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见云裳说话间,眼角总往自己身上瞥,心中惴惴:难道她真的动了将我搞成鼎炉的念头?

    云裳随口问起殷勤筑基之后有何感受收获,心里头却早就开起了小差儿:晚上天色太暗,看不清楚,要说勤小子这身皮囊还真的不错。若是将他绑了送到皇城,一块中级灵石摸一把,说不准还真能赚上不少。哈,这么算来,老娘昨儿最少摸了一艘飞舟出来!

    殷勤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定下心神,慢慢调动灵力,让皮肤机理渐渐粗糙黯淡,先说些下筑基之后的体会,紧接着便将下面弟子疯传的有关他与云裳的谣言复述一遍。

    本以为云裳听了,必会勃然发飙,哪知她只淡然一笑道:“都是些没事闲的家伙,不好好修行,却有这闲工夫来嚼舌根子。回头得跟许长老提一下,弟子们的功课需得多加些,考核得勤些。有那太过顽劣,好惹祸的,及早打发到蛮荒狩猎妖兽去。听说你那边正缺人手,不妨招些个嘴碎的到后山喂猪。”

    云裳超过百岁的年纪若是活在凡人俗世,的确早就能磨练成人精。可她这一百多年,绝大多数的时间要么是闭关修行,要么是在猎杀妖兽,真正的人情世故,经验阅历,还不如蓝雀,鸭蛋之流来的丰富。也就是多亏了她是个面冷脾气暴的性子,加上金丹修士本身具有的巨大威压,才能将这些弟子震唬住。

    云裳的道法直指本心,本就对世俗礼法看得极淡,那晚与殷勤在潭边口渡金丹,舌搭脉桥,若是换个别的女修早就羞臊死了,云裳却是一派天真烂漫,只把那当做一场修行而已,虽然当时也有一点点窘迫,过后就被她忘了个干净。殷勤担心半日,苦苦琢磨如何措辞,如何化解尴尬,其实全是庸人自扰白费力气。

    至于世人将其看得重过生死的名节毁誉,在云裳眼中,不过一滩臭泥而已,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殷勤傻傻地听云裳说了半天,却完全不在点子上,忙清了下嗓子,扯回重点道:“弟子所虑,倒不是些许传言,而是这些传闻源自何方?而且,不知老祖注意到没有,传言中的某些细节,竟然与实际情况十分巧合?”

    云裳此时心情一派大好,既为金丹进阶欢欣鼓舞,又为顺手摸“玉”窃喜得意,殷勤说得十分严重,她却不以为意道:“那晚应该是狗丫儿当值,兴许被她看到了什么,胡乱猜测,看我回头好好罚她!”

    殷勤抓住云裳的话把儿追问道:“请问老祖,准备如何罚她?”

    云裳笑道:“给她换个名字如何?”

    殷勤正色道:“弟子斗胆请师尊换个罚法。”说着又加重了语气道,“在弟子眼中,此乃事关山门衰旺之大事,师尊万万不可儿戏。”

    云裳微微一愣,眉毛一挑,提高了声音道:“我怎么儿戏了?”

    出乎云裳的预料,殷勤不但没有被她震唬住,反而争道:“此事无论是哪个弟子所传,其所犯的都是欺师灭祖,忤逆山门之重罪!师尊改个名儿就发落了,就是儿戏!”

    云裳在花狸峰向来随心所欲,说一不二,几时被人如此顶撞过?她素手已经扬起来了,却见殷勤梗着脖子满脸倔强,心中忽然一软,垂下手道:“你想怎么罚?说来听听。”

    殷勤递上节略,待云裳仔细看过才道:“谣言起于狗丫儿,按规矩应该是个死罪,鉴于她追随老祖多年,也算尽心,没有功劳还有苦劳的份儿上,弟子以为当废其修为,逐出山门!”

    云裳哼了一声,又问:“这个传谣的呢?殷主任以为该如何发落?”

    殷勤对于云裳的冷脸只做不见,一字一句道:“传谣者添油加醋,颠倒黑白,更应从重发落,弟子以为,当乱杖将其毙于山门之下,以儆效尤!”

    云裳蹭地站起身,瞪着殷勤胸口急剧地起伏几下,方才强自忍下怒气,重重坐回塌上道:“不妥,她们两个不过是嘴碎嚼舌,传些闲话。你有没有想过,这些流言蜚语不到一天便传遍山门,实在很不寻常?若我说,真正可恶的是那些在背后推波助澜的流言推手!”

    殷勤心中总算松了口气,暗忖:咱家这位老祖虽然时不时地大脑容易短路,到底还是有几分脑子的。不过表面上,殷勤依旧坚持对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严惩不贷。按照他的说法,花狸峰上上下下,包括老祖身边这些人,都跟筛子似的,四处漏风,根本没有保密性可言。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若是不能提早防范,下狠手杀一儆百的话,将来必定惹出大祸!

    云裳虽然同意殷勤所说的要从严治宗,却坚决不同意殷勤对于狗丫儿二人的惩治建议,按照她的说法,这二人只是无心之过,真正需要接受惩治的是那些幕后推手。

    殷勤则坚持,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想要杜绝苍蝇,需得将臭蛋清除。

    云裳怒斥他道:”狗丫儿十几岁上就跟了我,难道也是臭蛋?!你少在我这里呱噪!赶紧把那些心怀叵测的臭嘴烂徒揪出来才是正理!”

    殷勤两手一摊道,满脸苦笑:“弟子不过是个廉贞部的副主事,却是没有刑罚奖惩,侦缉恶徒的权力。”

    云裳冷笑道:“你与我兜了半日圈子,不过是想讨得刑罚司的令旗吧?”

    殷勤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地跪下朝着云裳磕了三个响头,便起身告退。

    云裳如何能容殷勤在自己面前使小性儿?素手一探,便揪住了殷勤的脖领儿,接下来丹室之中便是一阵啪啪之声,连远远躲在暖云阁外的蓝雀都听得一阵心惊肉跳。

    殷勤开始还能谨守底线,咬紧牙关坚决不出声求饶,哪知他体内的两股血气经过云裳金丹之淬炼,竟然将其灵气劲道,视为自家人一般根本不加防范。少了血脉的护持,殷勤虽有玉润脱胎之体,却也只能抵挡筑基修士的攻击而已。在云裳这等金丹老祖面前,其抵御能力,也就是比纸糊的强点儿。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