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建立老祖办没有几天,就夺了狗丫儿的宅院。这让不少人着实紧张了一阵,直到后来又传出消息说,那处宅院并非被殷勤征用,而是老祖办临时从狗丫儿那里租用的,而且租金并不便宜。

    再后来殷勤被云裳打发到铁翎峰“取经”,大家就都松了一口气,心道:那蛮荒贱种是个靠嘴皮子发家的,铁翎峰之行肯定讨不了好,等他在铁翎峰碰了钉子,老祖定会将他踢得远远的。

    没料到,殷勤不但搞到几千卷正宗经卷,还弄了个《花狸炼气诀》出来,更有人放出风来,说这七十二卷《花狸炼气诀》还是只《花狸峰道法入门》的一部分,等到七十二卷出完整了。殷勤还陆续推出符咒、炼器、炼丹、驯兽等各种入门诀传。

    一时间殷勤在花狸峰的风头无人能及,特别是在那些新收的弟子当中,殷勤二字更是盖过了各大长老,许多刚到的奉师弟子,甚至只知道花狸老祖与殷勤两人,根本不知其他各部长老是哪个。

    这回那些在寒潭之畔置有宅院的人就开始慌了。独门独院的内门弟子开始互相串联,共同推举燕自然为话事人,与耿、吴、许、宋几家一起商议结成攻守同盟。大家一致同意,倘若殷勤真要征地,那就干脆在花狸峰上闹将起来,倒时怕是连花狸老祖也不好收拾!

    这些人若是齐心协力与云裳唱反调的话,其后果与之前那些新收弟子的哄闹,可是有着天壤之别的。说白了,花狸峰能够正常运营,全在这些人的执掌之下,没有了这些山门中坚的支持,花狸峰连一天都经营不下去。

    攻守同盟达成之后,燕自然曾经亲自去到暖云阁拜见师尊,据他带回来的消息说。云裳对于殷勤关于寒潭周边的拆改计划定下了一个基调,四个字——“自愿搬迁”。殷勤和他的老祖办不能用强,将大家赶走。

    大家得了这四个字,总算放下心来,傻子才会自愿搬迁呢,有了老祖的支持,大可以在此住到天荒地老了!

    不过,象吴石庸这般老谋深算的家伙,也不敢全信云裳所说。老祖的心思,大家也都是心知肚明,这片寒潭周边之地,当初就是他们几个联合起来硬从云裳手中挖走的。老祖许他们自愿,这背后其实是老祖的不情愿,未来这片地界的所有权还很难说。当然大家只要把持住一点,那就是坚决不能让殷勤那小子的翅膀长硬了,只要老祖手下没有得力的人,这片地界的归属,才能由他们这些长老说了算。

    问题是,耿家忽然提出用七处宅院,谋取巨门的一个管料的执事之位,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是耿家得了什么风声,准备抽手?抑或是耿家想要通过此举,将大家捆绑得更加紧密?吴石庸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风夫人见他沉吟不语,有些不耐烦道:“你这人就是胆子太小,遇事总是瞻前顾后,犹豫不决。我已经替你问过我爹了,你要不要听听他的建议?”

    吴石庸喜道:“泰山大人怎么说?”

    风夫人学着风白鹤的口气道:“这等好事有什么可考虑的?先换了再说。宅院不是铁打的营盘,那库料执事的位子也不过是流水的兵。”

    吴石庸一拍大腿道:“对啊!我怎没想到这一层?若老祖真的翻脸不认账,将寒潭之地收回,我也可以翻脸不认人,将耿家的位子收回。”

    “你就不怕耿家背后的墨鳞老祖了?”风夫人斜他一眼问道。

    “有啥可怕的,我家背后还有白头老祖呢!”吴石庸哈哈大笑,揽过夫人的腰肢就要凑嘴上去。

    风夫人轻扇了他一掌道:“德行!嘴巴拱的像头猪。”

    分割线

    “猪来了!主任,猪来了!主任,猪......哎呦。”孙阿巧指挥着岳麒麟和殷家兄弟两人,各背着一头膘满头肥的大白猪往后院走,不小心脚下拌了一下,将主任喊成了猪。

    殷勤在屋中听得眼皮子直跳,做了几个深呼吸这才长身而起,抄起桌上的几把小刀,推门出去。

    朱丑妹听到院子里的动静,也出来看,见殷公寅背着一头大猪,走得颇为费力,忙冲过去接下来道:“相公,早喊人家出来帮忙多好?”..

    殷公寅怼她一句道:“外面的车上还有百十头猪,你全抬进来就好。”

    朱丑妹大嘴一撅,正要说话,殷勤已经出来张罗着让大家将三头大白猪放在院子中央,正乱着,逸青云和范猴子一人抱着两只猪崽儿也跟着进来了。

    朱丑妹本想借着机会与殷公寅撒个娇啥的,却被满院子的嗷嗷猪脚盖过了声音。

    殷勤那晚回来就嘱咐孙阿巧马上从野狼镇进百十头家猪进来,还专门写了个条子,成年公猪最少三十头,成年母猪四十头,猪崽儿公母各三十头。

    孙阿巧得了主任加急的指令,直接去暖香阁讨了老祖专用的千里传音符,给花狸峰在野狼镇的几个采办发了过去。

    野狼镇现驻的几个采办也是最近才领了令狐若虚的命令刚刚过去准备弄联络站的。接了老祖加急的调令,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调一百多头猪进山。

    大家虽然觉得这调令有些莫名奇妙,还是各自分头采买,可巧禄存那边进了一批灵果,也是需要加急运到的鲜蔬货物,便被他们打着老祖急需用猪的旗号,硬生生将这百十头猪加在加急的货物中一起运了过来。

    大家都是开脉的修士,早就不吃凡人家养的猪羊肉食。见殷勤一下子进了这么多猪,全都好奇地聚在院中,不知他要做些什么。

    孙阿巧与朱丑妹那天随殷勤去过后山,听他说过要上山套猪,心中不禁琢磨:主任进了这么头猪进来,莫非是要演练套猪的技术?问题是家猪与山上的赤睛猪哪能相提并论?一百头家猪放在一起,也不见得能敌过一头两三年的赤睛猪的母猪,拿它们演练似乎没有多少实战的意义。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