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连连摆手道:“怎能让虫老来屈居管事?虫老若不嫌弃,干脆做了老祖办的主任就好。”

    令狐若虚嘿嘿笑道:“你可别想撂挑子,将这些伺候人的琐碎事情压倒我这半截入土的老家伙身上!我虽答应做你那特情科的管事,却也只是挂名而已,具体的事物我是不管的。”

    殷勤坚持道:“那也不能委屈虫老,将名头挂在我这老祖办下面。又或者,干脆换个说法,虫老在特情科挂个指导的名头算了,与我这老祖办并无统领辖制的关系。”

    令狐若虚想了想道:“指导这个名头起得好,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可以帮你调教人员甚至咨询策划,具体的事物我是不管的。”

    殷勤大喜道:“特情科能得虫老指导咨询,已经是殷某求之不得的好事,哪敢烦劳虫老管那些琐碎事情?”

    两人又商议了一下特情科的人选,令狐若虚只提了殷公丑与殷公寅的名。殷勤见他一个虫巢老人也没有往里面塞,知道令狐若虚此行的目的十分纯粹,并没有夹带一点私心。对于虫巢的老人,殷勤虽然欣赏,却也不准备重用。

    这种特情人员,忠诚度最为重要,而且这种忠诚度是双向的,那些老虫子虽然经验丰富,但也只有令狐若虚才能指挥得动。将他们招入特情科,对于殷勤来说意义不大。

    不过殷勤也打算浪费这些宝贵的情报资源,他与令狐若虚商议一阵,达成了一个今后共享资源与信息的共识。特情科与花狸峰现有的为数不多的老虫子之间,未来要在情报以及资源上高度共享。

    这样一来,刚刚成立的特情科便在武朝的各大城池中,有了可靠的情报来源,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至于特情科的人员组成,除了殷家哥俩,还有一个朱丑妹可以考虑。对于朱丑妹在小仓山的表现,令狐若虚是非常认可的,认为以她的能力,甚至比那些独当一面的老虫子不差。

    殷勤的顾虑是朱丑妹与殷公寅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虽然外人看着似乎是朱丑妹一厢情愿地倒追,但殷勤却觉得以殷公寅那种奇葩的性格,这事也不是没有可能。殷勤按照现代人的思维,觉得万一将来两人搞到一起,同在特情科的话,恐怕多有不便。

    令狐若虚倒不介意,在他看来若是将来二人能够结成夫妻,派驻外放的话,反而方便许多。不过他也只是提出建议,并没有强求殷勤的意思。

    只不过,无论是殷公寅还是殷公丑都还略显稚嫩,无论是修为还是经验历练都还达不到一个合格的虫子的水准。

    令狐若虚此次被云裳召回山门,也是与他商议花狸峰在外面设立联络站的事宜。究其根本还是殷勤在仓山郡城被铁翎峰的联络站诬陷一事,让云裳大为震怒。堂堂花狸峰的廉贞主事,竟然被铁翎峰的破军长老暗算,差点便折在铁翎峰演武堂的校场之上。

    令狐若虚下一步的计划便是亲自到仓山郡城坐镇,筹划花狸峰的联络站。至于特情科未来的人手,令狐若虚提出两个来源,一是核心执事,主要从知根知底的宗门年轻子弟中遴选,这些人世代生长于万兽谷,对于宗门的忠诚度是那些从外面新收的弟子比不了的。还有一类则是外围人员,可以从那些走投无路的散修中招募,或以金钱利诱,或以药物要挟,总能让他们服服帖帖地听从调遣。真正的脏活,险活也多半由这些外围修士具体执行。

    殷勤的意见却与令狐若虚的建议相左,他既不打算招募那些世袭的宗门子弟,也不打算招些蛮荒散修,将特情搞成乌烟瘴气的场所。花狸峰此次新招了一千多名外门弟子,再加上各地记名弟子送过来的奉师的年轻仆役也陆续超过了三千人,殷勤打算从这些人中甄选特情人员。

    令狐若虚对于殷勤的计划,非常不看好,他所提两个来源是沿用虫巢规制,经过了上百年的检验切实可行。但他刚才坚持只对特情科挂名指导,并不参与具体操作,也不好坚持己见。又想殷勤到底年轻气盛,先让他碰碰钉子也好。

    不过他作为特情指导,令狐若虚也不能客气,直接对殷勤的选人原则提出质疑。

    首先,殷勤招募的这些人,大多出生中小世家,甚至是散修子弟,他们的根脚不明,忠诚度无法保证。而且这次花狸峰新收的弟子,灵根天赋高的少,滥竽充数的多,所谓一千外门弟子,其实大都是些资质寻常的中下品灵根,这些人将来的进阶空间有限,值不值得山门下大力气去培养?最重要的一点是,特情科用人在即,这些新收的菜鸟无论修为还是经验都不堪用,花狸峰哪有大把的时间浪费在他们身上?

    殷勤正色道:“对于这个忠字,我与虫老的看法不同。虫老所看重的忠,是以出身、传承乃至亲情友情等等因素,将人捆绑在花狸峰上,并非第一等的忠诚。而且此法用在其他四峰或许还有效果,但花狸峰道场初兴,传承不过一年,招来的这些宗门子弟,即便对万兽谷忠心不二,也不敢保证他们对花狸峰绝对忠诚。至于通过收买、要挟招入那些散修亡命,虽然可以解决一时之战力,但从长远看,难免会将他们身上的习气,带入到特情科来,所谓一颗老鼠屎能毁一锅汤,风气一旦形成,再想板正可就难了。”

    令狐若虚不以为然道:“既然以宗亲捆绑的忠诚不被殷主任看中,倒要请教主任该如何做,才能调教出第一等的忠诚?”

    殷勤没有说话,而是提起笔,在白纸上写下两个字,递与令狐若虚。

    令狐若虚凝神看去,嘴边露出捉摸不透的笑意:“殷主任写的是信仰二字,你可知,天下道法八万四千,唯有这信字是最难的么?”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