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兽谷其他诸峰的护山法阵,密度就要稀疏不少,一般仅仅能够护卫主峰方圆几十里的范围。至于正在兴建中的花狸峰,只有寒潭周围布置了一套洞府级别的防御法阵,这还是当初铁翎真人背着尚小鱼,用老头儿的私房钱偷偷给她买的一套宝贝。

    伍落大脑一片空白,木然看着殷主任上下嘴皮开开合合,后面说的那些小型阵法,他根本就没听进去。他只想问殷主任一句:“飞舟暂且不提,造一套护山法阵需要多少灵石,多少人力,殷大主任可都清楚吗?”

    而且即便凑够了灵石,炼制,布置一套护山法阵也是一项极其浩大的工程。以万兽谷诸峰武曲部的人手组成来看,铁翎峰武曲部的人手最多,总共有十几个筑基期的炼器师,以及几十个炼气期的炼器学徒。即便这些人不干别的,全都调来给花狸峰炼造护山法阵的话,从法阵炼制到布置完成,前后也要将近十年的时间才能完成。所以说,每一座山门从兴建到逐渐成型,往往要经历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时间。

    殷勤的兴致颇高,本想再留伍落一阵,好好聊聊他心中的宏伟蓝图,看他一脸懵逼的表情,知道现在说什么都还尚早。殷勤在后院忙了一整天,便借机将伍落一直送到院门口。伍落走到院门口时,沉默不语地又摸出一个小号的兽皮袋子,蔫不溜丢地就要往殷勤手里塞。

    殷勤知道这才是他本人对于清掉大批库存的谢意,只不过那些老五精铁铺的库存,殷勤本来就是低价收的,伍落从中的赚头并不算多。他笑着挡下伍落的手道:“可惜你是老祖办的人,这袋子我还真不能收。”

    伍落不解道:“我既是自己人,为何反而不能收我的东西?”

    殷勤正色道:“这是我新立的规矩,外人的东西怎么收我不管,老祖办之内,严格禁止上司收受下属的东西。”

    伍落挠头道:“要不然,主任让我摸几下?”

    殷勤兜了一脚过去,笑骂:“赶紧给我滚蛋!”

    伍落哈哈笑着,祭起飞剑腾空而去。他心中还是有点儿纳闷,殷主任不过是个炼气期的弟子,飞来一脚竟然快如闪电,以他筑基期的修为竟然连躲闪的念头还没升起来便被踢中了屁股!

    殷勤挺羡慕筑基修士的御剑飞行,唯一的问题就是,站在上面会不会晕剑?殷勤前世有个毛病,就是容易晕船晕机,他有点担心等他也能御剑飞行的时候,会不会晕剑?

    空中只剩弯弯一牙儿的月影渐渐西沉,点点繁星逐渐恢复了光亮。殷勤望着伍落高大的身影消失于山峦之后,心头飘荡着的种种纷乱嘈杂,也在一片静谧中缓缓落下。

    他打了个哈欠,掐算一下时间,距离天亮也就剩下不到两个时辰。没想到魂穿来到了蛮荒世界,竟然混得比在地球还要忙,殷勤苦笑着摇摇头,正要回身进院儿,心头忽然一跳,他抬眼望向寒潭边上,那边一个翩迁的身影正款款而来。

    殷勤赶紧迎上几步,远远地便朝那身影深施一礼道:“见过老祖!”

    “这么晚了,还在做事?”云裳的声音里透着一丝疲倦,声音不大,却字字句句送到殷勤耳中。

    殷勤见她沿着寒潭边走了几步,便背过身去,站定了不动,忙调整气息快步过去,小声道:“刚把伍落送走,这几天真的是忙晕了。”

    云裳回过头,见殷勤距离自己只有三五尺的距离,心头浮起哭笑不得的感受:这臭小子别的道法没什么长进,这隐蔽气息的本事倒是长了不少!云裳自从那次寒潭将他啪啪一顿,便一直没有召见过殷勤。

    殷勤这些日子忙得焦头烂额,从后山回来之后,每天早晨还是坚持到暖云阁去给老祖请安,不过每次都是蓝雀等人代传,并未见过云裳。

    换作旁人,遇到类似的情形,难免心中就会嘀咕,会不会做错了什么,以致在老祖面前失宠?殷勤却知道云裳故意不见他,其实是一种体恤。他在校场之上下手忒狠,吴家和耿家的女人们已经来暖云阁闹过几次,云裳倘若真的见了他,势必要发落此事。

    两个人也算是心照不宣,一个每天早晨例行公事地去给老祖请安,一个每天早晨打坐修炼颇为用力,没功夫搭理,配合得颇为默契。

    却不知今夜云裳溜达到老祖办,所为何事?殷勤对上云裳闪亮的星眸,又见她身边并没有蓝雀等人陪伴,也就不再装相,直接迎向云裳的目光道:“刚把伍落打发走。”殷勤将野狼镇几家小作坊托伍落搭线的事情学说一边。

    云裳似笑非笑道:“你现在可是名动花狸峰的大人物了,他们想搭上你这老祖办主任的线,怕是要送不少灵石吧?”

    某非她早就来了?竟然在外头偷听了那么久?殷勤心中嘀咕着,点头笑道:“我不过是狐假虎威,若不是上面有老祖您罩着,我的名儿可是哪里也动不了。”

    云裳会心一笑,却不见殷勤将兽皮袋子献上来,犹豫一下,忍不住提醒他道:“那几家作坊不大,送你那么一大袋灵石,怕是下了血本。”

    殷勤呵呵道:“袋子挺大,灵石全是低级的,加在一起不过一枚中级灵石而已。”

    云裳有些恼了,一枚中级灵石就够老娘半年的吃穿挑费了!她干脆不说话,两眼直勾勾地盯住了殷勤,哪知这货竟然一点觉悟都没有,还在那里巴拉巴拉地谈什么,老祖办之内不能私相授受的廉洁政策。

    云裳干脆将脸一沉,摊出手掌道:“给我!”

    殷勤一愣,奇道:“给你什么?”

    “你私自收受别人的贿赂,既然被师尊知晓,自然要上交给师尊。”云裳在师尊二字上面加重了语气,提醒殷勤尊师重道的道理。

    只见那货嘀咕几句,颇为不情愿地交出灵石,云裳嘴角微扬,这种黑吃黑的感觉,让她的心中颇有几分得意。然而想起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她神色微暗,冷声道:“你既然与聚香斋的楚阿大合作搞彩帖,这点子灵石想必看不上眼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