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丑妹眼尖,看着殷勤手中还拿了两把小刀,心中更是奇怪:这么小的刀子也就是宰只鸡还算堪用,用来杀猪,哪怕是杀家养猪也还是太小了。与其用刀,不如一掌将猪拍死来的方便。

    殷勤指挥着众人将猪全都挪动到角落里,腾出院里两三丈的一片场子,又问孙阿巧,石葫芦怎么还没有来?

    孙阿巧道:“我刚刚去叫过葫芦姐了,她说这就过来。”

    她的话音未落,院门处一阵叽叽喳喳,不但石葫芦来了,除了在后山看茶树的瓜皮,在暖云阁当值的莺儿以及看着阿蛮睡觉的肥满,剩下的暖云阁女修全都来了。

    狗丫儿看到殷勤的癞斑脸儿,眉头皱了皱抗议道:“殷主任不要成天把自己弄着这幅样子好不好?你自己不觉得,旁人看着可恶心了。”

    殷勤对她也没好气儿:“觉得恶心就不要看。”

    “稀罕!”狗丫儿冷哼一声,旋即被满院子的家猪吸引了注意力,奇道:“我以为诸主任急急渴渴把葫芦师妹唤来是要去后山套猪呢,难道是让她帮你套这些家猪吗?”

    殷勤不理她,朝朱丑妹与石葫芦招招手,让她二人过去,说是要与她们单独交代。

    狗丫儿、蓝雀几个也都好奇地凑过去听,不过只听了片刻就都面色通红地躲开了。

    孙阿巧实在好奇,又不敢偷听,只好向与她最为亲近的鸭蛋打听,她们到底听到了什么,面色变得如此诡异。

    鸭蛋小声道:“你家殷主任真是缺德,他正与葫芦师姐和朱丑妹研究如何下刀将猪去势呢。”

    “去什么势?”孙阿巧不解道。

    “禁宫里的太监你总知道吧?殷主任也要把这些猪的那个切了。”鸭蛋臊得声音小如蚊子哼哼。作为筑基修士,她已经开始阅读驯养灵兽方面的经卷,其中就有讨论给妖兽去势的内容。只不过万兽谷向来以天下驯养灵兽正宗而自居,去势之法对于灵兽来说太过凶残,属于人为改变其习性的一种手段,早就被万兽谷的修士所摒弃,认为这是一种有违天和的做法。

    而且受修士们的影响,即便是凡人圈养的猪狗家畜,也都不会给它们去势,天下间唯一被去势的也就是武朝禁宫之内的那些太监了。

    啊?!孙阿巧发出奇怪的声音,旋即捂住了嘴巴,她实在想不明白殷主任为何要切一批太监猪出来。她更想不明白,去势的话只要公猪就够了,弄这些母猪来做什么?

    朱丑妹与石葫芦一边听着殷勤给她们布置应该切掉公猪的哪处东西,一边也在心中疑惑,那些母猪是用来做什么的?

    她们两人,一个是蛮荒猎人,另一个是修道狂人,对于去势这种事,心中虽然觉得隔应,却也不像狗丫儿、蓝雀她们那般,一定要做出那种羞答答的小女子之态。说句实在话,大家都是修行人,自己的肉身都不过是个皮囊而已,一头猪的那东西,切了也就切了。

    殷勤没功夫搭理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他很认真地给她们解释他的设想,那就是要给灵兽园所驯养的那些赤睛猪去势!

    不过这活儿谁都没有经验,只有先从家猪开始练手。所谓的家猪也是从蛮荒中的野猪驯化而来的,赤睛猪虽然属于野猪中觉醒了血脉力量的一种,但其身体构造与野猪以及家猪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殷勤琢磨着,能将家猪切熟练了,上山之后切赤睛猪也就差不多了。

    给家猪去势一法在殷勤前世的地球却是自古即有的一种传承。许多人以为去势只对公猪,其实不然,自古家中养猪者,除了作为种猪的公猪或者母猪之外,一律都要去势。也就是俗称的阉割。而对于母猪的阉割,要比公猪难一些,是要切掉母猪的卵巢。

    这么做的好处有三点,一是去势的猪比没去势猪更容易长膘,二是经过去势的猪除了吃睡就没啥别的欲望了,像秋香等人一直担心的公猪争夺地盘的情形,只要经过去势,也就基本不会发生了。第三点就是去势的猪,口味上要好于未经去势的猪,尤其是公猪,倘若没有去势,宰杀之后其肉味会有一种臊臭之气。

    鉴于上面三点,殷勤改造灵兽园的第一步就是要给赤睛猪去势。只有这样做了,他才能把那些占山为王的赤睛猪们圈到一起,集中饲养,也只有这样,他才能保证这些猪不会为了争夺繁衍的权利而相互厮杀。

    他也知道万兽谷自古便反对给妖兽去势,但不知什么原因,这一条并未写入任何的禁律之中。或许是人们对这种事多少有点羞于启齿,或者不屑谈及,反正殷勤是铁了心要钻这个空子。

    不过一般给猪去势都是在猪崽儿的时候就下刀,像这种已经成年的大猪被切了之后会有怎样的效果,殷勤也没有特别的把握。他考虑到过去有些宦官也是成人之后才净身的,从这一点上猜测的话,给成年体的赤睛猪去势,也应该可行才对。

    无论如何,事情总要做过才知道是否真的可行。

    当然这种事,殷勤肯定不会亲自动手,他指挥着石葫芦将那头挣扎着的大公猪制住,然后将小刀递给朱丑妹道:“你来!”

    朱丑妹也是一脸蒙登,接过小刀往猪下面比划半天,然后一刀下去。大公猪发出一阵尖声嘶嚎,带动得一院子猪全都跟着嘶溜溜地叫。

    大公猪的下面好一阵鲜血喷溅,殷勤早有先见之明,远远躲开,朱丑妹也是经验丰富,早就运功护身,唯有按猪腿的石葫芦运功晚了一点,裤脚沾了一些猪血。她心中虽然腻歪,却也只能将猪死死压住,大公猪在她脚下挣扎一阵,身子渐渐僵硬,最后抽搐两下不再动弹了。

    “死了?!”殷勤走上前去,踢了那猪一脚,果然死得透透的了。他瞄了一眼猪身下面的刀口,对朱丑妹道,“你这一刀划得忒狠,连后腿上的大脉都被你切断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