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老子一定是被老祖骚扰了!

    殷勤身着一袭鹁鸽青的修士袍,站在屋子中央,孙阿巧扶着一面特大号的铜镜,竖在他的对面。

    对着镜子左转右转,殷勤一边系紧腰间的绦带一边在肚里骂娘:老子再马虎也不会把腰间的绦带系个死扣儿!定是花云裳那婆娘趁着老子磐石大定的当空偷摸了老子的玉润之体!也不知被她揩了多少油去?按照他最新的官方报价,摸一百下就是一块高级灵石,殷勤觉得以花云裳那种财迷疯,保不齐就得被她揩走一枚高级灵石。..

    亏了灵石事小,失了节操才是让殷勤气恼的大事。从前世到今生,向来都是他骚扰别人的,哪知突然间情况来了个大逆转。就好比一个勤奋工作的小职员,一不小心遭遇到来自上司的骚扰,更丢人的是,这禽兽还是个女的!殷勤这几日心里一直过不去这个坎儿。

    “殷主任,墨鳞老祖的贺礼到了,您要不要看下?”门外传来鸭蛋的声音,这几日老祖办实在太忙,殷勤将鸭蛋从暖云阁抽调过来帮忙。

    “只有他一份儿吗?”殷勤皱了皱眉头,“墨鳞峰其他的长老主事难道没有表示?”

    “没有。”鸭蛋推门进来,将手中捧的一个大木盘放在桌上,目光在殷勤的脸上打了个转儿,心头有点失望。殷主任隐匿肌肤的道法这两天突飞猛进了,已经能够很自然地掩盖住玉润的肤色,现在这副模样,皮肤黝黑并且粗糙,倒还真像个郡城里扛大垛卖苦力的蛮子。不过他身上这套道袍的颜色有点怪,属于青中透着亮彩的颜色,若是搭配玉润之肤色,自然亮眼,但配合他现在这个苦力蛮子的肤色,就有点不伦不类了。

    殷勤的注意力全在桌山的木盘上头,见上面还盖了块红绸,冷笑道:“都说墨鳞老祖最是抠门儿小气,他送的这份贺礼还用红布盖着,怕是自知礼物太轻,怕人看了嘲笑吧?”

    鸭蛋心道,殷主任这话说的虽然刻薄,却也是实话,那个大木盘里只盛放了一些金叶子和勉强算做低阶法器的几样首饰。不过人家墨鳞老祖倒也从来不会厚此薄彼,连掌教真人的寿辰,也不过送了一筐不值几个灵石的蟠桃过去,据说,还是自家园子里种的。

    殷勤让孙阿巧将贺礼记录在册,全都移到旁边庞大尼曾经住过的厢房去。那货去了仓山郡城客串了一把神仙,有点儿上瘾,听说目前正准备游说聚香斋的一干管事,希望能够到各大城池来一番仙人渡化的“巡演”。

    殷勤已经给殷公丑传话过去,让他赶紧将庞大尼调到野狼镇,聚香斋的事情坚决不能让她参与。庞大尼坚决不想回山门,殷勤眼下还不想让她回来添乱,正好殷公子成天胡吃闷睡地也没啥正经事,便打发他给庞大尼当个“保姆”。没想到殷公子脾气温和,对于庞大尼的各种挑剔都能逆来顺受,两人混在一起竟然颇为投缘。殷勤犹豫半天,却还是没有告诉殷公子,庞大尼其实是个胖大妞的实情。

    鸭蛋见孙阿巧出去,忍不住低声对殷勤道:“狗丫儿姐已经在后山看了好几日茶园了。”

    殷勤叹道:“好几日不多,我怕她得在后山看上几年的茶园了。”

    鸭蛋眼圈儿有点红道:“可不可以请主任在合适的时候,在老祖面前为狗丫儿姐姐说几句好话?她、她也是无心,被贬去后山,每日里以泪洗面,真的挺惨的。”

    殷勤转过身,盯着鸭蛋,把她看得发毛,才苦笑道:“鸭蛋师妹,你找谁去做说客不行?怎么偏偏找我?”

    鸭蛋垂头,违心地小声恭维道:“蓝雀姐姐说,咱这花狸峰上,只有主任说话,老祖肯听。”

    “你们这些丫头啊,简直是胡闹!”殷勤脸上泛起无可奈何的神色,“若是别的事,我倒可以代为向老祖进言。唯独这事,我若去说反而坏事,搞不好狗丫儿得看上一辈子的茶园。”

    鸭蛋瞟了一眼殷勤,实在搞不懂这人的脸皮到底有多厚,狗丫儿被贬去后山,明明是这人在老祖面前挑唆的,他竟然能瞪着眼睛说瞎话!

    当日,殷勤在潭底坐了大半日,悠悠醒转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云裳的身影。他从小潭中浮上来之后,略微检视自己便感到几件事情不对劲儿。首先是他的灵根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灵根管壁,已经由炼气期那种半透明的状态变得厚重凝实,并且比之前粗壮几倍。那条隐于血脉之间的不灭灵根,虽然远没有其他五条灵根那般粗壮,其管壁也已经凝实,不再透明。

    殷勤知道,灵根管壁的凝实对于修士来说只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筑基!他昨夜见到云裳的时候,只是炼气中期,短短一夜竟然筑基了,这简直堪称奇迹,与传说中那种服下天材地宝或者极品丹丸瞬间筑基的情形相差无几。

    虽然不知道他进入定境之后发生了什么,但从前面的种种情形回想,这个奇迹肯定与云裳渡给他金丹有关。殷勤喜出望外地检视自己的血脉,发现精血总数虽然亏损不少,却也比之前精纯许多。

    精血亏损对于殷勤来说已经习惯了,他上次被云裳啪啪得亏了不少血,试用过龙髓感觉效果不错,正琢磨着回头去找老祖再讨要一些,目光一转,面前的大青石上整整齐齐地摆了一溜小瓶儿,可不就之前服用过的龙髓吗?

    殷勤细数,正好是十瓶,他也不可气,袍袖一裹,将其中九瓶收入乾坤戒中,留下一瓶仰头喝了。

    他忽然又有点儿奇怪,云裳怎会如此大方,一次就赏赐了这么多龙髓给他?殷勤赶紧检查一下腰间的兽皮袋,发现里面的灵石一块未少,他的老脸不禁一热,觉得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哪知,当他把兽皮袋子塞回去的时候,却发现了不对劲儿,腰间的绦带怎会系成死结了?他再仔细检查一下衣衫,却发觉得被人动过。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