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道法,的确唯信最难。只因为凡人都有疑情,此乃人族甚至妖族的共性。”殷勤不紧不慢地解释道:“不过,倘若我们有办法让那些特情弟子升起对花狸峰的信仰,并且一旦这信仰坚固起来,这种力量是世俗所谓的传承,友情甚至亲情都无法束缚捆绑的。一个信仰坚定的特情,能够经受得住金钱美人的诱惑,能够抗的住酷刑的折磨,甚至可以为了信仰舍弃自己的性命。”

    令狐若虚讶异地望着殷勤,这番道理他竟然从来没有听过。蛮墟荒原上,修士的信条从来都是强者为尊,弱肉强食,所谓的信,也只有相信经卷所传的道法不虚,相信大能所留的真言不假,相信自己按照经卷传承与大能的指导,刻苦修行下去的话,终能成就大道。

    之所以说天下道法,唯信最难,其原因在于“疑情”二字。许多修士在修行进入瓶颈的时候,能够坚持几个月连续不断地冲关,但当这个阶段持续到几年乃至几十年的时候,疑情就来了。

    修士会怀疑,是不是我选的道法不对,抑或是我手中经卷注解的不对,甚至怀疑自己的资质愚钝,与大道无缘。

    令狐若虚对于殷勤所说似懂非懂,听着也许有些道理,细想又觉得太过飘渺虚幻。他凝神思忖片刻,心中已经有了决断:“我不日就要去往仓山郡城为老祖筹建联络站,我的计划是在一年之内招募十名左右的联络弟子。不如我们以一年为期,看看到时,是殷主任依靠信仰栽培的弟子强些,还是以我的手段网罗的弟子强些?”

    “虫老这是要考较我啊!”殷勤打了个哈哈,竟然十分干脆地应了下来。

    令狐若虚见殷勤如此自信,也不再多说,话锋一转道:“主任组建特情科,我这个指导不能白挂个名儿。我这里有一套小擒拿术,是以前那些小虫儿必须修习的一门手法,属于贴身近战的一门技击术。特别适用于在街头巷尾,人多嘈杂之地,擒拿格斗。主任若是不嫌,我可将这套小擒拿术传与主任。”

    殷勤喜道:“虫老一番美意,小子不胜感激,还请虫老示下!”武朝的重要城池都有禁用道法的规定,这种贴身小巧的技击术对于特情科来说的确十分重要。

    令狐若虚长身而起,来到屋子中央,对殷勤做了个请到手势道:“我这小擒拿术也没什么固定的招数,请殷主任下来与我过上几招,就能明了其中诀窍。”

    出于“业务”的需要,殷勤前世也学习过一些擒拿术或者反关节术,大都是通过制住对方的关节而是其丧失抵抗能力。不过此间世界的修士是依靠灵力来驱动法术,只要灵根不受制约,光制住关节没有多大用处。加之殷勤的气机牵引术,可以实现闪速攻击,若是能够配合小擒拿术,在贴身近战中便是如虎添翼。

    令狐若虚寿限将至,灵根几近枯萎,并不适合调动灵力与人动手过招,先与殷勤说好了,只动手切磋不能调动灵力,又笑着补充道:“殷主任血脉强横,等下切磋的时候,悠着点儿劲,可别把我这把老骨头拆了。”

    殷勤道:“虫老过谦了,像您这般高手,就是不用灵力也能把小子打得找不到北。”

    两人客套几句,令狐若虚开始讲解小擒拿术的诀窍,果然与殷勤所料不差,这种技击术所擒拿的要害并非关节,而是灵根上的某些节点。这些节点,与经络上的穴位所在大抵相同,只有少数节点,在穴位之外。

    令狐若虚先将身体各处灵根节点的情况讲解一遍,其中大部分节点都是修学道法的修士必须了解的,只有三五处节点是令狐若虚特别点出的,属于对普通修士的所谓不传之秘。

    讲解过节点所在,令狐若虚便开始示范擒拿节点的种种手法。殷勤前世学习的擒拿术的技术重点是拿、扣、扭、缠、牵、盘等技法不同,令狐若虚的小擒拿术的关键讲得的是一个“打”字。说白了,就是通过对对方灵根节点的快速击打,截断灵力在灵根中的自主运行,使其在一个短暂的时间内丧失调动灵力的能力。

    除非对方是个体修,普通的人族修士丧失了调动灵力的能力,就和凡人没什么两样,能够对其随便拿捏了。

    问题是灵根上的节点,其位置并不容易被直接打到,这就需要通过许多技巧,先接近对方,再伺机打击节点。令狐若虚也把讲解的重点放在这一块,介绍了许多接近对方的手段,比如生人问路,又或者招揽客人,以及兜售宝材等等。

    小擒拿术的精髓在于,通过种种手段接近对方之后,该如何引开对方的注意力,借助身体进行卡位,如何突然出手,一招制敌。令狐若虚不厌其烦,手把手将这些技巧在殷勤身上演示一遍,看殷勤全都掌握了,这才面露欣慰之色道:“主任果然天资聪颖,这么快就能上手了。不过主任还需教育弟子,这门技巧,讲究的是个胆大心细,熟能生巧,若要灵活运用还要平日里勤加练习才行。”

    殷勤点头应了,脸色有些不愉。

    令狐若虚只当没看出来,又与他嘱咐了许多特情科的筹备细节,这才告辞而去。

    殷勤将令狐若虚送到院外,往回走时脸色已经阴沉如水:这个老不羞的,借着传授小擒拿术的机会,在人家身上摸摸索索的算什么事?

    不就是皮肤变得细腻一些吗?至于连令狐若虚这种老棺材瓤子都从棺材里爬出来,大老远地跑到这边摸一把?又或者这蛮荒之上有什么荒诞的传说,比如摸了脱胎修士的皮,打牌能有好手气之类的?殷勤以前只听说过有这种脱胎换骨的道法,具体的情形却是不甚了了。他犹豫着要不要给长孙烈去个信儿询问一下?又担心,此举会引狼入室,将长孙烈招来!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