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老祖办的后院之中传来殷主任的怒吼,“看看你们的样子,姑娘家家的这般厚脸皮,成何体统?”

    “刚刚是殷主任亲口说的,只需一枚低阶灵石就可摸下手臂,我们姐妹好容易凑够这些灵石,主任竟然不认账。”狗丫儿与殷勤斗惯了的,最是伶牙俐齿,不服气地道,“我倒要问问,堂堂廉贞主事,老祖办的殷大主任,说话不算话,又怎么说?”

    “石葫芦!”殷勤不理狗丫儿,用目光罩住众女之中修行最为精进的一个,低声斥道,“你不用心参修大道,却与她们几个跑到我这瞎起的什么哄?”

    “我本来在屋中打坐得好好的,听姐妹们在院中说起主任的情形,竟然一下子动了嗔心,就想亲手摸摸这荒原三不摸之一的玉润脱胎。”石葫芦摸出两枚低阶灵石,神色认真地解释道,“我也知道这个念头荒谬,奈何却如鲠在喉,怎么都消不掉。恳请主任成全,让我摸下,解了我这心魔。”

    殷勤心中闪过不详的预感,忙问,什么叫荒原三不摸?

    狗丫儿不等石葫芦回答,抢着将荒原三不摸给殷勤解释了一遍。

    奶奶的,老子竟然成了吉祥物了!殷勤望着老祖座下的七大女修哭笑不得,他不死心地朝蓝雀道:“我以为蓝师妹不会凑这种热闹呢。”

    蓝雀脸颊微红道:“我也起了心魔,请主任成全。”

    她这一说可好,七个女修竟然异口同声地都说中了心魔,请主任成全。

    殷勤瞪着躲在众人后面一个小巧玲珑的女修道:“你是瓜皮还是肥满?我连见都没加过,怎好让你摸我?”

    他的话音未落,一个娃娃脸,身材丰硕的女修便在一旁抽泣起来,哽咽着道:“殷主任见怜,她是瓜皮,我、我才是肥满......这事都怪狗丫儿......为我们种下心魔,呜呜呜。”

    “好了!摸吧!”殷勤被她哭的头大,一把夺过狗丫儿手中的兽皮袋子,口中念念有词道,“你们摸可是摸,不能乱动,我可有痒痒肉......”

    “谢主任成全,我来帮主任脱衣。”身材最是小巧的瓜皮开心地冲上来,就要帮殷勤脱衣。

    “不是摸手臂吗?”

    “机会难得,两枚灵石好好摸摸玉润脱胎的胸膛也不亏呢,主任已经收了灵石,更不能随便反悔!”几个女修七嘴八舌地冲上来,将殷勤围在中间。

    刚刚忘记清点兽皮袋了!殷勤忽然发现,女修这种生物绝对是属狼的,当她们落单的时候,会夹起尾巴乖乖的溜边儿走,一旦被她们聚集成群,便会露出凶狠的獠牙与利爪!

    只用了一炷香的功夫就赚了十四枚低阶灵石!虽然以殷勤现在的身家,低级灵石对他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但本着蚊子也是肉的原则,他还是将那个兽皮袋放入怀中。以前那些灵石都是靠脑子挣的,这一小袋灵石可是他做皮肉生意换来的,真正的血汗钱。

    赶走了老祖座下的七大女修,殷勤有种身心俱疲的感觉,他忽然想到了前世看武侠小说中有种防狼专用的软猬甲,若是这边有类似的法器,似乎有必要置办一套。

    从盆架上扯过一块汗巾,殷勤抹了几把身子,一边用精神胜利法为自己鼓劲儿。那几个小丫头还是嫩啊,虽然嘴里说的凶,真让她们摸也是紧张的够呛,有的小手冰凉,有的掌心出汗,哈哈,唯独就是那个肥满,表面看着像头受惊的小鹿,动不动还哭,摸老子时竟然还掐了一把!日后有机会,定要好好收拾她!

    经过了乱糟糟的半天,殷勤看看天色将晚。吩咐孙阿巧准备热水,他沐浴更衣之后,准备去趟后山。殷勤虽然身为廉贞部事实上的一把手,却从来没有去过后山。按照秋香的形容,花狸峰后山是个漫山灵田,遍地灵兽之所在。

    殷勤都要出门了,孙阿巧却端上一桌子饭食,都是她亲手做的,阵阵菜饭香气,让殷勤食指大动。他算是修士中少有的,贪吃人间烟火胜过灵果仙蔬的,被孙阿巧的美食所留,他又一屁股坐回桌边,吃了顿晚饭。

    看着孙阿巧特别殷勤地在一旁给他布菜盛汤,殷勤笑嘻嘻地道:“小孙今天格外勤快啊。”

    孙阿巧对殷勤想起一出算一出的称谓早已习惯,闻言干笑道:“做一桌饭食算什么?都是我平日里太懒,让主任挑眼了。”

    “你会错我的意思了。”殷勤停了筷子,瞟她一眼道,“我的意思是说你的嘴巴够勤快,我这儿刚脱了层皮,就被有的人嚷嚷得半个花狸峰都知道了。”

    孙阿巧做贼心虚地拼命巴结,怕的就是这话,此刻被殷勤阴阳怪气地点了出来,吓得她脸色苍白地噗通跪下,一个劲儿地磕头道:“主任在上,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只是那秋香说话嗓门太大,被过来串门子的鸭蛋听了去。”

    “狡辩!”殷勤将碗筷往桌上重重一顿,冷声道,“那老虫子呢?他也时常过来串门子吗?”

    见孙阿巧抖似筛糠地匍匐于地,殷勤从怀中掏出那个兽皮袋子,丢到她的跟前道:“将这些灵石入老祖办的账,顺便记上一笔,就说是你们主任卖自家的肉皮子挣来的,给你们这些劳苦功高的家伙买些仙果灵茶吃!”

    孙阿巧被殷勤挤兑得再也受不住了,哇地一声哭出来道:“主任,求你将灵石收回去,我若再犯让我这一世口舌生疮,生生世世当个哑巴!”

    “我这人从来不信什么毒誓。”殷勤站起身,一边整理衣衫准备出门,一边淡淡地道,“你这就把我的话传下去,咱们老祖办有一个算一个,再有管不住自己,到处大嘴巴的。我就把他扒光了捆到野狼镇的青帝庙前,谁来摸一次,我就给他一个铜子儿!”

    孙阿巧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道,倘若落到那个地步,不若自爆灵根死了算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