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月圆之夜,云裳立于暖云阁中,从窗口向外望去,当空一轮圆月。

    云裳经过一个月的调养,斩杀青鳞蛟所受的伤势已经好的七七八八,心情也随着伤势的痊愈而变得轻松许多。

    她自从金丹大成以后,便不再饮食人间烟火,每日的饮食仅仅仙果灵茶而已。对于仙果灵茶的品质,云裳并不挑剔,许多人以为修士的修为越高,所需的仙果灵茶品质也就越要上乘才好。

    这其实是个误解,修士所用的灵茶仙果并不是千年参果,万年灵芝那种等级的天材地宝,而且这类宝材一般也不是用来直接食用,而是要入丹入药的。

    所谓灵茶仙果,只是某些对于灵气要求颇高的果蔬茶树而已。与寻常水果不同,这些果蔬或者茶树的生长期一般也较为缓慢,一般都要长到两三百年以上才能进入开花结果的成熟期。而且结出果实的周期也比较长,多是十年甚至百年为一个周期。

    当然,上百年才一开花一结果的仙果也已经不是凡品了,至于普通的灵茶仙果之内虽然蕴含有大量的灵气,但吃上一筐普通仙果,所能补给的灵气也不过相当于一枚低阶灵石的含量。当然,也有些仙果之所以珍贵,并非其中所含灵气甚多,而是因为其中含有某种稀少的元素。

    比如阿蛮曾经偷食过的风白鹤的百丰果,期开花结果的周期只有三十年,算不上高品仙果,但其中却含有一种能够促进老鹤血脉进阶的元素。此果落在别人手中,不过尝一尝滋味而已,对于风白鹤来说,却是千金不换的宝贝。

    回到修士修炼所需之灵气,主要还是从灵脉所结的灵穴中获得,依靠普通的灵茶仙果,甚至灵石来修炼,能够保持修为就算不错了。

    那些高阶修士,之所以追求高品的灵茶仙果,一来是身份使然,二来也是为了解一个“馋”字而已。

    云裳算得上修士中的苦行一派,对那些好吃好喝好享受的东西并不甚讲究,考虑到她家底的厚实程度,她想讲究也讲究不起来。

    可即便如此,当云裳抿过一口灵茶,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呸地一声吐出一小截茶梗来。她重重地将茶杯往桌上一顿,旁边服侍的狗丫儿已经神色惶恐地跪下道:“都是弟子的疏忽,这就给老祖换过灵茶。”

    “我看你这些日子,神不守舍的,一天到晚不知道想些什么!”云裳脸色有些难看,“听说禄存的库里前些日子刚进了一批九幽雨前,你回头去领些回来。”

    狗丫儿委屈道:“老祖,您喝的就是我今日才从库里领来的九幽雨前啊。因为是新进的灵茶,我也不敢太过捡摘太细,怕失了茶香。”

    云裳愣了愣,淡然道:“每次长老议事,耿长老都在哭穷,看来竟是真的没钱了,连灵茶的开销都被他们砍了不少。”

    狗丫儿气道:“我才不信禄存那边会穷到连老祖的灵茶都买不起!那姓耿的在老祖面前恭顺服帖,转过头就不是他了。就拿他前些日子从仓山郡城花了重金购入的龙马,说是给老祖拉凤辇的。可凤辇还没影子呢,用得着这么着急就买龙马吗?买回了龙马也不送归廉贞部,反倒圈入自家的马圈里面去了。”

    云裳听狗丫儿发了一顿牢骚,忽然扑哧笑道:“我听说那龙马在耿主事家中没养几天,便被殷勤强行拉走骑下山去了。后来龙马虽然被他放了回来,却自打那儿起,谁一接近便张嘴咬谁,连照看它多年的马夫都被那马咬了。你说,这马是不是疯了?性子再野的马,急起来也不过是用蹄子踢,哪有咬人的?”

    狗丫儿也忍不住抿嘴儿道:“肯定都是被殷勤.....呃主任骑坏掉的。老祖您那天没看到殷主任骑着龙马下山的样子。那么崎岖陡峭的山路,旁人走路还怕摔倒呢,他偏要摆谱骑龙马。可他又没那么高的骑术,就一手揪住马鬃,两条腿死命夹着马肚子,我送他到山脚的孙阿巧回来说,那龙马走到老祖手书的石碑那里,就已经口吐白沫,快不行了。”

    “逞能!”云裳莞尔笑道,“他这次在铁翎峰可是出尽了风头啊。”

    狗丫儿撇嘴道:“不过是打着老祖的旗号四处招摇撞骗而已,又没有什么真本事。”

    云裳似笑非笑:“招摇撞骗也是本事,林主事往铁翎峰前后派了那么多人,也没能象他那般搬回那么多的经卷回来。而且长孙长老那边,每日还在源源不断地往这边传送内门经卷,岳麒麟一个人都忙不过来了。”

    狗丫儿犹豫了一阵,终于忍不住道:“老祖,您赐给殷主任的到底是什么法宝,竟然能将葛师......葛神通种在校场之上?”

    “我也想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手段。”云裳冷哼一声,忽然提高了声量反问道:“再说,我的道法里有那种邪门歪道的东西吗?”

    “可是......”狗丫儿被云裳震慑得有些发傻,支吾了一阵尚未说话,与她今晚一起当值的肥满匆匆进来通报道:“殷勤,殷主任前来给老祖复命,人已经在暖云阁外面等候了。”

    狗丫儿这才恍然,老祖肯定是感应到了殷勤的行踪,才会故意指桑骂槐地说话。她听云裳说话的语气十分严厉,嘴角却噙着淡淡的笑意,知道殷勤此番下山在老祖心中加分不少。

    云裳虽然不置可否,狗丫儿可不敢怠慢,连忙说声我去迎他,从地上爬起来,与肥满一道下去。

    “你带他到丹室见我!”云裳说完,飘然而去。

    狗丫儿暗中吐舌,能在深夜被老祖召入丹室的弟子,除了殷勤可是再没有别人了。

    功夫不大,一身玄色衣衫的殷勤背着个特大号的兽皮袋子,迈着大步跟在狗丫儿身后,穿过暖云阁来到后院的丹室门外。不待狗丫儿传话,殷勤将兽皮袋子置放于地,抢先一步拜倒在门前,朗声道:“弟子殷勤,幸不辱老祖使命,从铁翎峰取得外门经卷三千六百卷,内门经卷三千六百卷,为我花狸峰编篡《花狸炼气决》共计七十二卷,现上半部三十六卷已经完成。特此回峰,向老祖复命。”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