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响起伍落刻意压低了,依旧有些大声的粗旷声音:“主任的进境真快啊!您这开脉才多少日子,竟然就能一坐三个时辰,炼气大圆满的弟子也不过如此了。”

    殷勤知道他这话中水分不小,心中却也颇有几分得意,这是他最近一段日子自行琢磨出来的一种方式,那就是在催动灵力在灵根中运转的同时,激活玄龟与腾蛇两种血脉。

    一旦这两种血脉同时激活的时候,隐藏于血脉之中的不灭灵力就会随之缓缓运转,这样做的好处就是,五条灵根在不灭灵力的滋养之下,能够承受更长时间的灵力淬炼。

    不过相比殷勤体内的五条阴灵根,这条不灭灵根要纤细得多。并且由于它是隐藏于血脉之中,根本无法用寻常的五行炼气决对其进行淬炼。这条灵根的妙用,还是源于殷勤不久前才从长孙烈那里得到的鳞皮术。

    他前几天忽然心血来潮,同时运转起血脉催动的鳞皮术与灵力催动的换肤术,想看看能够达到怎样的一番效果。殷勤的这种尝试,倒不是为了掩盖他玉润脱胎的皮肤,而是为了试试看,能不能将这两种功法融合在一起,达到一种类似变色龙那般的“隐身”的效果。

    换肤术可以改变他皮肤的颜色,鳞皮术可以改变他皮肤的纹理,若是能够将这两种法术结合起来的话,说不定就能实现变色龙那般将自己隐藏与背景之中的效果。

    在他想来,这种“隐形”虽然无法躲过高阶修士通过强大神识的探查,却可以躲过飞翔于高空的鹰隼之类妖兽追踪。

    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努力,殷勤终于没能实现想象中的隐身效果,无论怎么努力也只能把自己变成一只癞斑大蜥蜴,不过却被他意外发现了通过血脉激活,调动不灭灵根,继而滋养五行灵根这样一条颇为迂回却十分有效的淬炼灵根的方式。

    伍落也是过来人,见殷勤坐在椅子上不断揉搓双腿,便笑嘻嘻地道:“我曾经学过推拿换血之术,主任若是不嫌弃,我可以给主任揉捏几下?”

    殷勤也不推辞,说了声好,干脆起身趴到床上道:“我最近后背也皱巴得紧,你若会捏背,正好给我来几下。”

    伍落有点发傻,心道:我只是随口客气一下,他就真的就坡下驴趴床上去了?按照正常的做法,他难道不应该自持身份婉言谢绝我的这番好意吗?再者说,蛮荒之上但凡有点地位的高阶修士,即便想人帮他揉松筋骨,也都是找些貌美的女修来弄,哪有叫个铁匠来搞的?

    再看殷主任趴在床上,一只手还往后背比划着道:“主要是这块儿,你们打铁的手劲儿大,给我用力捏捏啊。”

    伍落哭笑不得地挽起衣袖,走上前,拿住了殷勤指点的地方,运力缓缓揉捏,只听殷主任一边口中嘶嘶地直抽凉气,一边不忘嘱咐,对、对,就这儿,再使点劲儿,嘶~,再来两下,哎呦~,别停啊。

    伍落原以为殷勤不过是个炼气期的修士,即便有些血脉上的力量,也架不住自己这双打铁大手的揉捏。没料到,任他运足了气力,按照殷勤的指点往他背上一阵揉按,殷勤竟然还不过瘾地让他再加一把力气。

    伍落只能运起灵力,以筑基修士的巨力灌注于手腕指尖,往殷勤的后背一顿猛戳。殷勤虽然被他戳得嘶嘶抽气儿,却还是不喊停,只让他再来几下。

    伍落按了一炷香的功夫,头上可就见汗了,体内的灵力已经被他催动到了极致,殷主任只给了个还行的评价。他心头忽然一动,猛然想起之前大家的一番传闻,再仔细看一眼殷勤露在外面的细嫩脖颈,伍落心中大呼愚蠢:早就听人说殷主任已经练成了玉润脱胎之体,一身皮肉可以硬抗筑基期修士的全力一击,我怎么竟将这茬儿给忘了?

    伍落又按了一阵,正准备掏出灵石补给一下灵力,殷勤总算喊了声“爽”,让他停手。

    感觉浑身的乏累一扫而空,殷勤轻轻一撑床板,直起身子,朝伍落挑起大拇哥道:“老伍这手劲儿,真是没得说。”

    伍落直接用袍袖抹了一把满头的汗水道:“殷主任这身玉润脱胎的功夫当真是出神入化,伍落今天可是开眼了!”

    殷勤撸起袖子,露出藕节般细嫩的手臂诱惑道:“要不要摸下?”

    伍落手伸到一半,方才猛地一怔又收回来了,讪笑道:“一块中级灵石一次,咱可摸不起!”

    殷勤见他不上当,有些遗憾地放下袍袖,嘲笑他道:“少在我这儿装穷,听说你家八辈子积压的存货都被充当奖品发出去了,咱这花狸峰上,顶数你有钱了。”

    伍落嘿嘿笑道:“那还不是全托了主任的福?这回不但我家的库存清了,咱野狼镇上好几家快要撑不下去的精铁铺也全让主任的彩帖给救了。”说着,伍落从怀里掏出一袋灵石,放在殷勤桌上道,“这是他们托我带给主任的一番心意,还请主任笑纳。”

    对于这种送上门的肥肉,殷勤没有推辞的道理,他拿起兽皮袋颠了颠,里面大概有百十来块灵石的样子。这么大的数量,不可能是中级灵石,殷勤倒也知道伍落所说的那几家小铺面的规模,能够凑出这百十块低级灵石来,已经颇为不易了。

    以他现在的身家,还真不太看得上这些散碎灵石,却也不能推辞不要。不是殷勤清廉,而是他懂得人心,那些野狼镇的小铺面还指望着这些灵石能与他这个老祖办攀上一点关系呢,殷勤此刻正是用人之际,他还打着主意,准备收编些懂得基本符文炼器的工匠呢。

    伍落见殷勤略微推脱便收下了灵石,心头的大石也总算落地,说白了,他这次来就是受那些老街坊铺子们的委托,来给他们探一探路子的。

    老五精铁铺在野狼镇是规模最大的一间炼器铺面,但是拿到仓山郡城去,却连前十的排不进去。在加入花狸峰之前,伍落曾经动脑筋,希望过将野狼镇那些小作坊的铺面全都联合起来,大家拧成一股,合力造一些大型的法器,以之挤占仓山郡城的市场。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