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仓山坊市,从天上俯瞰的话,是三条横街与两趟竖街交织而成,一条小河横穿其中,在坊市东北角处,小河转了个弯,将横街与竖街的交叉口处圈出了一个百丈见方的广场,这片地带就是大仓山坊市最为喧闹繁华之地,当地人称之为“四方街”。

    一座白玉石拱桥,跨在小河之上,拱桥的对面是座气派恢弘的四层楼阁,大门之上一块金边黑底的巨大匾额,上书“聚香斋”三字。

    今天一大清早,聚香斋便大门敞开,伙计们进进出出地忙碌着将木板梁柱之类的东西搬往拱桥对面的四方街上。到了中午时分,一个巨大的高台便在四方街的中央搭建起来。

    巴娃子是个蛮人,与大多数寄人篱下卖身为奴的蛮人相比,巴娃子算得上幸运的,他虽然是个孤儿出身,从小浪荡街头,但好歹有个自由身。他的血脉有点杂,具体混了哪些他也说不好。为此他还曾经请高人验过,验出了几样他都不满意,高人不愿与他纠缠,就敷衍他说,其血脉中有一丝林豹之血,从此以后巴娃子就以林豹血脉传承自居。

    他的蛮人姓氏早就不可考证,因为从小脸上便有道两寸长的伤疤,街坊四邻都喊他疤娃子,长大之后便改了巴姓。

    如今巴娃子已经年过不惑,在四方街一带做些小本生意,主要是从散修手中收些便宜的兽皮兽骨之类,回去加工成项链耳坠之类的小饰品来卖。

    巴娃子两年前娶了个独眼的婆娘,虽然瞎了一只眼,但据说是在一次宗门试炼中被妖禽啄瞎的。没错儿,巴娃子走了狗屎运,竟然娶到一个女修。虽然她曾经的修为不过是炼气七层,现如今灵根已经受损严重,再也使不出一丝灵力,并且还瞎了一只眼,被赶出宗门之后,走投无路才嫁了他,但不管怎么说,一个杂血的蛮人竟然娶了人族的女修,也是件光宗耀祖的事。

    若按照当年那位高人的测算,荒原上那些三眼乌鸦,灰毛秃鹫,三耳兔,五色鹿,水豪猪以及林豹都应该为他感到骄傲。

    自从娶了独眼婆娘之后,巴娃子原本懒散无聊的日子,忽然变得忙碌起来。每日里除了售卖些兽骨饰品之外,他还开始售卖各种低阶妖兽的肉干,骨髓丸,以及血粉。

    旁人都说他这房婆娘娶得亏,每日里起早贪黑都是为了婆娘忙,巴娃子却只是笑笑,别人说的没错,他拼了命地想多赚些钱,为的就是能买一瓶小玉露丸,据说独眼婆娘的伤只有用小玉露丸这种疗伤圣药来医才行。

    巴娃子算过,一瓶小玉露丸在仓山坊市上大概要一百二十枚低阶灵石左右,他每年拼了命地干,能攒下一枚低级灵石。他估计自己活不了那么大的岁数,受了伤的独眼婆娘也活不到那么大的岁数。不过十年之后,等他赚到十枚低阶灵石的时候,就可以租下四方街的一处铺面,那时每年的收入说不准能翻上一翻,有生之年或许真能买到一瓶小玉露丸。

    巴娃子还是与往常一样,早早就在四方街边上不起眼的一处角落里摆好了摊位,可惜今天的生意并不好。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全都被四方街中央,聚香斋搭起的丈二高的大木架台吸引过去了。

    不过巴娃子并不觉得沮丧,反而兴致勃勃地在一旁看热闹,他是在四方街长大的,记得他还是十几岁的时候,就曾经见过一次聚香斋在这里高搭架台。那次是当众宰杀一条妖王级别的妖兽——云牛鸟。这是一种牛头鸟身的妖兽,据说体内混有上古异兽青麟牛的血脉,进阶妖王之后,连山峰巨鹰也要惧它三分。

    那一次的宰杀云牛鸟可是轰动了整个郡城,整个四方街被围的水泄不通,连武老祖都亲自过来,上台观看。

    巴娃子边上有个卖破烂残卷的小摊,摊主叫陈老瓜,炼气一期的修为,不会画残卷,只从四处搜罗一些旧品的残卷来卖。他跟这儿摆一天也不见得能卖出一两本,主要为了打发时间,陈老瓜在四方街上有个祖产的小铺面,出租出去,倒也不愁吃喝。

    陈老瓜出摊儿晚,聚香斋的台架都快搭好了,他才打着哈欠,拖着一大包残卷过来。见到巴娃子,将包裹往边上一丢,直接坐到巴娃子的摊子上,问道:“你说聚香斋这是在做啥?”

    巴娃子自然是猜,要宰杀妖兽。陈老瓜却猜,聚香斋是要新出一部大幻影。两人争了几句,陈老瓜提议打赌一锭银,看看到底是啥。

    巴娃子从怀里摸出一张饼道,银锭我没有,最多与你赌张饼。

    陈老瓜就开始数落巴娃子不是娶婆娘,而是娶了个老娘,说他是七十二孝的大孝子。

    巴娃子也不着恼,只傻呵呵地乐。

    陈老瓜却是个爱赌的,他干脆摸出一锭银道,我用这银锭赌你十张饼,如何?

    巴娃子心道,若能赢他一锭银子哪怕饿十顿也值,便点头应了。

    两人刚刚商量好,那边聚香斋的台上就挂起了大红色的横幅,上写“花狸峰彩帖售卖处”。巴娃子认字不多,除了“花狸”二字能够猜出来,剩下就只认得“售卖”两字。他连猜带蒙地问道:“难道聚香斋这台子是给花狸峰搭的,他们要在此售卖灵兽?”

    陈老瓜是卖书的,识文断字是必须的,他笑巴娃子认得几个字就胡乱猜测,然后给他解释,这高台是花狸峰售卖彩帖的地方。

    不过彩帖到底是个啥玩意,两人谁都说不出来,巴娃子只好猜道:“花狸老祖是个女修,莫非是她要出嫁,这彩帖莫非是她的礼帖?”

    陈老瓜嘲笑道:“花狸峰再穷没不会售卖礼帖,此处虽是郡城,万兽谷的修士也有不少,当心你胡说八道被人听了去。”

    正说着,又见七八个身着灰袍的花狸峰仆役往台上抬了七八只大箱子,又在台上摆好桌椅,倒真有几分准备售卖东西的架势。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