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藏经阁外的热闹喧嚣相比,暖云阁这边则是一片宁静安详。作为服侍云裳的弟子,几个女修对于老祖还是又敬又怕的。对于她们来说,最悠闲的时光就是老祖闭关,小蛮尊沉睡的时候,比如现在。

    “狗丫儿!煮碗面要这么久吗?你不会现吃面,现磨磨吧?还是干脆就没有面,下地收麦子去了?”男人粗着嗓子的声音,仿佛投入宁静港湾的一块大石,将女修们的好心情砸了个粉碎。

    “来了,来了!”狗丫儿端着一大碗面,满脸嫌弃地走进老祖的丹室。殷主任自打中午醒来之后,就一直嚷嚷饿,给他最解饿的妖兽肉干却说不想吃,端来的仙果点心也都不要,只嚷嚷着想吃豆腐脑。鬼知道那是啥东西!

    无奈之下,狗丫儿听从殷勤的要求从仆役家中讨要了一簸箕白面馍,这回殷主任总算是吃了几个,不过马上又说要吃面汤。

    狗丫儿简直要发狂了,修士自从开脉之后,用来充饥的食物要么是妖兽肉,要么是仙果之类,已经很少吃食凡人所用的米面之物。她虽出身小户人家,但也是修真世家好不好?她也是从小就是吃灵果肉食长大的,那些凡人的食物,根本就看不上眼的好不好?

    更让狗丫儿无奈的是,就连她去讨要白面馍的仆妇也不知道面汤该如何做,还是殷勤详细地给她讲了一遍,才勉强上手。

    狗丫儿将面端到殷勤嘴巴边上,挑起一根道:“张嘴。”

    殷勤的身上依旧被云裳用兽筋捆的结实,主要是怕他在养伤期间,气机牵引术会不受控制地突然发作,伤及身体。不过这货显然心眼儿不好,狗丫儿将面条送到嘴边,他竟然盯着狗丫儿的眼睛道:“有没有往面条里面吐口水?”

    狗丫儿被他气得真想一碗面扣过去!她强忍住怒意道:“吐了,吃不吃吧?不吃算了!”

    “骗人,真吐了你肯定不会这么说。”殷勤不待狗丫儿收手,便将面条吸溜进肚,然后皱着眉头挑刺,“这么粗,又硬,你是用脚丫子擀的面吗?”

    狗丫儿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心观面条,将殷勤的话当作耳旁风,面无表情地又挑起一根道:“殷主任,吃面。”

    “你摆脸子给谁看?”殷勤皱眉道。

    狗丫儿将脸扭到一旁道:“这样总行了吧?”

    “不吃了!”殷勤冷哼一声,心中冒起一股无名的邪火。实在是不能怨他火大,任谁被人用兽筋捆成个粽子,只有脖子以上的嘴眼能够动弹,谁都不会心情很爽。更何况殷勤此刻,体内的感觉就仿佛有无数蚂蚁在爬,又酸又痒还没法挠也没法抓。

    感受着这种万蚁钻身的痛苦,殷勤总算知道为何人族修士,最终选择了以锻炼灵根为主的修行道路。那种通过淬炼筋骨而肉身成圣的路子,听起来虽然牛逼无比,但其中的痛苦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的。

    殷勤甚至怀疑,传说中肉身成圣,进阶元婴的大能到底是不是人族?或许只有蛮族修士,能够依靠血脉之力来抵抗淬炼肉身时的痛苦吧?

    各种方法他都试过了,莫说静心意守,连呼吸都调理不匀,还意守个屁?殷勤只能通过转移注意力的方式来减轻痛苦。无奈这几个倒霉丫头,让唱歌不唱歌,让跳舞也不跳舞,弄点吃的也是胡乱对付,结果不但没把注意力转移走,反倒被她们气着了。

    殷勤挺在塌上喘了一会子大气,见狗丫儿她们又不知躲到哪里去了,便又扯开嗓子吼道:“狗丫儿,我要如厕!”

    狗丫儿刚把一大碗剩面条倒掉,听到殷勤的声音,脸色立马就绿了,小手一抖差点把碗摔碎了。她一个尚未婚嫁的姑娘家家,怎能帮个臭男人如厕?

    “肥满,你干嘛去?”狗丫儿见肥满正要蔫溜儿,赶忙喝住她道。

    肥满一脸苦涩道:“殷主任总这么大声说话,我怕会吵到小蛮尊,正要去后面看下。”

    “小蛮尊就算醒了,还有瓜皮和鸭蛋照顾,用不到你!”蓝雀与莺儿今日都在藏经阁操持经卷入阁大典,暖云阁就数狗丫儿最大,她板起面孔命令肥满道,“殷主任要如厕,你去帮他。”

    肥满不说去,也不说不去,只垂着头,肩膀耸动,呜呜抽泣,功夫不大就将胸前的衣襟哭湿了一片。哭巴精!狗丫儿狠狠地瞪了一眼肥满,忽然想到一个主意,忙使劲儿推她一下道:“别哭了,赶紧去后山,把秋香找来。老祖早就给安排好了专职照顾殷主任的丫头,咱们怎么把她忘记了?”

    “对啊!我这就去!”肥满马上破涕为笑,手掌一翻,竟然祭出小剑,咻地一下御剑而去。谁知道殷主任能够坚持多久,万一在塌上拉尿,脏了老祖的软榻,那天可就塌下来了。

    肥满前脚刚走,殷勤就又在后面大叫要如厕,狗丫儿也担心他忍不住,却又不敢过去见他,正左右为难呢,却见一道白影在眼前一闪而过,她叫了句小蛮尊,后面鸭蛋已经急匆匆地赶到,见面便抱怨道:“你们这边到底怎么了?吵吵嚷嚷的,将小蛮尊都给吵醒了!”

    “殷主任要如厕!”狗丫儿冷脸道,“让你过去伺候呢。”..

    鸭蛋啐她一口道:“你怎不去?!”不过听到这个消息,鸭蛋也止步不前,不去追赶已经跑到丹室中的小蛮尊了。她与狗丫儿交换了个眼神儿,心中都浮起一个念头:“也不知小蛮尊有没有什么手段,能让殷主任将屎尿暂且憋回去?”

    “殷勤,你别忍着了,就在花云裳的塌上方便了吧!”丹室之中,阿蛮正用尽全力地在殷勤的肚子上跳,她简直要开心死了。以往都是因为她控制不住,稍微将屋中弄脏一点,便会被花云裳好一顿收拾,现在终于有机会报复回去了!殷勤躺在榻上那么大一坨,肯定得把花云裳气死疯掉,啾啾!

    “阿蛮,我还没尿呢!你竟然先尿到我身上!”殷勤咬牙切齿道。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