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原以为范猴子见多识广,搞了半天殷公寅才是真人不露相的切卵狂魔。不过殷公寅对于如何阉母猪也是没有经验,几个人凑在一起研究了半天,最后还是殷勤提议,让孙阿巧去找几个经验丰富的庖刀手。

    这帮人的本职工作就是宰杀肢解妖兽,对各种脏器的位置都是了如指掌。孙阿巧担心疱刀手多是禄存部下面的人,以老祖办与禄存部当前这个关系,怕是不好找人。

    殷勤笑道:“耿云不可能将禄存经营成铁板一块,你只管去寻那些在他手下做得不顺心的,私底下塞几块灵石,保准能把人找来。”

    孙阿巧领命去了,蓝雀她们出来半日不但看到了阉猪还见识了阉人,一个个都是食欲不振后悔干嘛来看这种热闹,借着这个机会也都散了。

    剩下一群巨门部的执事,走又不敢走,留下又觉得那个白静瘦子看过来的眼神总是让人心惊肉跳的。那个山羊胡子最终壮起胆子过来请示,可不可以让他们先行告退?

    殷勤原以为这山羊胡子也是耿家的人,仔细一问才知道这人竟然姓风叫风不二,是巨门部吴主事老婆的内侄子,论辈份应该喊吴石庸一声姑爷爷。在花狸峰待的这些日子,殷勤已经大致摸清了各部长老的根脚,知道吴石庸的岳父泰山是风白鹤,这个风不二就是风白鹤孙子辈儿的人物。..

    风白鹤身为金丹中期的老祖,年纪已经五百余岁,这风不二只是个筑基初期的修为,估计也是在家不太受宠的,才被打发到花狸峰来。

    殷勤试探过他的根脚,心道闲着也是闲着,便随口让他汇报一下,巨门部的几处工程的进度。

    风不二此刻对殷勤的态度比姑爷爷还要巴结,凑上前来,将巨门部在各处正在兴修的几处,一五一十地汇报开来。

    眼下巨门部着重兴建的工程有三处,一是新收弟子的住处,这是云裳亲自过问的,不敢含糊,经过这两月的赶进度,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当然所谓的差不多只是外表光鲜弄得差不多了,屋里面的细活儿,慢慢抠的话,不知还要多久。

    说起来,这还要托殷勤的福,是殷勤当初在云裳面前建议,鉴于花狸峰的灵气充裕,大可不必建那种独门独院的屋宅。他按照宿舍楼的规格,提出了一个楼房的概念,后经巨门部的工匠研究,最后搞出了一个三层的大楼,专门用作新收外门弟子的住处。

    这样一来,无论是材料土石全都省了不少,还腾出大片的土地将来可以腾做他用。至于外门弟子在楼房里住得习惯不习惯,反正主意是殷主任出的,板子是老祖拍的,怪不到巨门部的头上。

    剩下两处工程,一是山脚下的花狸峰驿站,目前土地尚未平整完毕,说是重中之重的工程,实际上已经处于停滞的状态好久了。

    还有一处就是这演武堂的校场。说句实在的,演武堂相比其他地方,要好弄得多。无非是平整土地与搭建看台两样而已,不过眼下土地已经平整出来,看台的地方还是一片荒草,不见动静。

    殷勤越听眉头皱得越紧,抬手打断风不二道:“这几处的建筑,老祖亲自过问都不止一次,怎会一拖再拖?”

    风不二牢骚满腹道:“不是我们拖着不干,也要禄存那边进料才行,我们吴长老这些日子往禄存那边跑了不知多少趟。”

    “那边不是刚进的石料么?”殷勤指着不远处,这帮货刚刚运来的一批石料问道:“你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当我好糊弄的么?”

    风不二脚下一软差点儿跪下,慌忙解释道:“殷、殷主任,我哪敢糊弄您啊?实话不瞒您,那批石料是吴石庸用耿福山那个料库的位子换来的,还没办入库手续呢,就搞成这样!......唉!......回头耿家闹将起来,怕是要原封不动地拉回去了。”

    殷勤心头大喜,这可是正瞌睡呢,就有人送个枕头来!他正犯愁要在灵兽园里垒个大猪圈需要不少石料,眼前这批正好合用。他笑嘻嘻地将风不二扯到近前,低声道:“你也别为这批石料发愁了,我这里有个皆大欢喜的办法,我那后山正好需要一批石料,等下就劳烦风老弟,将这批石料转运到后山可好?”

    风不二被殷勤揪住,胯下便觉得阵阵发凉,哪里敢说不好?他苦着脸道:“既然殷主任需要这批石料,给您转运到后山自然没有问题,可、可是您这法子,只有您欢喜了,让我如何交差?”

    “风老弟只是一个普通执事,又不是料库的主管,为何需要你来交差?”殷勤一边故作惊奇地反问,一边将一袋灵石悄悄塞了过去,“再说了,这些石料运到后山也是支援山门建设,又不是被你我贪墨私用了。便是老祖问起,你也只管往我身上推就好。”

    风不二其实与殷勤也是一般的想法,没想到诉苦哭惨竟然得了一袋灵石,他颠下份量,大概是七八块低级灵石的样子。他马上拍着胸脯道:“主任这话说的就太见外了,就像您说的,都是支援山门建设,石料用在哪里不是用?既然后山急需,那就应该先紧着后山用,便是老祖责问下来,也是你我一起承担。”

    两人虚情假意地客套一番,风不二带着那些巨门修士将石料往后山运走了。这货早想明白了,这批石料留在手里就是祸害,早早运到后山,让耿家与那蛮子斗个你死我活才好,倒时候姨丈这边正好坐收渔利。

    孙阿巧带着一个红脸胖修匆匆回来的时候,正看到风不二与吆喝着一群弟子搬运石料,又见殷勤笑嘻嘻地在一边拢手看着,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殷勤看着她身边的红脸胖修,觉得有点眼熟,忙招手让她二人赶紧过去。经孙阿巧一番引荐才是知道,敢情这位是专司老祖膳食的一个厨子,姓段名宽。用孙阿巧的话说,段宽是从疱刀手中精挑细选出来,专门给老祖宰杀妖兽的。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