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心道,楚阿大果然将这事捅了出来!他笃信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楚阿大看中他的能力,希望通过合股分成的方式进一步拉近彼此的关系,却也不妨碍楚阿大利用此事顺手阴他一把,将这个消息捅到云裳那里,让云裳对他心生猜忌。

    估计楚阿大绝对想不到云裳听到这个消息竟然亲自过来探望,殷勤心中暗笑:莫看咱家这位老祖平日里蛮横跋扈,其实是个心窝子浅的,并没有太深的城府。

    他故作深沉地站在原地,云裳站得很近,由于身材娇小,她需要抬起头才能看到他的神情。目光对上云裳纯净的星眸,殷勤叹了口气道:“这事在我心头已经盘桓多日,虽然如鲠在喉,却又不知该如何向师尊禀报。”

    我看你小子根本就没想禀报!云裳扬起下巴,假惺惺笑道:“我也只是道听途说,随口一问。你虽然是我的弟子,却也不必大事小轻都要告诉我知晓。”

    殷勤叹了口气,满脸的犹豫彷徨,嘴唇动了几下,方才鼓起勇气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请师尊借步往潭边说话可好?”

    这货别是答应了人家什么条件吧,怕我知晓?一个劲儿地往潭边溜,要借机水遁吗?云裳狐疑地看一眼殷勤,迈步跟了上去。

    若是蓝雀等人在此,看到此番景象,肯定会惊掉下巴。蛮荒修士虽然不太拘礼,却也没有师徒两人散步,弟子走在前头,师尊跟在后头的。

    问题是殷勤不但毫无自觉,一边走竟然还回头对云裳道:“师尊,地上有个小坑,注意脚下啊。”

    云裳嗯了一声,迈步走了一阵,忽然觉得不太对劲儿,这货怎么走到自己前头去了?

    脚趾头一阵发痒,云裳好容易忍住一脚将前面那小子兜到潭水里去的冲动,站定了身形道:“你有什么话,就在此地说吧。”

    殷勤总算从心不在焉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同时在心中拿定了主意,自己这点儿家底儿对于云裳来说实在很难瞒住,无论是从王长老处搜刮来的精金还是与楚阿大合卖彩帖获得的分成,都不是特别难以探知的莘密。

    更让殷勤感觉难得的是,云裳没有在暗中打探这些情况,而是选择直接来问,说她心思单纯也好,说她信任自己也好,总之都是实在难得的事情。他琢磨着,今天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把家底给云裳亮一亮,这女人虽然小气,但身为师尊总不能厚起脸皮动手来抢吧?

    若是换作前世的殷勤,却是打死也不会对一个女人坦白自己身家的。他虽然为此刻的决定编造出了种种借口,唯独没有考虑到,促使他做出如此决定的,其实是源于他血脉深处的一种亲近感觉。

    殷勤见云裳站立不动,俏脸上带着薄薄一层怒意,不但不怕,反而呵呵一笑,伸手在乾坤戒上拂过,手中便多了个大号的兽皮袋子。殷勤扯开袋口,将其呈给云裳道:“弟子其实没啥想说的,只想给师尊看看弟子的家底而已。”

    这小子竟然有这么许多灵石!云裳望着那整整一大袋子的中级灵石,瞳孔不禁一缩,指尖抖了好几下,才被她克制住冲动,佯做不解道:“你这是干嘛?我刚才所问,不过是想提醒你,那聚香斋的背景十分复杂,你切莫贪图一点小利,而卷入是非漩涡中,拔不出来。”

    殷勤正色道:“多谢师尊的提醒,弟子与聚香斋的合作,仅限于大幻影与彩帖两样,对于他家的背景,我也早有警惕,万万不敢涉入过深。”他简短节说地将决绝掉楚阿大半成干股的事情,说给云裳知道。不但如此,为了凑足这此彩帖售卖所需的彩头,他还将那一两精金抵给了聚香斋,换了大笔的灵石进来,幸亏彩帖大卖,否则就亏大发了。殷勤感慨万千,等到大笔的灵石进帐,他便可以启动庞大的山门建设计划了!

    月色下,殷勤的一双眼眸深沉真诚,云裳不禁回想起刚刚在老祖办院外听到他与伍落说起,未来要炼制飞舟与护山大阵的豪气。那时觉得他是少年人不知道天高地厚,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为了这个疯狂的念头下足了功夫。

    云裳忽然叹了口气道:“你的血脉与灵根虽然不显,实际却是不凡,殷家那个殷铃铛与你相比,也要逊色几分。以你的资质,蛮荒七大宗门,无论哪一宗都会将你招为真传弟子的。”

    殷勤静立当场,不明白云裳如此推心置腹的缘由。

    云裳忽然抬起素手,她原本与殷勤相聚四五尺的距离,也不见她身形有何动作,纤纤细指便抚上了殷勤的脸庞。

    殷勤只觉得那青葱般的指尖微微一转,便有一股漩涡般的巨大引力,让他的身形紧紧绕住,连歪歪头都不能,只能伸着脸让云裳抚摸。

    此刻的殷勤在云裳眼中,只是个稚气位脱的半大小子,她摸着这个差了自己百岁的小家伙,一时间心中充满了怜爱。

    “上次师尊用古法淬炼你的血脉筋骨,下手重了点儿,让你吃了不少苦吧?”

    殷勤一动不能动地俯看着云裳,心中有种被小萝莉算计骚扰的无奈,他两世为人,经验阅历早已远超同龄人,甚至身为金丹老祖的云裳在他眼中,也不过是个醉心修炼,却不谙世事的小女子。

    云裳见殷勤不说话,以为他心中委屈,踮起脚尖为他理了理鬓角的头发道:“我知道你心中委屈,别家的真传入了师门便被师傅大把的灵药灌下去,闭关修行去了。唯独你,不但要为师尊为山门忙前跑后,难得时间修行不说,还要时时提防着被小人算计。”

    鼻腔里充满了云裳独有的淡淡香气,距离她那张绝美的面庞不过咫尺,殷勤的心头一荡,忽然有种低头吻下去的冲动。

    哪知他还没能挣脱云裳的绕指柔,脖颈猛地一紧,便被云裳用力拉低了头,殷勤心潮翻涌,眼中的世界里,只剩下云裳那两瓣红唇。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