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裳虽然已经宣布殷勤为真传弟子,不过他却还是特意选了内门弟子的青衫来穿。殷勤对谁都没有说起过,他心中的一份坚持与骄傲,真传弟子的玄袍,需要等到将燕自然身上那层真传弟子的“皮”剥下来之后才会考虑。

    他今天的日程安排得挺紧,上午是要去校场那边审结已经在山脚下住了大半个月的那些王家修士,下午还要去一趟藏经阁与许长老商议山门大考的事宜。

    许长老原本以为殷勤所搞的所谓大考,只是针对从野狼镇上新收的一千多个弟子,哪知看过老祖办送来的“策划书”才知道,殷勤此次大考还包括了那些先入山门的一众老弟子,不但如此,他还竟然准备把那几千名仆役,以及记名弟子和他们送来的奉师弟子全都包括在内。

    这人数可就太多了,花狸峰目前,共有仆役超过五千人,其中三千人是所谓的新收仆役,虽然当时在野狼镇上没招这么多人,但花狸峰招收仆役的大门一直没有关闭,加之门槛极低,这几个月又陆续来了不少人。

    除此之外,那些原本可以在家修行的,年过古稀的记名弟子竟然也来了一百多人,这些长生无望,只想多活几年的记名弟子们也想明白了,花狸峰上灵气充裕,哪怕什么道法都不修炼,也能多活几年。

    这些记名弟子,开始还只是零星三两个的结伴过来,到了这个月,竟然成群结队地来了五十多个,连如何安置都成了问题。

    记名弟子也是弟子,而且还是新收弟子,其落脚安顿还是落在文曲部的许长老身上。巨门部那边变不出现成的府院给他们住,又不能像对待铁翎峰王家修士那样,将他们胡乱扔在山脚下放羊,许长老只有硬着头皮找殷勤。

    殷勤琢磨半日总算是定了个章程,首先一条,这些记名弟子不能像外门弟子那般安顿在寒潭附近的修士楼里。事关山门颜面,往修士楼里塞进去一堆走路都要人搀扶的老家伙,也太不成样子。

    殷勤的建议是将这些人安顿到后山,在灵田附近单独给他们划出一片区域来,算是花狸峰的别院,专门安置上山“修行”的记名弟子。

    之所以选择后山,一来这里并非龙脉所在灵气相比寸土寸金的寒潭地区要稀薄不少,空闲的地方有的是,将人安顿在这里不会引来开脉弟子的异议,当然所谓的灵气稀薄也是相对而言,后山的灵气甚至要比殷勤之前的小仓山浓郁的多,连筑基修士都能供养,何况一些连脉都没开的凡人老朽?

    二来,后山的地势比较平坦,尤其是灵田附近,有大片的平整土地,划出几十亩地来安顿这些弟子,一点压力也没有。

    三来,灵田地区已经看不到野生的妖兽,记名弟子住在此地,不会被妖兽当作点心,安全也有保障。

    当然,花狸别院的建造费用,山门是一个子儿都不会出的,采用的是谁入住,谁掏钱的原则。由这些记名弟子掏钱,正好巨门部风不二那帮家伙刚刚垒完猪圈,便都被殷勤打发到这便盖记名弟子的府院。

    与外门弟子的“宿舍”大楼不同,殷勤是比照国外城郊地区比较流行的t&bsp;hs,为这些记名弟子设计的独门独院却又彼此相连的小型院落。

    而且在这些小型院落的中央地带,殷勤划出一块地方准备搞一个弟子活动中心,名字暂定为“夕阳红会所”。殷勤估摸着,这帮老人家一把岁数了,还要远离家门,上山“求道”,在后山待久了,难免腻歪。搞这么一个活动中心,将记名弟子们聚在一起,每日里琴棋书画,打屁吹牛,顺便将手里花不完的钱,用来交了会费,对宗门也是一种贡献。

    许长老对于殷勤如何安顿那些在他眼中比废物还不如的记名弟子并不关心,却不理解殷勤的山门大考为何将这些臭鱼烂虾全都包括进来?

    殷勤笑嘻嘻地对他说:“我是没有那么大的权柄,若是可以的话,我还想将各位主事长老全都包括进去呢。”

    许长老只当他穷人乍富,一朝权在手,便迫不及待地显示他的存在感。不过让许长老着急的是,眼看着距离大考不到三天了,殷主任竟然连大考的章程还没搞出来。

    按照万兽谷以往的经验,针对新收弟子的大考一般是比道法修为,多采取擂台赛的方式,搭上十几个擂台,弟子们抽签分组,上台斗法。

    问题是,此次的山门大考实在是太过着急了些,这些弟子入门还不到半年,《花狸炼气决》发到手中还不到一个月,加上许多人根基太差,到现在连最简单的小炎焰术都鼓捣不出来。将这帮人弄到台上打擂,许长老非常担心,擂台赛到最后会不会演变成山野村夫那种拳打脚踢的斗殴?

    不过,再想到大考名单上还包括那些老棺材瓤子,许长老又觉得,若是巧妙安排一下的话,倒是可以借此机会,清理掉不少让花狸峰徒遭外人耻笑的累赘。

    无论如何,山门大考虽然是老祖办提头并且出题策划的,但云裳还是将具体执行交予文曲部来做,许长老掐算日子,倘若再不动工的话,三天之后连擂台都搭不起来。他不敢明着埋怨殷勤办事拖拉,早在接了这个差事的时候,就每天往老祖办跑。

    殷勤这些日子忙得四脚朝天,每次与许长老说不了几句,就会被各种突发事件打断。对于许长老所着急的大考章程,殷勤每次都说正在弄,让许长老放宽心。许长老如何能放心?经他一再要求,双方才定下今日在藏经阁,说什么也要把大考的章程定下来!

    没想到一大早起来便被琐事缠住,殷勤估摸一下时辰,此刻去校场的话,最快也要过了晌午才能搞定,再去藏经阁的话,肯定会晚。他是个守时的,想让孙阿巧先去藏经阁那边通报一声,喊了几声才想起来孙阿巧去暖云阁交礼单了。

    他正觉得焦头烂额呢,殷公寅又不声不响地推门进来。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