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哥哥小说网 <a href="http://www.kaogg.com"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www.kaogg.com</a> ,最快更新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

    蓝雀差点被殷勤气疯了,刚刚在心中建立起的那点好感在瞬间被一扫而空。她狠狠地哼了一声,将脸转去一边。

    被人品头论足甚至批评衣衫服饰,对于女人来说既是一种挑衅,也是一种无奈。总不能被人家说一句打扮的老气就气急败坏地扑过去,扯着人家的衣领啐他一脸的口水吧?虽然蓝雀真的很想这么干,但她实在没有勇气跟这个比她还小了七八岁的家伙动粗。

    殷勤再也不是野狼镇外能够被她一剑穿胸的弱小蛮人了,蓝雀不但见识过校场上那株诡异的植物,就在刚才还被那货一记来飞来鬼手偷袭了屁股。

    丁丙乙眨巴着小眼儿,看了看蓝雀,心中只觉得这位仙子哪里都美,哪有一点老气的样子?他也不会傻到提蓝雀说话,尴尬地呵呵两声,岔开话题替蓝雀解围道:“殷主任所问却是难倒在下了。我在这骨皮房待了八十余年,各类宝材不说烂熟于胸,也都能略知一二。唯有这女修所用的器物,我是真搞不明白。”

    殷勤哦了一声,奇道:“倒要请教师弟,难道女修所用的器具,需要什么特别的禁制?”

    “那倒不是。”丁丙乙瞟了一眼蓝雀,方才苦笑着对殷勤解释道,“对于在下来说,最难的不是鉴别宝材法器,而是实在搞不懂女修心中所想。就拿上月来说,巨猿文曲部的苏主事携他的一双儿女到这边挑选斗法的兵器。我根据他那女儿的灵根资质,推荐了一款狼牙棒,结果反挨了他那女儿的一顿臭骂,说我老糊涂了。”

    殷勤强忍着笑,一本正经道:“我也觉得女修使用狼牙棒的确不妥,因为上面许多突刺,挥舞起来难免刮到她们的衣裙。”

    丁丙乙不服地争道:“她要的是斗法武器,难道斗法之时还要穿着宫装长袖吗?”

    殷勤斜了一眼脸色阴沉的蓝雀,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道:“任重而道远啊!”

    丁丙乙不知殷勤所说何指,也叹了口气道:“对于殷主任的要求,在下虽然爱莫能助,却可以给殷主任推荐一人。只不过,这个人有点,这个......”

    “有什么问题,你尽管直说。”殷勤被丁丙乙的话勾起了好奇,此人表面恭顺,骨子里却是个颇为自负的,能让他主动推荐的人物,应该不是一般人。

    丁丙乙犹豫片刻,才给殷勤解释道,此人姓尚并非禄存部的人,只是临时从巨门部调过来帮忙修补法袍的一名绣娘而已。

    巨门部主要负责宗门内部督造建设之事,有些老祖比如铁翎真人便将宗门内部的诸多内勤杂事都划归巨门部管辖。也有些老祖比如墨鳞老祖喜欢大事小事一把抓,就把内勤杂事划归廉贞部管。而负责宗门织造的部门也属内勤的一块,划归巨门或者廉贞都可以。

    一名修补法袍的绣娘,竟然会是铁翎峰内女修衣装的权威人物?!殷勤心中惊讶。

    一直没有说话的蓝雀却是眼睛一亮,插言问道:“丁师兄所说的绣娘可是尚主事?”

    丁丙乙苦笑道:“她早不是主事了,被老祖贬到织造司做绣娘了。”

    蓝雀幽幽地叹了口气道:“尚主事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大点。”

    殷勤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重重地咳嗽一声,丁丙乙忙解释道:这位尚绣娘,曾经做过禄存部的副主事,不久前因为做错事,被铁翎真人贬到织造司去了。不过,在织造司做了没有几天,又被禄存长老找个理由调了回来,说是修补法袍,其实也没有真的做这些针线活计。宗门女修的衣裙饰品,其实都是她一直管着。

    殷勤听他闪烁其词,知道这其中定然别有隐情,不过他也无心去八卦这些事情,只让丁丙乙赶紧带他们过去。

    “要不,我还是不去了吧?”蓝雀自打听到尚绣娘的名头,脸色就有些怕怕的,小声跟在殷勤后面嘀咕道。

    “我可是去给老祖选衣裳,总得有人试穿才行。你若不去,难不成让丁丙乙试穿?”殷勤冷哼一声,将蓝雀甩在后头。

    在头前领路的丁丙乙听到此言,身躯一震,赶紧回头道:“北区就在前头,殷主任只管径直过去,见到接待弟子,直说找尚绣娘就可以。我忽然想到手边还有一件紧急的事情,容我去去就回。”说完便脚不沾地匆匆走了。

    殷勤被丁丙乙的举动,搞得眼皮子之跳,猛回身瞪着蓝雀道:“你实话实说,这个尚绣娘到底是何来历,为什么你与那个丁丙乙都避之不及?”

    蓝雀支吾一阵,终于道出实情。这位尚绣娘,虽然对于女修衣裳以及服饰的搭配剪裁眼光独到,品味高绝,一张嘴却是阴损非常,特别不饶人。以前有不少女修慕名求到她头上,都要先被她品头论足地挖苦一番才行。

    蓝雀犹豫一下,又补充一句道:“尚主事可是谁的面子都不给的,连咱们老祖都因为衣着被她奚落过。”

    “这位尚主事与铁翎真人关系不一般吧?”殷勤忽然饶有兴趣地问道。

    “你怎知......”蓝雀吃惊地说了一半,便赶紧收声,紧张兮兮地左右看看,才小声继续道,“尚主事曾经是铁翎真人的双修伴侣。”

    殷勤嘿嘿笑道:“我就知道,若没有这层关系,就咱家老祖的那个脾气,能老老实实地被她奚落?”

    蓝雀仔细想想,倒也是这个道理,莞尔道:“总之,一会儿见了她,无论她说什么,都要忍耐一些。要知道,以前连铁翎真人都常被她骂得灰头土脸呢。”

    殷勤脑海中闪过悍妇两字,又联想起尚绣娘被铁翎真人贬到织造司的事,忍不住在心中八卦起来:这老两位,好几百岁的人,还这般打情骂俏。估计现在最难做的当属巨门主事,不知道他花了多少灵石,才能让禄存长老将这尚绣娘招了回来。

    “殷、殷主任,你确定要从尚主事手中买些衣裳服饰吗?”蓝雀看着不远处,大门洞开的一处库房,小心翼翼地确认着。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