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敢闭着眼睛啊?主任说了,多割一分就要罚我多割十头猪啊。”那孩子做个鬼脸,转身回屋,不多时,里面又是一阵猪崽儿嘶嗷。

    孙阿巧叹口气,给柳雨时解释道:“那是岳麒麟,主任在训练他尽快习惯血腥之气。”

    柳雨时点点头,目光抬处,心中猛地一紧,庭院的角落里那个药疯子神情诡异,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看过来时,那眼神就好像毒蛇吐出的信子,冰冷黏湿。

    孙阿巧感受到柳雨时惊惧的颤抖,心中微感奇怪地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符小药站在墙角的一块假山石前,石头上面放着一个大木盆,里面都是些谷糠肉泥之类的东西,不像饭食倒像是猪食。

    “符师兄,你在那里作甚?”孙阿巧见符小药神色古怪,从碗中抓起一坨送入嘴里,一边咀嚼,一边又从怀里摸出个葫芦,然后对着嘴儿灌了一口葫芦里的药水。

    符小药的眼光虽然落在柳雨时身上,心思却全在眼前的猪食盆子里,对面前的两位女修根本就是视而不见。孙阿巧连着唤了两声,符小药却只顾着“品尝”盆中的东西,根本没有搭理她。

    孙阿巧撇撇嘴对面色惊恐的柳雨时道:“别理他,不知道今儿又发的哪门子疯,吃起猪食来了。”

    柳雨时嘴唇动了动,她可是有点担心那药疯子可别真的疯了,她体内的母莲可还没被拔出呢。

    孙阿巧见柳雨时脚步迟疑,偷偷扯了她一下,正要说话,就听后院传来殷勤大嗓门的吼声:“符小药你今儿要是说不明白,那盆猪食就全给我吃了!”

    柳雨时心头一跳:这难道就是孙阿巧的殷主任吗,这人好横啊,竟敢强令药疯子吃猪食!

    在柳雨时的印象中,宗门里面无论是丹药师亦或是炼器师,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就连宗门长老见了他们也都是客客气气不敢稍有得罪的。她好奇地扭回头,想看看药疯子会不会听了这话会不会突然暴起发疯。

    不料,符小药听到后院的吼声,原本阴沉的脸色竟然瞬间花开般地绽放出笑容,他也不管后院看不看得见,朝着后院的院门处点头哈腰地笑道:“主任,您可是冤枉我了,我真的只往猪食槽子里下了点增肥催壮的药,绝不会毒杀了那些赤睛猪的。”

    “谁他娘的让你私自下药的?”后院那人的嗓门又提高了不少,显然是暴怒之中,“秋香你给我记住了!以后没我的准许,谁他娘的敢擅自更改猪食配比,他改了几槽子猪食,就得给我吃几槽子猪食。”

    孙阿巧暗中吐了吐舌头,心道:原来是秋香来了,听殷主任的意思敢情是符小药擅自往猪食里加了什么药,以至于死了些赤睛猪?她可是知道,这些赤睛猪对殷主任有多重要,他虽然搬回了老祖办,秋香却几乎每日都要过来汇报情况。

    符小药被殷勤骂娘,脸上的笑容却越发地灿烂,浑身透着舒坦道:“殷主任亲赐,哪怕是猪食咱们吃得也香着呢!不过,秋香妹子带来这盆猪食里,我可是尝出了点别的味道。”

    “哦?什么味道?”

    “现在还不好说,请主任批准我往后山走一趟,或许还要尝下那几头死猪的味道才能判断出来。”符小药又灌了一口葫芦中的药水,脸上露出自信的神色。

    “秋香,你带他去后山。他若尝不出来就不用回来了,让他与你一起在后山喂猪。”后院男人的脾气总算消了不少。

    紧接着就听一个女人粗着嗓子迟疑地问道:“主任让他和俺一、一起在后山喂猪,可是要给俺俩保媒吗?”

    “滚!”男人的愤怒再度爆发出来,“你是长了猪脑子吗?不想着好好喂猪,倒竟想着美事呢!”

    孙阿巧捂着嘴,强忍着没有笑出声来,就连一直很紧张的柳雨时,小脸儿上也不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心说:这个老祖办倒真是热闹,看着正常的人少,大半都是神经兮兮的。

    后院传来门响,随着咚咚的脚步声,一个胖大的女人出现在院门口,看到孙阿巧,女人咧嘴笑道:“孙姐姐,好几天不见你,可想死俺了。”

    孙阿巧翻她一眼道:“秋香也学会口是心非了么?我才不信你会想我。”

    “都是主任教俺的,说俺心直口快说话容易得罪人,让俺见人就说想死了。”秋香哈哈笑道,“实话与你说,俺其实就想着后山的猪崽儿。”

    “我不信!”孙阿巧被她说的脸色一垮道:“刚才有人还问主任保媒呢。”

    秋香得意道:“俺那是故意问的,符小药长得跟个瘪茄子似的,俺可看不上。咱家主任别的都好,就是有时跟个老娘们一样好给人家保媒,我怕他哪天一高兴真把俺和瘪茄子扯到一起,趁着今天他恼了,提前预防一下。”

    孙阿巧瞟了一眼旁边朱丑妹的房间,这几日殷公寅已经公然往里面去住了,大家背地里都说是殷主任给他俩保的媒。

    问题是这秋香的嗓门忒大,符小药在一旁听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地好不尴尬。

    孙阿巧怕秋香再说几句,后院的殷主任怕是要追出来打了!忙将她与符小药二人推出了院门,嘱咐他们尽快查,再有几日大批的赤睛猪可就要运来了,到时若是还查不出死猪的原因,那可就真要坏事了。

    柳雨时见孙阿巧站在后院门口先整理一下裙装,心中有点后悔,忙也掏出个小镜子,对着理了理云鬓,看着镜中人儿苍白的小脸,尖尖的下巴,她的鼻头一酸,没来由地想起了过世的老爹。

    孙阿巧安静地待她整过衣裙,伸手过来在她后背轻轻抚了几下安慰道:“没事的,我家主任很好说话。不过等下看到他时,倘若他脸上有斑块之类的异状,你就当没看到,千万别盯着他看就好。”

    难道她家主任是个癞斑脸么,怎么从来没有听人提起?柳雨时心中纳闷,被孙阿巧推着进了老祖办后院的院门。

    (感谢\.残缘的盟主打赏。一直想着多码字多存稿,尽快把欠道友们的加更都补上,看来一时是补不上了。其实即便能把欠更都补上,欠道友们的情谊也是永远补不上的,谢谢。)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