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远在花狸峰的殷勤,怕是也想不到这一场的“演出”会有如此神奇的效果。X23US.COM更新最快小胖仙人点石成金般的渡化固然神奇,血脉低劣的“老”蛮子瞬间开脉更成荒原千古之绝唱。

    半年之后,按照殷勤的建议,由聚香斋出面,庞大尼暗中出资,在那白玉拱桥之前立了一个石碑,上写三个字“庞仙桥”,以纪念胖妞儿的教化功德。

    再以后这庞仙桥便成了仓山郡城的一处著名景观,也不知从哪里传出来一个说法,说是那石碑被仙人赐福,随便摸摸都可以带给人好运。于是乎,往来游人商旅贩卒全会慕名而来,非要亲手摸下那石碑才行。

    聚香斋在仓山郡城的这处饭庄也因此生意越发兴隆,其声势一举超过由郡王府开办的隆丰坊,坐稳了郡城第一饭庄之位。

    至于彩帖售卖,竟然在仓山郡城连着卖了三期,其行情之火爆远远超乎殷勤的预料。

    按照殷勤的计划,一期彩帖的成本是大概是一枚高级灵石,全部卖光毛利是百分之二百,也就是说一期彩帖就是三十万张。他估摸着仓山郡城人口虽然超过千万,但修士数量不到十万,一期彩帖能够卖出七成就算不错。

    他万万没想到,彩帖这种玩艺会对郡城民众产生如此巨大的吸引力,连巴娃子这等没开脉的蛮人都砸下了全部身家来博,那些比他家境丰厚的,就更是敢于出手。甚至他从前世抄来的那副多少买点,早晚得中的对联也在一夜之间成了家喻户晓的名对。

    第一期的三十万张彩帖,仅仅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全部售罄。这其中还发生了一桩轶事。第一期头彩的驻颜丹虽然早早开出,可筑基丹却一直没人能够开出来。到了月上中天的时候,彩台周围人山人海总数已经接近两万,达到了四方街所能容纳的最大密度。

    四方街的上空燃起几十个巨大的火球,将这片地带照得如同白昼一般。此时彩台上所有的二彩全被领走,三彩金髓丸只剩下不到十瓶,十个售卖彩帖的桌上,已经空了三个。有个行商模样的瘦小汉子上到彩台之后,并没有立即出手,而是在所有桌前转了一圈,然后大声宣布,要买下剩下所有的彩帖。

    此言一出,台下立即有人反应过来,台上所剩的彩帖总数肯定不足一瓶筑基丹的价钱,这人竟然钻了这个空子!不过更多的人只能望洋兴叹,囊中羞涩,这种空子即便想到,也没有实力去钻。

    花狸峰事先也没有规定不许别人包圆所有彩帖,只能清点所剩彩帖之数目,

    接下来,全场就看这人开彩,他一共买下五千多张彩帖,一个人一张一张地撕开,要耗费不少时间。可是让别人开彩又不放心,所以台下两万人就全都仰脖看他在台上撕彩帖。

    让大家预料不到的是,这人将所有的彩帖全都撕了,除了几个三彩和一堆四彩五彩,根本就没有一彩的影子。

    瘦小汉子脑袋上的汗可就下来了,这一场豪赌可是砸下了他全部的身家!他站在那里楞了片刻,忽然瞪着眼睛指着台上花狸峰的执事弟子们嘶声吼道:“花狸峰使诈!他们说好了有两个一彩,其实根本就只有一个!”

    他这一闹,台下那些看热闹的可就随之闹了起来。有些砸下不少灵石却没中什么的人,心中正不痛快,听这瘦小汉子一喊,也都随之哄闹起来。都说倘若花狸峰不能给大家一个交代,就要

    闹到郡王府请仓山郡王为大家主持公道。

    殷公丑作为此次彩帖售卖的总负责,此刻正在后面与聚香斋的管事清点兑换灵石,听到外面闹了起来,忙过来查看。

    一个弟子讲情况给他简短节说地讲了一遍,殷公丑不由皱起眉头问:“头彩确定已经混入最后几个彩盒了吗?”

    负责彩盒的执事肯定道:“是我亲手放入的,肯定不会出错。”

    “会不会是他刚才撕彩时漏过了头彩?”殷公丑吩咐上去几个弟子,帮忙讲那瘦小汉子购买的彩帖重新检查一遍,一边上台与众人解释,花狸峰乃是七大宗门之一,肯定不会因为一枚筑基而失信于天下。这件事肯定要给大家一个说法,同时也提醒众人检查一下手中的彩帖,是否有漏看头彩的情形。

    台下的许多人被他提醒,也都各自查看手中的彩帖。正闹腾着,四方街口处忽然一阵喧嚣,三个炼气期的修士竟然各自祭出法器,撕打起来。

    仓山郡城之内严格禁止修士使用法术,更何况使用法器斗法?!三人的法器刚刚亮出来,就被安置在四方街附近的法阵感应出来,一道闪般的光柱从天而降,三个人当场被轰击得浑身焦黑,躺在地上尖声惨嚎。

    只能怪这三人作死,四方街一代历来是龙蛇混杂之地,郡城在此处安装的禁制法阵本就比寻常地点更加强大密集。加上今天聚香斋与花狸峰在此处大卖彩帖,为防止发生骚乱意外,更是早早就为这些法阵充满了灵石。

    幸亏此种法阵是以让修士丧失抵抗能力为主,而不是为了要其性命,否则以这三人低微的修为,怕是要被轰得渣都不剩。

    几个郡城方面安排在此处护卫军卒立即围了过去,将地上翻滚抽搐的三人用兽筋索捆了。这三人已经只会哼唧,疼得说不出话,边上有看不少热闹的闲人七嘴八舌地学说这三人斗法的原因,好象是为了什么彩帖而起了争执。

    军卒又从其中一人身上搜出几张破烂彩帖,仔细查看不禁吓了一跳。其中一张被烧掉了半角的彩帖上,赫然写着一彩两个字!剩下一个字被烧成了黑灰,但一彩驻早就开出,烧掉的那字想必是个筑基的筑字。

    经过一番简单救治,这三位修士总算能够说出话来,一份仔细闻讯之下,大家总算搞清了此事的来龙去脉。

    这三人都是蛮荒散修,一位姓许,另二位都姓徐,是父子关系。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