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此言,让大家全都傻眼了。所谓武祖乃是蛮皇武氏立国之时的三祖之一。蛮皇武氏于一万年前在蛮墟荒原之上立国,在此之前的三千年里,为武氏开疆扩土打下江山的共有三位大能真人。

    那时武氏尚未立国,便以君王称之,分别是初祖玄黄大君,文祖云影大君,还有就是武祖燎原大君。三位大君都是已臻元婴后期的真人,更有传说,初祖玄黄已经突破元婴,并且化神天外了。

    至于武祖,是三位大君中在位时间最短的一位,前后只有短短的五百余年。可这五百年却是奠定蛮皇武氏万年基业的五百年,武氏一族在燎原大君的带领下东征西讨,打下大片的江山,并将此方疆域原本的七大蛮族逼得节节败退,最后不得不深入南疆另觅栖息之地。

    传说武祖曾在落月山以一杆燎原枪独挑七大蛮皇,最终逼迫这七大蛮族的大蛮皇签下盟约,永生不再回归故土。..

    不过武祖在这一战之后,也是灵根受损严重,他用了三十年的时间试图恢复灵根却没能成功,无奈之下便独自一人驾着飞舟往茫茫的坠星海深处去了。

    众人推测,武祖此去绝对没有可能横渡坠星海去到东周大陆,只是他老人家不肯让后人看到自己弥留之际的样子,才以这种方式作为最终的归宿。

    大家之所以如此确定的理由就是,武祖走时,将从不离身的燎原枪留在了蛮墟荒原之上。再后来武氏立国,便将武祖的燎原枪供于太庙之中,为后人瞻仰。

    这一段历史,是每一个武朝子民都耳熟能详的往事,明明武祖的燎原枪在太庙上供着,武直大人却非说他的府库里丢了武祖的长枪。

    更何况,即便武祖真有第二杆长枪存世,也不可能放在铁荆城这么个小地方的城主府库之中。更不可能没有任何强大的防御法阵护持,被几个涂山蛮子用大锤破了门就冲进来将长枪夺走。最不可能的是,众人在府中待了这么多年,这刀兵房也进来过不少次,哪里见过什么武祖长枪?

    问题是,武直已经状如呆傻一般地只会自言自语,谁还能从他的口中问出其中端倪?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正没有主意,武直忽然发了疯一般地跳起来吼道:“去追!通知斗宿,现在就去追,那群涂山蛮子一定是往南逃了!他们的歌谣唱的就是回故乡,天下蛮人皆发源于南方,往南追,定能追上他们!”

    “大人,涂山蛮人已经南去了二十多天,脚程快的话,早走出几千里了,怕是追不上了!”一直冷眼旁观的斗宿的宿首修士忍不住上前施礼道。武直的失态虽然让他心生轻蔑,但是武直的手中尚有可以调动斗宿的兵符,若他执意往南追,一众斗宿再不情愿也得听命从事。

    武直仿佛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双目通红地咬牙切齿道:“武祖长枪重愈千斤,那帮蛮子扛着它走不快的,咱们这就去追,定能将他们劫杀当场!”

    那宿首修士无奈之下,只有抱拳领命去了,片刻的功夫斗宿飞舟便从铁荆城上腾空而起,径直朝南飞掠而去。

    分割线

    绵延三千余里的极北冰川南侧,在茫茫雪原之上一条踏满脚印的痕迹弯弯曲曲地通向远方,鹅毛大雪飘飘洒洒,片刻的功夫就让脚印的痕迹由深变浅,过不了多久,整个雪原就又恢复成了白茫茫的浑然一片。

    顺着脚印的方向沿着冰川脚下一路向西,有一队四五百人的商队,就在这冰天雪地里缓慢前行。

    若是遇到有经验的莽荒散修,定能很轻易地发现这个商队的奇怪之处。因为在这四五百人中,竟然有将近一半都是女人。

    当然商队中混有女人也算不上太过稀奇,一些大户人家的举家搬迁,也会携带家眷妇女编入商队。问题是这支商队中的女人几乎全是些膀大腰圆的青年壮妇,寻常的汉子站在她们面前都显得弱小单薄。

    再看队伍中的男丁,要么强壮如山,要么干练精瘦,年纪几乎都在青壮年,看不到什么老弱病残。

    这支商队的人数虽然不少,行动起来却是安静异常,人与人之间即便交谈也是放低了声音,除了脚下踏雪的嘎吱声,就连那些半大小子也都收敛了少年人喜爱嬉闹的习性,默默地混在队伍中间,整个队伍就像是一条在冰雪中游走前行的蛇。

    领队的是个中年汉子,身材本就高大,又裹了厚厚的兽皮,整个人就像一头直立起来的北地雪熊。北地雪熊的名头在蛮墟荒原上并不响亮,但遭遇过它的修士都说,这是一种比金刚巨猿还要恐怖的妖兽。

    “阿爸,阿雅让我问你还有多远才能走出这片冰原?”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拖着一个雪耙梨喘着粗气从后面赶上来,仰着头问道。

    “绕过前面这那座峰就走出来了!”中年汉子指着前方一座高耸入云山峰道。

    “太好了!阿爷说过,绕过这片冰原就能看见绿色的草原,比我们极北冰原还要大的草原!”少年激动地说。

    “如意宝,你瞎高兴个啥?”中年汉子听到阿爷两字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晶莹,阿爷给大家讲了一辈子关于大草原,关于家乡的传说,最后却选择死在极北冰川的上面。他很快收拾起情感,伸手拍了拍少年的皮帽子道,“你的那根大铁棍在耙梨上拉着还能省些力气,到了草原上可就要抗在肩上了。”

    如意宝回身看了眼绑在雪耙梨上的一根大铁棍,目光坚定地说:“阿爸,我能扛的动。”

    “那根铁棍太重了,你就算扛着它也没**动啊?”中年汉子笑呵呵地道,似乎有点欣赏如意宝的倔犟。那根铁棍子是他们从铁荆城城主府的刀兵房中捡来的,他曾经掂过分量,怕是有上千斤啊。就连号称涂山第一勇士的他都不见得能将这根铁棍子当作武器运用自如,小小的如意宝倒是很有信心地拉着它走过了大冰川。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