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金丹的云裳,有种前所未有的疲倦,好想就在这有力的臂弯中沉沉睡去。修道百年,多少个日夜不停的辛苦淬炼,多少次冲关失败的沮丧懊恼,此刻想来,这百多年来,真正开心的时刻竟然屈指可数。

    筑基成功的时候,云裳没觉得多么激动,作为掌教真人待师传功的天才修士,寻常修士视为万难的筑基关卡在她来说,却是理所当然必须要完成一桩事情。

    对于她来说,真正的修行,从筑基开始,在这之后将近百年的时间里,云裳为了冲破瓶颈闭过三次死关,为了锤炼道法孤身深入蛮荒数十次,死在她手下的大妖无数。

    直到金丹大成的时候,云裳也只是在精神上稍微放松了几天,觉得总算是对祖师,对宗门以及铁翎真人有了一个交代。再后来,开山门,兴道场,云裳尚未来得及享受几天清闲的时光,便被铺天盖地的各种杂事所淹没。

    “花云裳,你特么的再敢闭眼的话,我就......”耳边,男人在大声地嘶吼。

    小混蛋,还敢骂我!云裳心头浮起一个念头,努力地转动一下眼珠,却看到了阿蛮白色的尾巴。

    “啾啾!”

    云裳感到阿蛮的小爪在她身上乱抓,嘴角微微弯起,这小东西,被我宠的没样,现在终于知道为我着急了么?

    “殷勤,你把花云裳怎么了?”阿蛮在云裳的身上窜上窜下,忽然感觉出不对,又一下子跳上殷勤的肩头,急切地啾啾道,“她的金丹怎么跑到你的肚子里头了?难道,她将你当了鼎炉?不对,不对,即便当了鼎炉,金丹也能收回来的,难道,你把花云裳炼成了鼎炉?”

    阿蛮作为云裳的伴修灵兽,几乎是在第一时间便感应到了云裳的危险。她循着云裳的气息来到寒潭边上,正看到殷勤将即将陷入弥留状态的云裳横放在潭水边上的青石之上。

    作为万兽谷观摩各种双修道法场次最多,理论知识最扎实,想象力最丰富的灵兽,阿蛮觉得云裳此刻的状态与那些被榨干了大量灵力的女修非常相像。

    殷勤顾不得与她多做解释,他用力地拍打着云裳的脸颊:“喂,花云裳!你给我醒醒,赶紧调运灵力把你的金丹收回去,喂!喂!”

    云裳苍白如纸的唇边忽然显出一抹笑意,眼睛渐渐合上。

    我艹!殷勤感觉到腹中被两股血气缠绕着的金丹上光芒忽明忽暗,宛如风中残烛一般。他的心头狂跳,再也顾不得别的,沉喝一声,运起周身的血脉之力,拼命地将那枚圆圆的小珠往上顶。

    腾蛇与玄龟之血气,澎湃而起,来自上古圣兽的本能,让它们死死地绕住那枚金丹,非要将她榨干才行。

    殷勤闷哼了一声,忽然抱着云裳纵入寒潭,一边拼命催动气血,一边如同大石头般地往下沉。阿蛮最是怕水,却也在殷勤纵身跳下的刹那,一口叼住他的袖口,随着一起往下降。

    殷勤的耳中传来咯吱吱的声音,宛如老藤被巨力拉扯,绷紧。这是他体内两股血脉,进一步紧绷纠缠带给他的幻听。

    寒潭底部有一脸盆大小的孔穴,这是整条龙脉的穴眼所在,灵气之充盈让殷勤有种灵根涨裂的感觉。

    “阿蛮,助我一口精血!”殷勤感着体内的两股血脉越绷越紧,即将断裂,忙向阿蛮传出一道神识。

    阿蛮与他心意相通,嘴里冒出一溜气泡儿,然后一口叼上了他的喉咙。

    几朵鲜红的血花儿在阿蛮的嘴边蔓延绽放,潭底忽然传来一阵低沉可怖的兽吼,宛如上古神兽君临。

    支着下巴在暖云阁外歪着的狗丫儿猛然惊醒,寒潭那边传来一股让她心悸得连灵力都无法调运的强大威压。

    老祖出事了!狗丫儿挣扎着站起身,拼命往小寒潭迈了几步,紧接着一口鲜血喷出,身子一软,瘫软在地。

    就在阿蛮咬破殷勤喉咙的时刻,他体内已经绷紧到极致的血脉忽然一松,紧接着阿蛮的一口精血顺着喉管的血脉注入他的体内。

    殷勤发出一声嘶吼,总算夺回了对自身血脉的控制权。他不敢怠慢,忙再次催动其血气,将腹内的金丹往上顶。

    喉管中阿蛮的精血也在同一时间感应到云裳的金丹所在,宛如一只闻到香油味道的小鼠,迅速迎了过去。

    云裳还从未让阿蛮以血脉反哺过自己,此时当阿蛮的精血终于接触到云裳金丹的时候,竟然宛如出笼的小鸟一般,欢快地蹦跳了一下,然后一下子将云裳暗淡得几乎没了金色的内丹裹住。

    有修士形容老祖之金丹坚固堪比金刚石,通体浑圆无隙,万法不侵。可是阿蛮的精血刚刚包裹上云裳的金丹,便缓缓地渗入其中,下一刻那圆滚滚的金丹上便稍微恢复了一点光泽。这便是伴修灵兽血脉反哺的神奇之处。

    “殷勤,我血不够,你来!”阿蛮感受到金丹的变化,无力地松开殷勤,然后开心地传过一缕神识。

    殷勤哭笑不得地回应她:“我又不是她的伴修灵兽,我来啥啊?”感受着云裳的金丹稍微稳定一些,殷勤不敢耽搁,继续催动血脉将金丹一路顶到喉咙,然后俯下身,贴上云裳冰冷的唇瓣,吐气送丹,将一颗几乎被吸干了祖气的金丹送还到云裳的口中。

    就在这一刻,他体内的玄武血脉忽然蠢蠢欲动地再次搏动起来,仿佛对那颗金丹有着无尽的难以割舍。殷勤吓了一跳,来不及感受一下那唇瓣的柔然嫩甜,便要急忙忙地撤嘴下来。

    哪知他的嘴巴还没来得及合拢,一道腾蛇之血竟然顺着喉咙窜了上来,追着那金丹入了云裳口中。

    殷勤呃地一声,瞪大了眼睛,玄龟的血脉稍慢,却更加有力地缠了上来。

    “殷勤,你亲几下得了,花云裳万一醒来,你就死了!”阿蛮以为殷勤贪恋云裳的唇瓣,忍不住传讯提醒。

    “阿蛮,助我!”殷勤生怕两股血脉又将云裳口中尚未下咽的金丹再度扯回来,来不及解释,急忙忙唤她帮忙。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