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子殷勤的心情可就不那么好了,当他失魂落魄地从暖云阁前经过的时候,正好被蜷缩在角落里的狗丫儿看到。殷勤当时满腹心事,浑然没有注意到狗丫儿眼中的震惊神色。

    到了傍晚时分,暖云阁那边传出喜讯,云裳老祖结丹不久便晋升金丹二级,根据万兽谷的规矩,这种特大喜讯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遍宗门,诸峰老祖、以及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送上贺礼。

    不过在许多修士心中都有一个难解的谜团,花云裳天资再好,修为再勤,也不该有如此迅速的进境啊!修为到了金丹这个级别,每提升一级都是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计的,哪有结丹不过三两年就晋升二级的?

    于是乎各种猜测,各种小道消息就在万兽谷上下传开了。

    活该狗丫儿倒霉,云裳晋级那晚正是她当值,因为贪睡,殷勤抱着云裳进入小寒潭的时候,她正犯迷糊根本没有注意到。等到她发觉小寒潭那边情况不对想要过去查看的时候,又被殷勤与云裳之间突然爆发出来的那股不受控制的玄武血气所震慑得失去了知觉。

    待到她悠悠醒来,正躺在地上犯晕,却看到云裳俏脸通红地从小寒潭那边过来,偷偷摸摸地溜回丹房。狗丫儿心中疑惑,没敢问云裳昨晚到底发生了何事。哪知又过了一阵,殷勤竟然溜溜达达地也从小潭那边出来。

    殷勤曾与云裳在寒潭那边“密会”过几回,狗丫儿她们都知道是老祖在为他传功授法,虽然有点眼热,却也没有别的想法。

    不过这次的情况却与之前大不相同,尤其是云裳做贼心虚的表现,以及那绯红的脸色,都让狗丫儿浮想联翩。稍后又听到云裳突然晋级的消息,狗丫儿就越发肯定了心中的猜测:老祖多半是将殷主任当作鼎炉使用了。

    双修道法,历来的争议都很大,此种道法能够迅速提升修为,却也特别容易出偏,而且容易引发天谴,属于极为凶险的道法。天下修道之人虽多,真正以双修法修行的,却如凤毛麟角般稀少。至于葛神通之流所谓的双修,只是打了个修行的旗号,行那荒淫之事而已,与真正的双修道法,并无一点关系。甚至绝大多数的双修道侣,虽有夫妻之实,修行还是各修各的,不敢真正施行双修法。

    狗丫儿有了先入为主的怀疑,再加之云裳突然间的进阶,自然而然地得出结论,云裳老祖为了迅速提升境界,与殷勤修了最为凶险的双修道法。再联想到殷勤不过是一个血脉灵根都不咋地的蛮子,竟然能得到老祖的青睐,固然与这小子能说会道有点关系,最可能的原因还是老祖看上了他这副好皮囊,打算将其当作鼎炉来用。

    狗丫儿越想越有道理,听说蛮人因为身具血脉之力,比人族在那方面要强悍不少,而且老祖若是没存着把殷勤用作鼎炉的心思,干嘛花那么大的力气,将他炼成玉润脱胎之体?在狗丫儿、蓝雀等人眼中,殷勤能够玉润脱胎,全赖云裳不惜牺牲自己的修为,在寒潭之畔以古法淬炼他的肉体才能获得的。

    狗丫儿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果然,这小子玉润脱胎没几天,便被老祖用来修炼道法了,倒也真是有福气呢!

    狗丫儿自认推断出了云裳晋级的奥秘,心中便如同长了草一般,总是慌慌的。又听身边的姐妹们私下议论,有猜老祖是服用了妖蛟的妖丹的,也有猜是铁翎真人秘密送来极品丹丸的,狗丫儿心中不屑,却也备受煎熬。

    她可不敢将“真相”告诉给蓝雀等人,大家虽然姐妹相称很是亲密,但同为老祖坐下女修,谁敢保证听到此事的人不会将她卖了,到老祖面前邀宠?

    心痒难忍的狗丫儿,终于还是将她所猜到的事实,告诉了一个与她洞府毗邻的女性宅修,并且嘱咐她道:“我素来知道你嘴紧,不爱传闲话,此事我只告诉你一人,万万不可转告他人!”

    哪知还没过夜呢,狗丫儿便被最好传小道消息的肥满拉到角落里,神神秘秘地给她讲了一个有关老祖和殷主任的惊天秘密。

    这个版本可比狗丫儿的原始版精彩多了,连老祖如何法力通玄,殷主任初时尚能抵挡,待到后来还是被老祖杀的丢盔卸甲,溃不成军,最后还是小蛮尊以精血反哺,方才险险成就老祖的一场功德。最重要的,据说还有老祖座下七大女修在一旁相助。

    肥满说道这里,满脸不屑道:“这帮家伙虽然颇能瞎扯,不过我也觉得殷主任那段颇有几分道理。”

    狗丫儿听了肥满添油加醋的一番八卦,当时就傻眼了,待她急匆匆回到洞府去找那女宅修,却发现人家洞府大门紧闭,一打听是外出猎杀妖兽去了。狗丫儿心中这个气啊,这贱人肯定是发觉事情不对,偷溜避祸去了。

    殷勤的消息要比狗丫儿要灵通的多,早了几个时辰就已经知晓了这个在弟子仆役之间疯传的消息。不但如此,连消息的来源都已经被他刨了出来,殷勤不敢怠慢,让孙阿巧整理了一份节略,直接去到暖云阁求见云裳。

    隔了一天的时间,云裳染了红霞的脸颊上尚有几分余韵,此乃伴修灵兽血脉反哺之后的正常现象。只不过云裳也有几分拿不准,因为反哺的血气里面,倒有大半是来自殷勤的玄武血脉。难不成,真能将那小子当作伴修灵兽来用?云裳整整一日都在纠结这个问题。

    以殷勤的权限,本可以不经通传直接去到云裳丹室的,不过这次他还是走程序,请当值的蓝雀代为传话。他琢磨着,经过前晚种种亲密接触,云裳肯不肯见他还说不准呢。

    殷勤原本打算,多过几日再去见云裳,而且需得表现得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谨慎措辞,万万不可说出让老祖难堪的话。眼下出了这档子事,又涉及到狗丫儿这位老祖最信任的弟子,他不敢私自处理,只好硬着头皮过来。

    哪成想,云裳竟然很痛快地把他唤入丹室,不但未见半分羞涩扭捏,反而亲自为他泡上灵茶,搞得殷勤反而做贼心虚地浑身难受起来。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