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阿巧常与秋香说话,听她说过摸蛋的糗事,见胡老七与叶三奇被殷勤挤兑得没辙,挽起衣袖就要去摸蛋,忙凑到殷勤耳边小声嘀咕几句。

    殷勤听到摸蛋之后,竟然会沾上一身奇臭的鸟屎,忙将两人喊住,改口道,先去灵兽园看过赤睛猪,掏蛋的事等最后再说。

    胡老七与叶三奇憋了一肚子气,也只能重整好衣衫,陪着殷勤去往灵兽园。这次叶三奇不敢再落后了,万一这位殷主事心血来潮让他去摸惊悸鸟的鸟蛋,可就要人命了。

    灵兽园是七峰相缀,连接成方圆近百里的一片地带,主要驯养的灵兽只有一种,就是赤睛猪。诺大的区域,不可能只有赤睛猪一种妖兽,一些小型妖兽也散养其中。秋香是灵兽园的主力之一,她的精力主要放在饲养赤睛猪上面,其他小型的妖兽,则由另有弟子专门照顾。

    说到赤睛猪,秋香便来了精神,先将七座山峰之上,各占一座山头的七头大公猪念叨一遍,都是血脉到达二级的成年体。

    除了这七大公猪,灵兽园之内还养有二十多头母猪,分别被这七大公猪所霸着。不过数目并不平均,其中有只公猪血脉已经接近进阶的边缘,实力在七猪之中最强,仅一猪便独霸了十几头母猪。

    剩下几头公猪之中,最弱小的一只则只有一头老迈母猪相随,而且据说此猪还是生养这头公猪的母猪。

    秋香是个大咧咧的性子,讲这些事情是也不觉得有啥尴尬,孙阿巧在后面听了,却是脸蛋儿发热,在心中暗自发誓,以后再也不吃这种乱七八糟的妖兽的肉干。

    殷勤听说最强的一头赤睛猪竟然血脉接近三级,问秋香道:“你不过是个炼气期的修士,就不怕被那三级的赤睛猪一头撞死?”

    秋香咧嘴道:“俺哪敢去喂那头大猪?莫说俺,就是叶执事也不会轻易凑近它。再说那七头大猪根本也不用照看,咱们只需看好那些没食吃的母猪和猪崽儿就行。”

    殷勤又问:“每年出售的赤睛猪是公猪还是母猪?”

    秋香道:“自然是母猪,公猪比较稀罕,舍不得卖。”

    殷勤奇道:“难道赤睛猪下的崽儿都是母猪,公猪崽儿的数量很少吗?”

    “那到不是,主要是许多公猪崽儿一落地就被大公猪咬死了。”秋香说话时不经意地瞟了一眼叶三奇。

    叶三奇心中愤恨:又不是我咬死的,你瞧我干嘛?

    殷勤面色平静,继续问道:“我曾在聚香斋吃过一次脆皮赤睛猪崽,价格并不便宜,若是直接出卖猪崽的话,或许比卖整猪还要来得合算。”

    “那也要人家肯要才行。”秋香撇嘴道,“那些禄存部的大佬们在家吃啥啥没够,到了外面干啥啥不行,我听叶执事说,咱家的价格都比人家便宜两成了,人家就是不要咱家的猪崽。”

    叶三奇总算逮到一个说话的机会,清了下嗓子正要接茬儿。

    殷勤却直接阻止他道:“那是咱们与聚香斋的关系没有到位,而且就算是能将赤睛猪崽儿卖到聚香斋,我看赚的也有限。赤睛猪崽儿并不是什么高档的吃食,味道也很一般,走的量应该很小。与其费尽心思与聚香斋疏通关系去卖赤睛猪崽儿,不如弄些惊悸鸟肉卖过去,那个赚的应该更多。

    叶三奇嘴唇动了动,终于忍下了到了喉咙眼儿的嘲讽之语。倒是秋香,很是认真地摇头道:“殷主任有所不知,那惊悸鸟虽然能卖的高价,却是非常难以饲养。那鸟的胆子太小,活动的地方又大,养一只那鸟,要单独划给它三五个山头才行,核算下来,不如养猪呢。”

    殷勤哦了一声,又问了问散养区的情况。他的时间有限,连灵兽园也只是走马观花地看过,根本没有空往散养区走。

    几个负责驯养灵兽的执事,见识过殷主事的手段,也都不敢怠慢,将散养区的妖兽分布大致介绍了一番。又着重提了散养区有惊悸鸟显身之事,按照他们的说法,再过上十年八年的,或许就能开始捕捉惊悸鸟了。

    殷勤一边听着众人的汇报,一边折返往回走,直接到了设在后山的廉贞府院。灵兽驯养与灵田种植都是廉贞部的份内正事,说白了,这大片的西路山脉全在廉贞部的职责范围之内。单凭这一点,廉贞部就该理所当然成为七部之首。

    吃过弟子们献上的灵茶,坐在主位上的殷勤笑着对胡老七道:“前些日子有人送我二两九幽山庄的雨前茶,我喝你这边的灵茶竟然比九幽雨前的味道更胜一筹。”

    胡老七得意道:“那是我从九幽谷中花了大笔灵石购入的一棵千年老树,因为被雷劈过,枝干枯萎,叶子都掉光了,他们都笑我买了一块焦黑的木头,连劈柴都做不了。此树经我在铁翎峰悉心栽培了十年一直半死不活的,直到我跟随老祖将其移栽到花狸峰,竟然枯木逢春,不是我自吹,我这茶叶......”

    “难得你一片心意。”殷勤打断他的自吹,扭脸对孙阿巧道,“这下老祖的灵茶算是有着落了,以后这棵茶树就是老祖灵茶的指定采摘茶树。胡老七献茶有功,可在老祖面前为他记上一功!”

    叶三奇见胡老七一张老脸愁成了橘子皮,心中偷笑。

    殷勤瞟了一眼胡老七,又看看下头那些神色各异的执事弟子,问胡老七道:“刚刚忘记问了,你当初花了多少灵石买的这棵古树?”

    叶三奇等人在边上听着都有些幸灾乐祸,谁让这胡老七不长眼地拼命巴结这癞斑蛮子来着?八成会被人家补齐买价,就将这茶树夺了去。

    胡老七也是一般的想法,满脸祈求之色道:“请殷主事明鉴,我当初买这茶树虽然只花了一枚中级灵石,可后面却下了整整十年的功夫......”

    殷勤抬了抬手,阻止了他的诉苦道:“这些话不需你说,老祖喝过你的灵茶自会懂得你的一片赤诚孝心,更不会亏了你这份孝心。我看这样吧,从今儿起,老祖办每月补你一块中级灵石,你既然下了十年的功夫,就补足你十年。你看可好?”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