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芝脸色一沉道:“我这人性子独,又笨,可过不了事事与人争的日子。”

    云芝被她顶了一句也不着闹,左右看看奇道:“你那憨疤怎么这时候了还不回来?”

    彩芝神色微暗道:“听说今儿四方街那边有卖一种什么彩帖,他跟着看热闹去了。”

    万兽谷售卖彩帖云芝是自然知道的,她甚至让贴身的丫头去买了几贴,中了个五彩,转了个香囊,也就值个把银两,还不如彩芝手工缝制的精致。

    倒是她那傻丫头,将辛苦存的几枚金叶子全都砸进去,中了一把老五铁匠铺的锄头,欢喜得不得了。云芝知道巴娃子这两年一门心思赚钱,哪有功夫去看热闹?心念一转就猜到这货八成是奔着小玉露丸去了。

    彩芝被她紧着追问,只好无可奈何地认了。云芝嘲笑她道:“我就说你嫁了个憨瓜,你还总不高兴,他也不想想那小玉露丸只有十瓶,台下几万人怎会轮到他中?”又问巴娃子拿了几片金叶子去买?

    彩芝想往少里说点,可看到桌上那瓶养颜丹,竟然一赌气说了实数。

    云芝惊得合不拢嘴,伸手来摸彩芝的额头道:“你是不是犯了热病烧糊涂了?你家这两年也就存下这点灵石吧?你竟然就由着他去糟践?”

    彩芝不爱听道:“那灵石本就是他起早贪黑赚的,他爱怎么用,我也管不到。再说他用灵石去搏小玉露丸,也是为了我。”

    “什么叫他赚的灵石?”云芝嘿嘿冷笑道:“你能委身下嫁就已经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他赚的灵石再多也本该归你的,凭什么由着他的性子胡来?再说了,那小玉露丸虽然堪称疗伤圣药却也不是仙丹......”

    彩芝被她说的心中一阵烦闷,打断她道:“我家里米缸见底,也不知巴娃子今天能否买米回来,就不留妹妹在我这儿吃饭了。”

    “你呀!”云芝瞪了彩芝一眼,却也不能跟她计较,当初若不是彩妆拼了命地护她,她早就丧命鸟喙之下了。

    云芝朝身后的丫头使个眼色,让她把早就准备好的一包银锭放在桌上。

    彩芝一见,忙伸手拦下道:“你这是作甚?我这里有吃有喝,不用你来贴补。”

    云芝捉住她的话把儿道:“姐姐刚刚还说米缸见底,连一顿饭都管不了我,敢情是骗我来着?”

    “今儿管不了你,明儿你再来吗!”彩芝涨红了脸,用力要将那包银锭塞还回去。

    两人正推让着,只听外面鼓乐喧天,人声嘈杂,声音越来越近竟然已经到了楼下,又有人扯着嗓门喊着给巴娃子家里的报喜之类的话,两人不由地对视一眼。云芝忽然噗嗤笑道:“你那疤脸别是去考状元了吧?我咋听着跟他高中了状元郎一样呢!”

    说完便抢到彩芝前头跑到窗边去看,只见门外那条狭窄的胡同里已经密密麻麻地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一个身披彩带,胸佩大红花的家伙被众人簇拥着正往这边过来,可不正是巴娃子吗?

    巴娃子眼睛一直盯着楼上,见窗口出现个人影,便迫不及待地举着手中的玉瓶喊道:“家里的,你看我中了啥?”

    “谁是你家里的?!”云芝啐了一口缩回身子,将窗口的位置让给彩芝。

    彩芝听到巴娃子那话,心中便是忽悠一下,赶紧探出窗口,虽然夕阳迟暮,光亮不好,也能一眼看到巴娃子高举着手中的一个小小瓷瓶。彩芝的鼻头一酸,心中涌起万般滋味。

    竟然真的被他中了一瓶小玉露丸么?真是个傻子,也不知道收敛,即便中了也该悄悄地拿回来就好,这般大张旗鼓地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儿,岂不是遭人妒恨?!

    这时候,底下看热闹的也已经看到了彩芝,又是一片恭喜之声。倒给彩芝平添了不少压力,对于这小玉露丸的效用,她的心中其实也打着虎呢,只听别人说过此药如何神奇,却从未听说此药能有断续灵根的效用。

    以前巴娃子念叨时,彩芝也跟他提过,不要太过迷信所谓的灵丹妙药。这世间除了传说中神仙炼制的服下一粒便白日飞升的天元大丹,还没听说哪种丹丸可以让灵根复苏的呢。无奈巴娃子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任凭彩芝怎么劝也只是不信。

    巴娃子来到自家的门口,朝周围诸人拱手道谢,大家却依旧围在那里不肯散去,不少人都撺掇巴娃子赶紧将那小玉露丸给彩芝服了,若是真能恢复她的灵根,这段仙人点化的佳话就更加圆满了。

    巴娃子被众人说得心情激动,蹬蹬地上楼来,连云芝都顾不得搭理,拉着彩芝的手道:“我被仙人点化,得了这瓶小玉露丸,保证可以医好娘子的灵根。”

    彩芝听他说的云里雾里,忙问仙人在哪里?巴娃子嘴笨,东一句西一句地越说越糊涂,好在陈老瓜与一个身着万兽谷衣袍的年轻修士跟着他也上了楼。那万兽谷的修士自称姓殷,是负责花狸彩帖的执事,是受花狸峰廉贞主事兼老祖办主任的委托,特别过来慰问他们这对鸳鸯眷侣的。

    彩芝不知道老祖办是啥,却知道廉贞部主事的分量可是不轻,忙又张罗着倒茶。

    那殷执事拦下她,又让陈老瓜这个见证人,将之前四方街上发生的一幕绘声绘色地给大家叙述一遍,屋里的几个女人就全都傻了眼。

    彩芝忍不住伸手去摸巴娃子脸上的疤,独眼中满是泪水道:“我真的好开心,哪怕我的灵根不能复原,我家的巴娃子也是个开脉修士了呢!”

    巴娃子皱眉道:“娘子怎么净说晦气的?这瓶小玉露丸乃是仙人点化而来,怎会治不好娘子的伤?”

    云芝在边上冷眼旁观,心中又是羡慕有些嫉妒,终于忍不住道:“若我说,这小玉露丸还是别服了吧?不如换些灵石,你们俩从此也能过些清闲日子。”

    巴娃子瞪眼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家彩芝从小的愿望就是开脉修行,好容易有机会可以断续灵根,怎会用这药去换灵石?”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