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嘴!”

    殷勤的心神在忽然间失守,眼看要陷入意乱情迷的魔境,耳边忽然传来云裳一声清喝。他下意识地张开嘴巴,云裳朱唇微启,一颗樱桃大小的淡金色的圆珠便从她的唇间吐出。

    下一刻这颗圆珠便被云裳渡入了殷勤嘴里,他的口中一阵清凉甘甜,那颗圆珠仿佛有灵性一般已经顺着他的喉咙滚入了肚腹里面。

    圆珠入腹,霎时就变得滚烫,殷勤只觉得体内的血液仿佛一下子沸腾起来,腾蛇与玄龟两股缓缓流动的血脉,也好像连接了抽水马达的管道,顷刻间奔涌流动起来。与此同时,殷勤体内的五条灵根也在这股热力的熏蒸之下,缓缓鼓涨,五行灵力飞快地运行其中。殷勤刚刚结束了今日的灵根淬炼,按理说灵根经不住灵气的再次淬炼。

    那金色圆珠所散发的熏蒸热力,却仿佛具有神奇的修补能力,哪处灵根变得薄弱脆弱,那股蒸腾的热力便涌往哪处,片刻的功夫,脆弱的灵根壁管便被修复完好,整个灵根也随之壮大了些许。

    这是老祖的金丹!殷勤感受着体内神奇的变化,总算明白了那颗金色圆珠到底为何物。他万万没有想到,云裳竟会将自己的金丹渡给他淬炼灵根血脉!那股让他血脉奔腾的热力,正是修士梦寐以求的所谓天元祖气。

    相传在天地未开之前,世界本是混沌一片,其中孕育有一股原始祖气,直到天地初开,这股祖气才分了阴阳两仪,再化四象,生八卦,而衍出天地万物。

    正因为天地万物都由祖气演化而来,祖气便有生长世间万物之力。都说金丹修士能够白骨生肉,断肢重生,靠得就是金丹中所孕育的一种祖气,称之为天元祖气。

    殷勤体内的不灭灵根之所以珍贵无比,也在于这种灵根内所孕化出来的所谓不灭之力其实也是祖气。不过与天元祖气稍有区别,不灭灵根所孕育的祖气称为地元祖气。

    无论是天元祖气还是地元祖气都还不是馄饨未开的原始祖气。这两种祖气只是原始祖气与阴阳二气之间的一个过渡状态,修士只有到了元婴境界,才能摸到最为纯一的原始祖气,也叫混沌祖气。

    天元祖气与地元祖气的区别在于前者修补重生的力道高效霸道,有的金丹后期的老祖即便被人斩断臂膀也能在一炷香的时间里重生出来。相比之下地元祖气来得更为柔和舒缓一些,修补的速度虽慢却更富生机。比如逸青云那种情况,金丹老祖的天元祖气也是没辙,唯有不灭灵根的地元祖气才能再生神魂。

    除此之外,天元祖气散于虚空,修士可以通过灵根从虚空中渐渐萃取,这叫无中生有;地元祖气则更难遇到,存在于某些极为珍贵的天材地宝之中,以及不灭灵根,或者某些妖兽的血脉之中,这叫似有还无。

    殷勤之前想到的通过不灭灵气淬炼灵根与云裳渡入金丹以天元祖气助其灵根成长的方法竟然不谋而合。

    只不过云裳却是疏忽了一点,那就是殷勤体内的不灭灵根一经接触天元祖气竟然如同久旱逢甘露的秧苗一般疯狂地吸取转化云裳金丹中的天元祖气。

    云裳在渡出金丹之后脸色就有些发白,再被殷勤的不灭灵根拼命榨取其天元祖气,仅仅几息的功夫就已经面白如纸。她也是个猛子,一方面心中存了补偿殷勤的念头,另一方面也存了与铁翎真人较劲的想法,觉得怎么也不能让殷勤的修为落在殷铃铛后面。她不但不收敛,反而一边嘱咐殷勤调运灵力一边继续催动金丹往外施放祖气。

    又过了一炷香的功夫,殷勤的五条灵根竟然被云裳不计后果地强行催长,直接拉升了两个小境界,到了炼气大圆满的阶段。那条隐于血脉之中的不灭灵根也壮大到了炼气中期的粗细。

    需要说明的是,这种以祖气催长的灵根与靠丹药催起来的药修可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先天祖气能生万物,以其催长灵根绝无丹药催长的种种副作用,甚至由于其气息之纯正比低阶修士自行修炼的效果还要好。唯一的问题就是,除了花云裳这傻子,哪个金丹老祖会舍得用自己金丹去滋养别家的灵根?

    殷勤忽然感觉那颗金色圆珠所发出的热力极速下降,他睁眼看了一眼云裳,不由吓了一跳。就这一会儿的功夫云裳竟然连嘴唇都白得不见一丝血色,她无力地看了一眼殷勤,想要说话却只扯了下唇角,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

    云裳此刻心中又悔又怕,到底是小觑了殷勤体内的玄武血脉,前面她还能控制祖气的释放,哪知殷勤体内两股血脉被祖气一激,竟然互相交缠搅在一起,从而带起一股螺旋引力,与云裳争夺起对金丹的控制权来。

    此时云裳金丹本就衰弱不少,心神又全在殷勤的几条灵根上面,竟然一不留神被玄武血气“夺走”了金丹。殷勤正沉迷于灵根晋级的喜悦之中,如同嗷嗷待哺的婴儿一样吸取着云裳千辛万苦才集聚的祖气。

    待到他发现不对,云裳已经虚弱得连金丹都无力收回了。

    要碎丹!殷勤与云裳心有灵犀地闪过相同的念头。殷勤以神识检视这体内已然暗淡无光的圆珠,又看了一眼满面苦笑的云裳,忽然将她拦腰抱起,撒丫子就往暖云隔后面的小潭跑去。

    云裳正在经历着她修行以来最危险的时刻,不但金丹脱离了她的控制,甚至随时都会因为祖气的大量丧失而彻底碎裂。她无力地伏在殷勤怀中,心底那份恐惧竟然淡了不少,一种啼笑皆非的无奈占据了她的心田:难怪师兄说,修行之路险之又险,往往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就已经身处险境。

    “花云裳,你给我睁着眼睛,绝不能睡着了!”殷勤见云裳的脸上忽然满是困倦的神色,赶紧在她耳边低声喝道。

    小混蛋,竟敢直呼我名!云裳眉梢挑了一下,只觉得无边的困意袭来,好累啊,竟然连发作都懒得发作,真是提不起劲儿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