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如朱丑妹所说,换肤术的确只是个并不太难的小道法,其关键不在修为高低,而在于使用一套秘传的符文咒语激活此种道法。炼气期的弟子只要肯学,也能很快掌握。不过此法也有几宗缺憾,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将光洁嫩肤变成粗糙老皮容易,反过来却不行。将皮肤由白变黑变黄都容易,反过来也是不行。

    总之一句话,往丑里换容易,往俊俏里换却是没门。这大概也是换肤术没能大面积流传的一个主要原因,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除了那些出没于蛮荒的散修,大部分的修士都不喜欢这种道法。

    另外,施展换肤术时也是要消耗灵力的,虽然其消耗的数量与一个小焰炎术差不多,但持续施展的话,基本上两天便要消耗一枚低阶灵石的样子,对于那些灵石不够充裕的修士来说也是一种无法承受的挑费。

    而且象殷勤这种炼气期的修士,一次施展换肤术超过半天的话,会引起皮肤疼痛乃至瘙痒等症状,虽然不致命,却也让人难受的很。

    殷勤跟朱丑妹在屋中习练了一宿,虽然将换肤符文咒语弄得滚瓜烂熟,灵力的导引也没有问题,却怎么也没办法将皮肤变得粗糙。

    朱丑妹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拉着殷勤的手臂研究半日,总算猜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修士玉润脱胎之后其身体已经与凡人大不相同了,像换肤术这种针对凡体的法术,也就没了效果了。

    气得殷勤狠狠甩开朱丑妹道:“你别是早就知道换肤术不管用,存心占我便宜!”这话一出口,殷勤的老脸也是一热,感觉这几日因为玉润脱胎,身心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摧残。

    朱丑妹马上赌咒发誓,绝对没有这个想法,又给殷勤出了个主意道:“若是没办法将皮肤变得粗糙,主任不妨试试将皮肤的颜色变下。哪怕弄得黑些,也好过现在这般白嫩的模样。”

    殷勤心道,这倒是个好主意,把皮肤弄成个古铜色,至少显得爷们儿一些。

    又费了大半个时辰,在殷勤坚持不懈的努力下,换肤术总算是对他起作用了,渐渐地某些部位的白嫩皮肤开始发暗,他的身体开出出现一块块古铜色的斑点,然后这些斑点慢慢变大,联成一片片巴掌大小的古铜斑块,然后就停止了。

    “殷主任,继续啊!”朱丑妹见殷勤垮着脸发呆,忙在一旁鼓劲。

    继续你妹啊!什么狗屁的换肤术,老子要是能继续,至于将自己弄成斑点儿的样子吗?殷勤已经将灵力催动到最大,古铜色的斑块却无法继续扩张。

    “现在咋办?”朱丑妹看着浑身斑驳的殷勤,也没了主意。

    “就这样吧。”殷勤叹了口气,吩咐一直在外守候的孙阿巧准备早饭,又耽搁了半天,后山之行不能再拖了。

    功夫不大,孙阿巧提着个大食盒进屋,她先往桌上摆了一碗白粥和几样小菜,又笑嘻嘻地问朱丑妹要不要一起吃。

    朱丑妹摇头道:“我吃些灵果就好。”

    孙阿巧奇怪朱丑妹的神色有些不自然,一扭脸儿看到换过衣衫从里屋出来的殷勤。孙阿巧尖叫一声,旋即捂住嘴巴,瞪着殷勤道:“主、主任,你身上怎么了?”

    “能怎么着?掉皮了呗。”殷勤淡淡地道,“好容易换了身皮,还没长好呢,就被这个摸摸,那个捏捏的,这样挺好,以后也没人来烦我了。”

    孙阿巧信以为真地呆在当场,泪珠子吧嗒吧嗒往下掉,忽又想起什么,神色具厉地就往外冲。

    殷勤赶紧唤住她道:“你干嘛去?”

    “我去找狗丫儿理论去,定是她昨天带来一帮子人将主任摸坏了。”狗丫儿急道。

    “正经事都忙不完,哪有功夫与她们扯这些?你赶紧收拾一下,等下与我们一起去后山。”殷勤朝孙阿巧挥挥手,背着手出了屋子。

    朱丑妹心道:主任别的本事到还罢了,这一张嘴上的功夫真是厉害。明明为了学换肤术在屋中耽搁一晚,转眼就被他说得冠冕堂皇,倒像是为了山门事业彻夜未眠似的。又见孙阿巧傻傻地发愣,朱丑妹忍不住扯她一下小声道:“主任逗你呢,他是用了换肤术才变成那样的。”

    “不会吧?”孙阿巧半信半疑道,“即便怕麻烦用了易容术,也不必把自己变得那么丑啊,看起来好恶心。”

    “不信,你去摸摸看。”朱丑妹嘿嘿笑道。

    孙阿巧打了个寒战,赶紧把殷勤昨天让她转达给下面关于保密规定的话,给朱丑妹转述一遍。

    人不大,规矩到真大!朱丑妹看着殷勤的背影,在心中嘀咕了一句,然后快步追了上去道,“主任昨天说,让我做那个联络科的科长,也没细说是怎么个联络法呢。”

    殷勤站在院中等孙阿巧收拾的功夫将特情科的功能与职责与朱丑妹大致解说一遍。

    朱丑妹听说竟然是个类似虫巢的部门,心中即是震惊,又是感慨,犹豫半晌才道:“主任将这么重要的担子压给我,就不怕我根脚不牢是个外人么?”

    殷勤道:“自古宗门皆以根脚论亲疏远近,道法传承亦复如是。你不觉得,太不公平了吗?”

    “那又有什么办法?那些秘传的天地道法,怎能轻易传给根脚不明的外人?若是世人都能有主任那般胸襟,荒原散修也不至于过得那么惨。”朱丑妹叹了口气道。

    “过得再惨也就此认命了吗”殷勤扭头看着朱丑妹的眼睛,忽然提高了声音道,“有一句话不知你有没有听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所谓不仁,才是大仁,天地之间万物众生原本平等无差,那些人凭什么将天地道法窃为己有?”

    天地不仁!朱丑妹是被殷勤点醒过道心的人,对于他这番话的意思,触动也是最深。她喃喃地念叨着“天地不仁”四字,只觉得一股浩然磅礴的气息在心中激荡起来。

    殷勤看着朱丑妹的眼中闪过起一丝圣洁之光,心中也是豪气干云:老虫子,一年为期,定让你看到信仰的力量!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