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阿巧道:“郡城那边的情形也差不多,猪崽的价格也涨了一成左右。X23US.COM更新最快”她想了想补充道,“公丑二哥还特意提及,郡城那边的猪价虽然便宜一些,但货源颇杂,很难保证猪崽没有毛病。”

    “我二哥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练,心思愈发的缜密了。”殷勤眼中露出欣慰的神色,又问,“我让刘守道他们赶制的彩帖都运到了没有?”

    孙阿巧点头道:“野狼镇的前天就运到了,郡城那边距离远些,由刘家父子亲自押运,今天不到明天一早也就到了。”

    殷勤有些不放心地道:“那些彩帖你都检查过吗?真的能够防住透视窥探类的道法吗?”

    孙阿巧抿嘴儿道:“不但我试过了,还请七位姐姐全都试过,葫芦姐和蓝雀姐的道法最高,她们虽然可以强行突破彩帖上的符文防御,却也立即激活了自燃的符文,彩帖瞬间就烧成灰了。人家刘守道说了,他们祖辈儿就是画残卷的,若是连窥探类的道法都防不住,那残卷里的内容还不全被别人白白看了去?”

    殷勤哈哈笑道:“到是我多虑了。”此间世界,隔物视物的道法也有传承,却远不如殷勤想象中的那么强大,只需简单的一道符文就可以阻挡其视线。一般来说,用类似“透视”的道法看看凡人还行,想要看透修士的法袍,那时想都不要想。正是因为此类的道法太弱,并且易于防范,连市井之中凡人常去的赌场,花楼也都会请修士符师绘制符文阵法,阻隔此类道术。

    孙阿巧犹豫一下又道:“不过,蓝雀姐姐她们试过彩帖之后,都觉得十分新鲜,她们几个都说要买些彩帖,碰碰运气。还说......还说........”孙阿巧瞟了一眼殷勤,欲言又止。

    “还说什么了?”殷勤随手从桌上拿起一叠刘守道送来的彩帖样品。说是彩帖,其实比普通的请帖小了很多,只有手掌一半大小,到像是凡人常玩的斗纸牌中的纸牌。

    彩帖分为四种,分别写有福、禄、寿、喜的字样,在这四个字周围则绘有能动的图案,分别是扇动翅膀的蝙蝠,奔跑的雄鹿,转动的寿桃和闹枝的喜鹊。这是刘家秘传的动画技法,一般人仿制不来。

    彩帖的背面则是个夹层,扯开夹层外面糊着的白纸,能看到里面用蝇头小楷写的诸如“未中彩”,“中五彩”或者“中四彩”之类的短句。

    孙阿巧待殷勤检查过彩帖才继续道:“蓝雀姐姐她们说,彩帖必须要能中彩她们才会买呢。”

    殷勤哭笑不得道:“所谓买彩帖,拼的就是运气,连我都不敢保证能够中彩,她们凭啥要求必须中彩?”

    孙阿巧无可奈何地摸出一枚低阶灵石道:“她们一定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还给了我这枚灵石。”

    “她们七个人加在一起只买十张彩帖吗?”殷勤简直对这些女修的小气无语了。

    不料孙阿巧道:“是加上老祖一共买了十张,她们七人每人一张,老祖买了三张。”

    殷勤嘴角一阵抽搐,他这彩帖一枚金叶子一张,对于普通凡人来说的确可望而不可及,但对于修士来说,并不算多大的花费。去聚香斋吃顿饭,一枚金叶子也下不来啊。

    相比之下,殷勤的奖品却设立得相当诱人,头彩包括价值十枚中级灵石的筑基丹,二彩则是炼气散,小玉露丸等价值在一枚中级灵石左右的昂贵丹药,除此之外还有三彩,四彩和五彩。按照殷勤的设计,中奖率超过五成,奖金返还率在三成左右,算得上相当高的。

    合着花狸峰老祖,连带她座下七大女修,一共就凑了一枚低阶灵石出来,还恬不知耻地要求必须要中奖。殷勤做了几次深呼吸,老祖出手了,面子一定要给的,他肉疼地摸出兽皮袋子,点出十枚低阶灵石递给孙阿巧道:“回头把这些灵石给她们,就说中了灵石彩,让她们分分算了。”

    孙阿巧笑着收了灵石,这才拔脚去往寒潭那边去传朱丑妹等人准备明晚上山套猪。

    最近一段时间,殷勤带着朱丑妹等人跑了几个山头,最后的套猪计划也几经修改。按照他最初的计划,将猪套住就地咔嚓,至于承担繁衍任务的种猪,殷勤并不想从现在这些成年赤睛猪中选择。原因很简单,这些赤睛猪已经野惯了,能否圈养都是个未知数,与其费尽心机地投入大把气力驯化这些赤睛猪,不如从小猪圈养一批听话温顺的种猪出来。

    当他得知各地猪崽的价格近期大幅度提升的时候,便又改了主意,决定对成年体的母猪网开一面,先强行喂食安神散之后,将其圈养起来,若能乖乖听话专心生仔,就干脆将其充为种猪,也能省下几年的育种时间。至于公猪,手段要更加严厉一些,殷勤计划是将这些公猪聚在一起,选两只特别不服的,当众阉割了,然后将剩下的公猪关几天小黑屋,整治服帖之后,再看后效。

    出乎他预料的是,当他带着朱丑妹等人费了三五天的功夫,终于将灵兽园中的三十多头赤睛猪全都套住之后,七头大公猪被殷勤用小刀一比划,都不用真切,竟然全都乖乖听话,没有一头乍刺儿的。就连他们之前特别担心的那头即将进阶三级的公猪王,也只哼哼两声就乖乖进了小黑屋。

    倒是那二十多头母猪,看似温顺,可当它们看到公猪被牵走的时候,竟然发狂地挣扎起来。殷勤让朱丑妹与石葫芦连着阉了七八只闹得最凶的母猪,剩下十几头才算被他震慑住了。

    朱丑妹事后抹眼泪,颇为感概道:“女人就是这么可怜,真是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啊。”

    殷勤被她说得一阵恶寒,不料殷公寅忽然接了一句道:“你若被人绑了,我死也去救你。”

    朱丑妹马上扭着身子道:“不要,人家不要你死。”

    殷勤惊得眼珠差点掉出来,心道:这二人已经勾搭在一起了吗?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