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屋中闷了几天,殷勤踏出房门的那一刻竟然有几分羞涩的感觉。虽然铜镜中的样貌不够清晰,但仅从四肢身体的肌肤来看,他敢肯定自己已经成了个水嫩丝滑的小鲜肉。

    特别是院门口的孙阿巧和秋香两人色迷迷地看过来,殷勤整个人都不好了。他重重地咳了一下,然后将衣襟掖在腰间,太极起手式,单鞭,十字手,抱虎归山......一套太极套路打下来,脸不红气不喘,一派宗师风范。

    “主任,您终于大好了!”孙阿巧见殷勤微微皱眉地看过来,还是忘记了鼓掌,垂着头过来道,“早晨刚从后山摘的无忧果,要不要给主任端一盘过来?”

    殷勤有些奇怪地看看孙阿巧,觉得她平日里还算大方,今天怎么变得扭捏起来?无忧果的味道有些像他前世吃过的“莲雾”,水分很足,甜而不腻,清新爽口,很符合殷勤的口味。无忧果每十年才结一次果,虽然不是顶级的仙果,能够吃到新鲜采摘的也很难得。

    殷勤点点头,让孙阿巧取来,扭脸儿却见秋香盯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便随口问道:“秋香,你有事啊?”

    秋香支吾一阵,才鼓起勇气问:“主任,您的皮肤怎么变得如此细嫩?.......呃.......可不可以让我摸下?”

    殷勤听她前半句还想人话,后半句却让他脸色一垮,骂了句“滚去后山喂猪”便背着手回到屋中,心中满是纠结:做为一个男人,长得太俊了,也真是挺烦的。

    功夫不大,孙阿巧端着一盘无忧果进屋,将果盘放到桌上,又从中挑了个红的递给殷勤道:“主任请用。”

    殷勤接过无忧果,刚说了声谢,就感觉手背被孙阿巧碰了一下,他微微一愣,却见孙阿巧双颊通红地说了句:“主任要是没有别的吩咐,我就先下去了。”然后也不待殷勤回答,便扭头小跑着出去了。

    奇怪的丫头!殷勤嘀咕一句,咬了一口无忧果,就听外面秋香的大嗓门道:“啥?你真的摸到主任的手了?软不软?嫩不嫩?”

    殷勤惊得差点将无忧果喷出来,心中升起哭笑不得的感觉,从前世到今生,从来都是他揩别人的油,没想到今天反倒被个女下属给摸了一把。

    紧接着,就听秋香在外面大声问道:“主任,今天早晨刚下的赤睛猪崽儿,俺给你烤一只送来吧?”

    “不要,限你十息之内,滚到后山去喂猪!”殷勤气得狠狠地拍了下桌子。

    听着外面脚步远去的声音,殷勤这才稍微放松了心情,他在屋中呆了一会,忽然冲出房去,将上衣一扒,躺在石阶之上,任由阳光洒在身上,心中默念:万能的紫外线啊,赐予我古铜色的皮肤吧!

    在日头下晒了一炷香的功夫,浑身暖暖的,懒懒的,不知不觉间困意袭来,殷勤打了个瞌睡,忽听有人温言细语道:“主任这是在吸收日之精气吗?”

    殷勤吓了一跳,蹭地坐直身子,只见一个身材清瘦的老者,正立在院门处,笑吟吟地看着他。

    殷勤愣了一下,旋即迅速整理好衣衫朝那人躬身施礼道:“不知令狐前辈大驾光临,晚辈失礼了!”

    那老者也是微微一愣,旋即笑道:“我听殷公丑说,他的四弟殷勤智慧心机,乃是天地间一等一的人精,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虫老切莫听我那二哥瞎说。”殷勤笑道,“晚辈哪有什么智慧,不过是些小聪明罢了。花狸峰上能够绕过我那几个执事,无声无息走到我这后院来的,除了老祖也只有虫老了。”

    令狐若虚迈步进院儿,来至殷勤面前,饶有兴趣地盯着他看了一阵,感概道:“自古英雄出少年啊!我活了快三百岁,连同殷主任在内一共只见过两位修至脱胎境的炼体修士,另外一位指月山的金刚子,他成就脱胎已经二百岁了,而且只是小脱胎,皮肤并未达到殷主任这般冰清玉洁的程度。我听说当今武氏,有个十七皇子,在七十岁上靠秘术丹药成就脱胎,但我估计,也没有殷主任这般细嫩若水啊!”

    殷勤两辈子加起来也没被别人如此夸过相貌,只能尴尬地笑笑,旋即朝暖云阁的方向拱手道:“虫老真是过奖了,殷勤能有今日,全仗老祖栽培!”

    “云裳是个傻丫头。”虫老感概一句,旋即改了称呼道,“世人都说花狸老祖仅仅百年就进阶金丹,年轻气盛,行事专横,若我说咱们老祖待人处世,还是少了些事故,多了些人情啊。”

    殷勤心中嘀咕:这老头难道是在暗示我不要恃宠而骄吗?他神色不变地将令狐若虚让入房中。

    外面孙阿巧听到动静,也在院门口张望了一下,忙脸色惶恐地跟着进来,先生手脚麻利地将殷勤的床铺收拾干净,然后便张罗着烧水泡茶。

    殷勤将令狐若虚让到上首坐了,抱歉道:“晚辈从小散漫惯了,屋子如此凌乱,让虫老见笑了。”

    令狐若虚摆手道:“是我不请自来,来的冒昧。”

    两人客套几句,令狐若虚笑呵呵地道:“殷主任入宗之时,我正巧不在山中,以致到今天才有机会与主任见面,实在是有些遗憾。”

    殷勤一脸庄重地长身而起,先整理一下衣服,然后拜倒在地道:“我那三位哥哥的性命,多亏虫老相救,殷家的血海深仇,也全仗虫老鼎力相助,虫老之恩,殷勤永生难忘。”

    令狐若虚伸手虚扶道:“殷主任切莫如此,我可不敢当主任如此大礼。即便没有老朽,殷家兄弟三人也自有主任安排的人暗中保护。至于那小仓山的赵李两家,我只不过高价卖他们几滴龙髓而已,说起来,我还大赚了一笔呢。”

    殷勤恭恭敬敬地令狐若虚磕了三个头,这才起身,亲自为他斟上一杯灵茶,学着令狐若虚之前的口气道:“世人都说虫王行事狠辣阴险,若我说虫老以一片赤子之心待人,行事只问我心,无愧天地,实乃人间大丈夫也。”

    (为猪心幽幽的盟主加更,加上今天的保底两更,一共七更。祝道友们新年好心情!)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