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北境,铁荆城。时间距离武直调动斗宿,乘飞舟奔袭三千里去袭杀试图翻越极北冰川的涂山蛮人,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前,武直所率的斗宿飞舟,沿着极北冰川的南侧来回搜寻了两趟,没有发现涂山人的踪迹,鉴于皇朝在极北冰川南侧的诸多观察哨都没有上报涂山人的踪迹。武直推测,涂山人八成是冻死在了翻越冰川的路上。

    为了确认,他又指挥斗宿飞舟绕了个圈子从冰川北路来追踪涂山人前进的痕迹。

    他们沿着涂山人祭祀月神的地点一路向上,就在飞舟几乎都几乎达不到的高度上,终于发现了那一队被冻成冰坨的涂山蛮人,武直清点了一下人口,大致有四百余人,与探子所报的数目基本相同。

    涂山人竟然自寻死路,全军覆没在了极北冰川之上!武直不禁欣喜若狂,没想到皇朝剿了几千年都没能杀绝的涂山人竟然将血脉传承断送在了他的任上。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根据武朝的军规,此等军功,需得将涂山人的头颅带回交由特使检查之后才能确认。武直赶紧吩咐斗宿修士下去收割人头。

    这些斗宿修士也都欢喜非常,不但为了白白捡来的军功,更是为了今后终于可以调离这片寒冷荒凉的不毛之地而感到开心。

    当武直他们带着四百余人头回到铁荆城时,却险些认不出眼前残破的城池。城头上那镶嵌灵石的阵法枢纽上,插着一柄结了冰茬儿的铁枪,仿佛一根刺,扎在武直的喉咙上,让他为之张口结舌却毫无办法。

    到底是怎么回事?!武直咆哮着冲入城中,却发现城池内部的情形好过预期,绝大多数的百姓屋宅依旧完整,唯一受损严重的是他的城主府。

    城中幸存的守卫看到盘旋于半空的飞舟,方才嚎啕着从破烂的城主府中冲出来,几十个幸存的护卫,跪倒武直面前,七嘴八舌结结巴巴地将前情讲了一遍。

    却原来当武直带着斗宿精锐离开铁荆城三天之后的凌晨时分,铁荆城便遭到了涂山人的突然袭击。

    以铁荆城的防御来说,莫说不到五百的涂山人,就是五千涂山人的正面攻击,也无法轻易突破铁荆城的防御大阵。问题是,这次参与袭击的涂山人却是从城里发起的。具体参与袭击的人数,谁也说不清楚,有人说是十几个涂山人抢占了北门,放入了大批的涂山生蛮。也有人说是几百涂山人早就潜入城中,只带黎明前夕,才突然发难。

    好在这群涂山人也知道他们的人数太过单薄,无法制造更多的祸端,只突袭了城主府一处,又捣毁了城中几处重要的设施之后,便呼啸着从南门逃了。

    武直当时又惊又怒,涂山人不是全都死在极北冰川之上了吗?怎会又冒出一股精锐,偷袭了我的铁荆城?

    他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仔细推演一变,终于想到一个疏忽之处,他赶紧唤人将那些收割来的头颅拿几个过来。一番仔细的检查之后,武直已经是面如土色,冷汗直流。当时在冰川之上,那些冻僵之人都是涂山蛮人的打扮,加之一个个冻得乌青梆硬,他也就没有仔细查验。

    此刻才知道,冰川之上的涂山人竟然大都是极北境其他部落的族人假扮的,虽然相貌有几分相像,但仔细查看还是能够看出区别。

    武直推测,涂山人将这些部落族人俘虏之后,通过秘法截断其血脉,使其丧失反抗之力,然后将这些人打扮成涂山蛮人的模样,由一小队死士,强逼着去攀缘冰川。

    而真正的涂山族人却一直潜伏在铁荆城的附近,只待武直带领斗宿离开铁荆城,他们才趁夜突袭破城,一番杀掠之后再弃城而逃。

    那几个前来报告涂山人行踪的散修多半就是被涂山人重金收买的内鬼,不但谎报了涂山人的行踪,事后更是潜伏在城中作为内应!武直终于想明白了种种细节,他重重地一拳砸在城主府门口的青石麒麟兽上,轰隆一声,诺大的石兽已经被他轰成无数的碎片。

    “夫人和小公子可还安好?”武直抱着万一侥幸的心思问道。

    “大人请节哀,夫人和小公子都没能幸免。”一个护卫颤声禀告。

    武直重重地叹了口气,又道:“府库清点过了吗?”

    一个负责看守府库修士上前禀报道:“这伙涂山人想是有备而来,他们破了府门便分作两路,一路去往后宅,见人就杀。另一路则直奔府库,撬开府库大门之后,便大肆抢掠,府库内的灵石法器被他们掠走无数。”

    武直嘴角微微抽搐,沉声道:“随我去府库查点。”

    一个年迈的管事忍不住小声提醒道:“夫人与小公子的灵堂就在后院,老爷要不要先去.....”

    “去府库!”武直面目狰狞地嘶吼道。

    众人噤若寒蝉地只能随着武直去到位于西院的府库,武直也不与大家解释,到了府库也不去看存放灵石宝材的珍宝房,而是直奔存放刀剑的兵刀房。

    当他看到破损的房门,心中便是一沉,待他进入屋中看着空空如也的库房,连刀兵架都被人拆成了零碎,整个人便仿佛被抽了筋的苍龙一般,一下子便软了下来。

    “武祖的长枪丢了!”武直喃喃地念叨一句,便缓缓地往地上瘫倒。身边的亲随手疾眼快,赶紧将他搀住,不解地问道:“武祖的燎原枪不是供在皇城中吗,大人的府库中怎会有武祖的长枪?”

    只是此时的武直浑身都如筛糠,口中只反反复复地念叨着,我丢了武祖的长枪!武祖的长枪竟然在我手中给丢了!

    跟随武直进入府库的一众侍卫不禁面面相觑,不知城主大人是否悲伤过度,失心疯了?

    唯有看守府库多年的一位老者,忍不住叹了口气给大家解释道:“我看守这铁荆城的府库已经七十余年。那还是我刚入府的时候,曾经听我的前任提过一个传闻,说咱们的铁荆城中藏有一柄武祖长枪,却是谁也不知道到底藏于何处?”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