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蛮这才感应到不对,口中冒泡地故计重施再度叼上殷勤喉咙上的血眼儿。问题是,她体内的精血实在太少,刚才那一下就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任她如何努力,也只挤出几滴而已。

    这点精血哪够用啊?殷勤还想催逼阿蛮再挤一点,却半天没有反应,眼皮子一垂,看见阿蛮已经两眼翻白,一副随时要晕厥的样子。

    今儿老子可是牛逼了,搞不好就碎掉一个金丹老祖,捎带一只座下灵兽!殷勤满心苦涩地将阿蛮最后几滴精血送入云裳口中,如同之前所发生的情形一般,那几滴精血一接近云裳口中的金丹,便撒了欢儿地往前涌,贴上金丹之后毫不费力地融入其中。

    接下来,让殷勤万万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他体内的腾蛇之血仿佛真成了一条阴险狡诈的毒蛇,有了上次的经验,竟然在一旁潜伏窥探,趁着云裳的金丹稍微放开防御放入阿蛮精血的刹那,突然发动,尾随着阿蛮的几滴精血一同钻进了云裳的金丹之后。

    口子一旦打开,金丹再强大的防御也没有用了,玄龟厚血马上乘势而起,也疯了一般地随着往里钻。

    完蛋了!殷勤心中发出绝望的叹息。

    然而,两股血脉不受他控制地冲入了云裳的金丹之中,半晌的功夫过去了,他想象中的金丹碎裂,花云裳香消玉殒,小阿蛮白毛落尽等等惨象竟然全都没有发生。

    殷勤能够感受到体内两股强大的气血喷涌着灌入云裳的金丹,但那颗金丹却依旧静静地毫无变化。

    这是咋回事?殷勤宛如雕塑地揽着云裳,站在寒潭底下,他的玄武血气有去无回,一入金丹便如泥牛入海没了动静,到底是他的血气侵占了云裳的金丹,还是被她的金丹“吃”了?殷勤觉得无论哪种情况,都不是件好事。

    就在他心中惴惴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刻,云裳紧闭的眼睛忽然睁开了,与殷勤四目相对。两人唇瓣紧贴,距离近的彼此看着对方的鼻子都是重影儿的。

    感受到一股庞大的威压从云裳的身体中散发出来。她的法力恢复了吗?!殷勤心中叫惨,正想这次怕是要被她一脚兜到后山去了。不想,口中忽然一阵滑软甜腻,云裳一条香舌竟然主动钻了进来,如同灵动的小蛇一般稍微试探,便抵上了他的舌尖。

    殷勤只觉脑海中轰然一声,云裳口中的金丹已经不见了踪影,他的两股血气却是不受控制地顺着两人搭起的舌桥往外狂泻。

    云裳冷厉的声音在他深海之中猛然响起,命他只需紧守神识,不要试图控制血脉。

    换作前世的殷勤,绝不会轻信如此言语,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圣兽血脉,一旦不受控制,岂不全被你吸了去?可今世的殷勤,却对云裳有种盲目的信任,马上按照她的吩咐放开对两道血脉的刻意压制。

    如此一来,只用了几息的时间,殷勤就有种被抽空了全身血液的感觉,这是一种酸胀至极,空虚至极感受,那滋味比人用钝刀子割肉还要痛苦。

    殷勤此刻的脸色已经苍白得与云裳之前的差不多,像只死猫般挂在他脖颈上的阿蛮也不好受,她身体内仅存的一点精血也被云裳顺道吸了过去,要不是靠着尖牙俐齿插在殷勤的脖颈上,早就坠掉潭底了。

    随着血气的迅速流失,殷勤的身子渐渐瘫软,换作被云裳环腰揽住的姿势,被抽空的感觉实在太过难熬,他下意识地想要断开云裳探过来的舌桥。哪知云裳手臂一紧,竟将他紧紧揽在怀中,下一刻,一股磅礴的灵气便从他俩脚下的龙脉穴眼中升腾入体。

    殷勤的身子微微抖动起来,这股灵力实在太过磅礴浩大,以他炼气期的灵根,根本就无法承受。好在这股浩大的灵力只是流过他的灵根并未有片刻的停留,便全都经由舌桥灌入云裳的体内。

    饶是如此,殷勤的灵根也鼓涨非常,让他直担心灵根外壁会不会被流经的海量灵力撑爆了。一方面是血气被抽空,另一方面灵根却是饱涨欲裂,殷勤的玉润肌肤血色全无,苍白如纸,诡异的是,皮肤底下竟然渐渐透出一条条黄红绿黑等色染出的彩色线条,相互交织着,宛如身上罩了一层五彩的蛛网。

    阿蛮的样子更惨,小舌头吐在外面,翻出眼白,浑身的白毛全都过电般地乍起来,好像被人来了个钢丝烫一般。

    云裳原本惨白的脸色此刻却如染红霞,颜色越来越红,越来越鲜艳,她体内的金丹已经归位,此刻正飞快地旋转着,原本那种淡淡的金之色,渐渐地加重了几许。

    终于,就在殷勤觉得自己再也承受不住这种煎熬的时候,来自云裳的漩涡般的吸力总算停止了。殷勤紧绷着微微抽搐的身体刚刚松弛一下,两道冰火交融的血气便从舌桥处倒灌而来。

    经过在云裳金丹的一番淬炼,腾蛇与玄龟的血气总量比之前少了,却也精纯了许多,一经进入殷勤的身体,这两道血气便入归家的游子般,欢腾着交织在一起,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在已经在殷勤的几根主要大脉中周游数圈儿,最后连他体内最细微的血脉末枝也都行过一遍之后,这才渐渐地消停下来。

    殷勤稍微松心,全然没有注意到阿蛮也在同一时刻,满血复活般地翘起了尾巴,她那一双无精打采的睡眼儿,忽然睁得大大的,溜圆的眼珠儿转来转去,不知心中想些什么。

    紧接着一股精纯无比的灵力从舌桥处渡过来,殷勤吓了一跳,以为又是要经历一番“爆根”煎熬。哪知这股灵力虽然精纯,量却不大,宛如一条灵动清凉的小蛇在他的每条灵根中游走穿行,不知不觉间消散不见。

    沸腾奔涌的血脉,暴涨欲裂的灵根忽然间消停下来,那沸反盈天的世界在刹那间恢复安宁,殷勤因为承受太多痛苦而变得僵直的身体,渐渐变得柔软,波涛翻滚的识海风平浪息。

    殷勤睁开眼睛,眼皮子下面,云裳小巧的鼻尖有点红,他忍不住动了下舌头,鼻头马上一酸,眼前金星乱闪,竟然被云裳狠狠地撞了一头!他嘴巴里的温软香甜咻地抽走,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拔凉拔凉的寒潭之水灌了满口。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