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老瓜看了一眼身边的瓜娃子,那货嘴巴张着,连哈喇子都留下来都忘了擦了。

    不对,不对!世上只有经过漫长修行飞升天外的修士,哪有渡人救世的仙人?陈老瓜久居郡城,各种上仙见得多了,哪个不是看着道貌岸然,骨子里照样鸡鸣狗盗的货色?

    陈老瓜咽了口唾沫,捅了下巴娃子,强笑道:“你这家伙,手气忒好了!幸亏你灵石不多,否则岂不要将彩头全被你摸了去?”

    巴娃子如坠梦中,痴痴呆呆地道:“我哪有啥运气?都、都是小公子的手气好。”

    陈老瓜只做不信,揽着巴娃子的肩膀苦苦求道:“让老哥也撕张你的彩帖如何?老哥这辈子赌场去了多少回,从来就没赢过。你行行好,让我撕一张,说不定就此转运了呢。”

    巴娃子被陈老瓜缠得没辙,转脸朝小公子道:“要不给他撕一张?”

    小公子的胖手正要撕下一张,听巴娃子这么说便将那张彩帖丢给陈老瓜,冷冷道:“就你事多,心眼儿又不好!”

    陈老瓜双手接过彩帖,强笑道:“小公子真是冤枉我了,我就是想转转运气而已。”

    小公子哼了一声,扬起下巴。

    陈老瓜没来由地一阵心慌,哆嗦着撕开彩帖,上面还是那熟悉的三个字“未中彩”。他的脸色一垮,心中暗骂:真他娘的背,巴娃子买了这么多带彩头的,偏偏一张没中的被我给抽上了。

    不料那小公子见他神情沮丧,偏要火上浇油,嘿嘿冷笑着对巴娃子道:“你这叫遇人不淑,明明是张三彩的,被他给撕没了。”

    陈老瓜被小公子损的面色青一阵红一阵,喏喏半日,忽然红了脸大声道:“彩帖都是巴娃子买的,中的再多也是巴娃子的运气好,与你我撕彩的又有何干?你少在这里装神弄鬼的,我陈老瓜活了一把岁数,能被你个乳臭未干的娃娃给骗了?”

    陈老瓜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指着小公子的鼻尖道:“四彩五彩对巴娃子都没啥用,你若真有能耐,就给他撕个二彩的小玉露丸出来,我陈老瓜当众给你磕头赔罪”

    不料他的话音未落,一直很和气满脸笑呵呵的庞大公子,忽然抬起一脚将他踹得趴在地上,怒道:“你再这般冲他指划,信不信我卸了你这只膀子?”

    陈老瓜吃了一口土,这才想起自己只是个炼气一级的小角色。巴娃子也慌得噗通跪下,连声给仙师赔不是。引得周围人全都注目观看。

    小公子被大家盯上,顿时皱起眉头道:“好没意思!”随手撕了一张彩帖丢在地上道,“不就是个二彩吗,给你!”说完便扭脸朝庞大公子道,“胖子,咱们走吧,不跟他们玩了。”

    庞大公子接过小公子手中剩下未撕的彩帖,连同已经中了四彩五彩那些全都扔给巴娃子,一句话都不多说,过去背了小公子,上了白玉拱桥,转眼便消失在街巷的尽头。

    巴娃子心中百般滋味,慌慌张张地将地上的彩帖归拢起来,又拿起小公子最后撕开的一张,仔细一看,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差点晕倒当场,那彩帖上面赫然写着“二彩玉”三个字!

    陈老瓜从地上爬起来,见巴娃子神色有异,忙凑过来看。一瞥之下,如受雷击,他呆呆了一阵,便咚咚咚地朝着白玉拱桥的方向连连磕头,大声哭道:“小的实在是被猪油蒙了心肠,竟然以小人的猪心去揣度仙人的度化功德,真是,真是嗷嗷嗷”

    他们四周早就围上了不少闲人,有一直站在附近,知道其中来龙去脉的,便将刚刚所发生的奇事讲与旁人听。大家听了都是啧啧称奇,都说巴娃子好造化,竟然得仙人度化。

    巴娃子神情激动,一会儿看看那张中了二彩的彩帖,一会儿瞧瞧那一堆四彩五彩的彩帖,口中念念有词不知说些什么。他又将剩下几张未撕的彩帖一一扯开,果然全是“未中彩”的字样。

    巴娃子跪在地上,仰头冲着苍天,眼泪滚滚而下,恍然间只觉得一股庞然浩荡的清气从天而降,从天灵盖上直灌入体,刹那间巴娃子遍体清凉,心花开放,身体中响起一阵旁人无法听到的噼啪之声。

    同一时刻站在他身旁的众人都感觉一股淡淡的灵力从巴娃子的体内散溢出来,有那经验老道的修士不禁惊呼出声:“巴娃子竟然开脉了!”

    巴娃子已过中年,又是个血脉混杂的蛮人,从未服用过开脉丹,也没修学过任何的道法,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仙人点化,开了心窍儿,以致灵根萌芽,瞬间开脉。

    世人修学道法,全从气脉修命下手,此间荒原之上没有佛法传承,儒道两家对于心性之修学的路数多是循序渐进,滴水穿石的水磨功夫。以至于天下修士都以为,只有从气脉下手,才有开脉之可能。

    殊不知天下道法玄之又玄,从心性下手虽然听起来虚无缥缈,却也是一门途径。巴娃子误打误撞之下,竟然从此处入道,也是万中无一的机缘。

    四方街对面的聚香斋上,殷公子与庞大尼挤作一团,争着从楼上一处不起眼的小窗往外看。他俩饶了一大圈,又偷偷溜回聚香斋楼上,好奇中了二彩之后的巴娃子会高兴成啥样子。

    庞大尼可是在这上面砸了大笔灵石的,殷勤也对得起他,专门量身定做给她弄了一套可以本色出演的“剧本”。

    庞大尼这个特约赞助的费用着实不菲,光是编剧的费用,殷主任便收取了她一枚中级灵石。这还是友情价,殷主任的修为虽然不济,却是头顶青蛇总制造的光环,请他编个剧本价格自然不会太低。除此之外,庞大尼手里那些四彩五彩的彩帖也都是按照彩头价值一比十换的。这个价格比殷勤计算中的中奖比率高出不少,谁让胖妞儿人傻钱多,不宰她岂不是人神共愤?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