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说什么了?”殷勤面色阴沉下来,巨门的吴石庸他也打过一些交道,给他的印象是稍微奸滑了点,不太敢任事的样子。没想到他手下这班执事弟子,竟然如此不开眼?老祖办的名头在铁翎峰没人搭理也就算了,若是在花狸峰都不管用,殷勤这个老祖办的主任不如与地上那些猪一般让人阉了算了。

    孙阿巧见殷勤面色不豫,不敢隐瞒,小声道:“他们说,殷主任一个大男人服侍老祖毕竟不方便,咱们这是先拿阉猪练手,等练好之后,就可以将您阉成个太监,这样才好服侍老祖。”

    “他们倒还真是替我着想呢。”殷勤嘿嘿冷笑道,“朱丑妹,你与我一同过去。”

    朱丑妹正被殷公寅一刀两蛋的利落手法惊得不知说啥,听见殷勤唤她,忙跟过来,她虽没留意殷勤与孙阿巧之前的对话,但看殷勤的这个架势,多半不是去与那帮人聊天的。朱丑妹不动声色地将手插在腰间的兽皮袋里,那里裹着她以前惯用的板斧,前几天竟然被殷勤从青帝庙那边索要了回来。

    不但板斧物归原主,连同她被青帝庙搜走的水蝗蛛丝,以及水晶小剑全被殷勤以花狸峰的旗号索要了回来。不过价值最高的一个乾坤戒以及号称能烧万物的蚀火幽明却是不知所踪了,这两样东西根本就没有入青帝庙的库册,也不知是在那道手续上被人贪墨了。

    没有了乾坤戒,朱丑妹的大斧就只能在腰间别着,好在这斧子也是个中级的法器,本身也有缩放的功能,可以缩小成巴掌大小,行动起来倒也不算碍事。

    孙阿巧与朱丑妹一左一右地跟着殷勤,直奔校场外面的那群修士而去。蓝雀等人也都不看热闹了,缓缓地随着殷勤三人从后面靠了过去。

    那些旁观的人,见殷勤气势汹汹来意不善,稍微有些骚动,一个青衫修士转回身说了几句,那些人便都安静下来。

    “那个穿青衫的是什么人?”殷勤看出此人是这群人的头儿,低声问孙阿巧道。

    “他叫耿福山,修为在筑基二级,前几日才做了巨门部料库的执事。”孙阿巧自从进了老祖办,修为长进不多,却按照殷勤的吩咐将花狸峰的人头摸的极熟。见殷勤面带疑惑,她又补充道:“他是耿家西院的人,论辈份应该喊禄存部的耿长老三爷,两月前下落不明的耿六一是他的亲生儿子。”

    原来是耿六一的爹,难怪!殷勤恍然,这便解释得通了。他自忖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经营,在花狸峰上还是有些威慑之力的,一般般的内门弟子至少不敢当面与他过不去。

    不过耿六一当初是被朱丑妹杀了,虽然经过令狐若虚以牵魂之术使其人间蒸发,但此事只要与燕自然两相对照,不难推断出耿六一多半已经命丧在殷家兄弟的手上。

    耿福山一双三角眼死死地盯着殷勤,他身边一个留着山羊胡的小个子修士忽然凑在他耳边嘀咕两句。下一刻,耿福山就将目光转向了殷勤身侧的朱丑妹身上,其凶狠阴森之恨意竟然比对殷勤还要多出几分。..

    殷勤也不奇怪,朱丑妹与殷家兄弟一起上山,耿家自然能够想明白,以殷家兄弟的修为杀不了耿六一,真正的凶手八成就是这个红蜘蛛。

    朱丑妹感觉的耿福山目光中的杀机,她却不是吓大的,一个白眼儿直接翻过去道:“这位师兄,人家可是名花有主的人了,你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看,是啥意思?”

    耿福山双目微赤,正要接话,殷勤已经粗声喝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让你们赶紧散了,听没听到?”

    “这位想必就是老祖办的殷主任吧?恕我等公务在身,不敢从命。”耿福山收拾起滔天的恨意,摆出公事公办的架势,朝殷勤拱手道。

    耿福山听殷勤说话声音虽大,言辞上却没什么力度,心中暗忖:前几日听后山的修士说,这小子在那边夸下海口,说是要养八百头赤睛猪。此刻他带了一群人跑到这偏僻之地偷偷摸摸地阉猪,多半就是为了日后给赤睛猪去势做准备。哼,万兽谷禁用去势之法已经几千年了,这小子被猪油蒙了心,敢将这等阴损道法用在灵兽身上,想必也是心虚着呢。倒不妨趁着这机会,闹将起来,最好能闹到老祖那里去!

    “你是何人?”殷勤板着面孔,朝耿福山径直而去,“你既然认得我,就该知道花狸峰上,老祖的事就是最大的公务,你还敢跟我谈公务?”

    果然是个色厉内荏的货色!耿福山心中冷笑,不卑不亢道:“殷主任口口声声以老祖之事为最大的公务,我倒要请教,难道是老祖让你们给猪去势来着?”

    这耿福山在耿家素以能言善辩为能,他周围一群修士见殷勤被他问得一时语滞,不由得一阵哄笑。有人旧话重提阴阳怪气道:“老祖怎会下令给公猪去势?八成是老祖命殷主任自行去势,他怕疼才偷偷跑到此地演练来着,哈哈......呃.......”

    那个说怪话的修士,刚哈了两下,殷勤骂了声娘,便抡拳冲了过去。那人嘴巴虽损,却只是个炼气期的弟子,待他反应过来,已经被殷勤一把捏住了脖子,翻起了白眼,紧接着噗噗两声,便被殷勤两级老拳砸了个满脸开花。

    “殷主任,还请自重!”耿福山等的就是殷勤受不了讥讽而抢先出手,宗门禁律,弟子之间凡有争斗,先出手者重罚。他特意对暴怒的殷勤不加阻拦,甚至用身体挡住了旁边一个想要出手的同伴,为的就是后发制人。

    耿福山人随声至,手上作出拉架的姿势,下面一记撩阴腿却毫无预兆地朝殷勤踢了出去。他自持筑基初期的修为,趁着殷勤冲入己方人群,脱离了朱丑妹的保护,正好是将他一举拿下的良机。只要制住了殷勤,再将那被他砸成满脸花的修士和那满地的阉猪送到暖云阁边,怕是老祖也要被这蛮荒贱种丢进了脸面!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