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自打劫走了建筑演武堂所需的一批石料,便以督建灵兽园的名义在后山暂住了下来。众人只道他一心想扑在建设上,想早日将这八百猪圈养起来。

    唯有云裳在暖云阁中恨的牙根儿痒痒,那臭小子在外面惹了一堆麻烦,拍拍屁股躲到后山去了。她的暖云阁的门槛这两天都快被人踩平了!先是耿家,耿福山的婆娘带人来闹,说是老爷不能人道了,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耿家的人走了,吴家的又来,没想到吴廉那小兔崽子,年纪不大竟然娶了十七房的妾事,一个个全都哭的梨花带雨,气得云裳差点一袖子全给扫到寒潭中去。

    云裳先后派了蓝雀与狗丫儿去后山传了殷勤几次,那小子竟然能够先知先觉一般,全都提前跑到山上捆猪去了。

    云裳事后琢磨,说不定这小子还真有些未卜先知的能力。后来又听蓝雀等人回禀说,殷勤在后山的确干的卖命,白天赶工督造猪圈,晚上还要带着朱丑妹等人上山套猪,弄得浑身上下都跟赤睛猪一个气味的。据一直跟在殷勤身边的孙阿巧反应,殷主任这些日子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真想回寒潭好好洗个澡啊!”

    云裳本有洁癖,被她俩学说的身上冷飕飕的,彻底打消了招殷勤过来的念头,而且特意嘱咐座下七大女修,这些日一定要盯紧了,倘若殷勤回来,没有验过气味,绝不许他靠近寒潭。

    只是云裳气归气,暗地里也为殷勤捏了一把汗。这阉猪去势之法,肯定会引起宗门之内不少非议之声,这些还是小事。她担心的是赤睛猪经过阉割之后,其肉食产量与效用是否还能保持原样?万一赤睛猪去势之后,导致兽肉的品质大跌,卖不出价去,又该怎么收场?

    而且,即便殷勤能够保持兽肉的品质,万一外面那些购买的人听说此肉是去势妖兽所产,会不会因此心生疑虑,不敢购买?

    更让她担心的是,赤睛猪毕竟是血脉强横的妖兽,并非家猪可比,将几百头赤睛猪圈养在一起,到底可行不可行?

    云裳越想越觉得殷勤此举太过贪功冒进了,想来想去,她还是让蓝雀给殷勤传话,除了将上面种种担心直言相告,还特地嘱咐他,一是要当心小人从中破坏,二是倘若灵石不凑手,云裳还有一些曾经用过的法器甚至首饰之类可以用来变卖。

    蓝雀带回来一枚经过加密的玉简,云裳看罢不禁又气又笑。对于第一条的忠告,殷勤回复了一句话:“一起坏胚子都是纸老虎!”,对于她第二条的忠告,殷勤的回复是:“老祖的嫁妆,弟子不敢擅用。”

    你小子就是花狸峰最大的坏胚子!连师尊都敢调戏了!云裳俏脸微红地将玉简之内的东西抹掉,对蓝雀道,“阿蛮昨儿碎了我的无尘镜,把她送到后山与殷勤作伴去。”

    蓝雀领命去了,不过片刻的功夫又面色古怪地回来禀报道:“小蛮尊一早硬赖着肥满,被她带去后山看茶树去了。”

    云裳哼了一声道:“赶明儿在后山给她也垒个窝,就窝在那里别回来了!”

    分割线

    “殷勤,你的皮肤好光滑哟。”阿蛮趴在殷勤的肩头,用小爪拨动他的耳垂儿,“比花云裳的脚丫子还滑。”

    殷勤不爱听,将她扒拉下去道:“我这叫玉润脱胎好吧?天底下最白,最嫩,最滑的肌肤。”

    阿蛮啾了一声,声音里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味道:“那你可惨了,花云裳最讨厌小白脸儿了。当初燕自然也是个小白脸,怕招她不待见,服了一种什么丹,把自己弄成个半大老头子的模样。”

    “真的?”殷勤后背一阵凉飕飕。

    “骗你干嘛?不信去问蓝雀她们。”阿蛮又跳回他的肩头,继续用小爪拍他的耳垂儿,啾啾叫道,“不过我喜欢光光滑滑的东西。”

    殷勤顾不得理她,手指一抖,桌上出现一本手写的经卷,他急急忙忙地翻看起来。这是昨天才从铁翎峰传来的一套经卷,是他用了一套符谱从长孙烈那里换来的一套激发血脉的道法,名为鳞皮术。

    顾名思义,这套功法的作用就是通过激发血脉之力,使皮肤鳞片化,从而达到坚硬皮肤,抵抗打击的作用。不过殷勤对功法的防御作用并不看重,他关心的是如何使皮肤鳞片化。他本身的玄龟血脉一旦激发,是可以将体表甲片化的。

    问题是甲片的面积太大,一旦激发看着太过明显。殷勤希望长孙烈能够帮他找一套,既能激发鳞片或者甲片护身,又尽可能让这些鳞甲不太明显的道法。朱丑妹传他的换肤术,虽然也能用,可一旦激发就跟皮肤病人似的,连他自己都觉得别扭。殷勤想来想去,觉得从血脉上下功夫,或许能找到可用的道法。

    而鳞皮术的好处是可以将鳞片极度细化,如果控制得当,不强调防御功能的话,可以通过轻度激发血脉,达到使皮肤粗糙化的效果。

    殷勤在血脉上的修为比灵根高出一个大境界,相对修炼血脉类的功法更是得心应手,他嫌阿蛮在他身上摸摸索索地好生讨厌,便唤来秋香,让她带着阿蛮去外面勘地。美其名曰是为了给阿蛮弄一片果园,专门种植鱼腥果。

    支走了阿蛮,殷勤在屋中习练一阵,觉得颇有些心得,他微微调动血脉之力,将皮肤粗化,又喊孙阿巧进屋摸脸。

    孙阿巧胸中小鹿乱撞地摸了摸主任的脸颊,连连点头道:“主任,差不多了,和秋香的手掌差不多粗糙了。”

    殷勤喜道:“这回看起来比换肤术自然多了。”

    孙阿巧抿嘴儿道:“别人做梦都想生个玉润脱胎的肌肤来,您可倒好,天天琢磨着把皮弄糙了。”..

    殷勤拍拍自己的脸颊,随口把燕自然服用丹药强迫变老的事情告诉孙阿巧,叹道:“咱们做弟子的,不能让老祖开心也还罢了,总不能让老祖看着堵心吧?”

    “这话是谁告诉您的?”孙阿巧奇道:“我在宗门二十多年了,燕自然从年轻到中年的样子我都见过啊?他只是没有用过驻颜丹之类的丹药而已。我虽然无缘侍奉老祖,却也从来没听说过老祖有这种怪癖。主任也不想想,当初您刚上花狸峰时,也是个小白脸呢,老祖对你可有半点不好吗?”

    殷勤脸色一垮,心中升起哭笑不得的感觉:没想到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阿蛮那小东西血脉晋级之后,竟然学会编瞎话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