放心的就是杀心太重,虽然交代他去安顿那个与狗丫儿洞府毗邻的传谣女修,却特别交代,哪怕多花些灵石,多费些功夫,也要将其安顿妥当,不要动杀人灭口,以绝后患的念头。

    那个女宅修的确是将狗丫儿的猜测说了出去,却也没有像殷勤在给云裳的节略中所描述的那般丧心病狂,她只是将此事说与了她的闺中密友柳雨时。

    柳雨时一刻都不敢耽搁,忙跑来老祖办将此事密报了殷勤,经过殷勤的精心策划,这才有了之后的一系列添油加醋的各种谣言。

    就如耿云所说,殷勤恶意炮制他与云裳老祖的绯闻,对于他来说的确是件利大于弊的事情。他当时给那女修列出了两条路,一是按照诽谤师尊的忤逆大罪治她,二是让她将这个谣言扩散给更多的人知道,之后还会给她一笔灵石作为报酬。

    那女修一听便傻了,连说:只把此消息转告给柳雨时一人,便已经被殷主任定了诽谤师尊的大罪了,若是四下扩散,岂不是要被老祖千刀万剐了,有灵石也没命花啊?

    殷勤的给她的保证是,只会将她逐出宗门,之后会将其安顿到一处安全地点继续修行。

    那女修无可奈何,只有横下心与殷勤合作,而殷勤见到云裳时,不但将狗丫儿拉上了贼船,并且故意将二人的惩罚定得非常之重。云裳果然如他所料,不但从轻发落了狗丫儿,连这女修也只是贬为仆役,待罪修行。

    殷勤哪能让这祸头留在山门?一番据理力争总算将其逐出宗门,由殷公寅暗中安排秘密送往小仓山安顿。

    殷勤坚持不杀此女,最主要的一处担心还是来自于云裳,再怎样云裳也是金丹老祖,道行高深,秘法无数,而且她身后还有令狐若虚这种老狐狸为其出谋划策。殷勤可不敢保证,他的一番小动作日后不会被云裳或者令狐若虚察觉出来,真要是到了那一步,殷勤留着此女性命不杀,就还有几分回旋的余地。云裳对于身边人的态度一贯是面冷心慈,只要他做事不要太过赶尽杀绝,就不会有太大麻烦。

    殷公寅复命之后,又写了一行字:“燕自然已下山。”

    燕自然要走的消息,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不过云裳没有主动与殷勤说起,殷勤便也假装糊涂,问也不问。

    殷公寅又写道:“劫杀之?”

    殷勤沉默片刻,拿起桌上那张纸化为灰烬,才淡淡地说了两个字:“不可。”

    殷公寅见状也不多问,告辞出门,刚刚出了后院便被朱丑妹扯到了屋中。

    殷勤强压下心中的杀机,此时的燕自然剑胎尚未痊愈,无法使用飞剑,他的身边又没有了葛神通相助,的确是劫杀他的好机会。殷勤自忖如果激活血符,再加上朱丑妹在一旁相助,能有六七成的把握将燕自然劫杀在半途。

    殷勤倒是不怕行险搏命,他最大的顾虑还是云裳的态度。归根结底,燕自然才是她从小一手带大的亲传弟子,他殷勤才入山门几天啊?云裳虽然对燕自然的种种做法心中不满,可心中毕竟还残存着一份旧情,殷勤冒然击杀燕自然,纵然成功,也肯定瞒不过云裳。

    到那时燕自然可就变成了受害一方,殷勤这半年的辛苦可就算是白忙活了,此刻他对待云裳的策略还是那句话,话可以说满,事却不能做绝。

    殷勤给了朱丑妹与殷公寅半炷香的时间整理,便去拍朱丑妹的大门,功夫不大,换过衣衫的殷公寅便跟在朱丑妹的后面出来。殷勤今日以廉贞主事的身份去审王家那帮修士,身边总要有带两个亲随才行,三人走到院门口,孙阿巧也神色古怪地从暖云阁回来,加入了队伍。

    殷勤虽然好奇云裳见了孟老祖的贺礼有何反应,却也不便在此时打听,与三人一边往演武堂尚未完工的校场走,一边给他们交代等下需要注意的细节。

    来至寒潭小路的尽头,早在此刻等候的刑罚司的一位袁姓执事带着三个刑罚司的执事弟子忙过来见礼。花狸峰道场初兴,连廉贞部也只是这几天才正式有个主事,所谓的刑罚司只不过是个空架子,一个案子也没审过,一个人也都没有罚过。这位袁执事修为只是筑基一级,已经二百六十多岁的高龄,曾在铁翎峰厉主事手下当过几十年的差,说是经验丰富,实际上是被厉主事踢到花狸峰养老来了。

    至于袁执事身后那三位弟子,都还没有筑基,穿着外门的蓝袍,说白了就是个跑腿打杂的角色。这四位,全属于花狸峰的边缘人物,连进入寒潭附近的资格都没有,殷勤对他们不了解,还没决定是否要用他们,懒得让他们到老祖办去添乱,便干脆让他们在此等候。

    那袁执事在花狸峰也是个没有后台的货色,因为年岁过高,修为又太过稀松,也曾试图走过耿云,吴石庸等人的门路,却都被人家嫌弃,热脸贴了冷屁股。此刻面对上花狸峰风头正劲的殷主任,再想到最近有关他的一系列传闻,心中不由得惴惴不安,面对殷勤的态度也是十分的拘谨客气。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