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主任,我实话与你说了吧。别看我在家行七,其实我上头共有八个哥哥,和三个姐姐。只不过有些是我爹在外面瞒着我娘生的”

    殷勤扒拉开凑在他耳边小声嘀咕的逸青云,让他先到后院歇息。

    蓝雀终于忍不住掩嘴笑道:“我以前以为殷主任是蛮墟荒原上最能说的,连死的都能说成活的。没料到,今天主任竟然遇到了克星。”

    殷勤瞪了蓝雀一眼道:“那货难道也能把死人说成活的?”

    “那倒不是,我看主任的气色,倒是要被逸青云从活人说成死人一般。”

    殷勤嘿嘿一笑道:“你家殷主任此次为老祖立下汗马功劳,等我回峰,少不了老祖的赏赐。到时我定要如实跟老祖禀报,就是蓝师妹与逸青云二人两情相悦已久,定让老祖成全了师妹的心意。”

    “你敢!”

    蓝雀俏脸通红,宛如被踩了尾巴的猫,正要发飙,殷勤摆出主任的架子道:“到时你便知道我敢不敢了。今天还有正事要办,你赶紧收拾一下,随我去禄存的宝库开开眼界。”

    蓝雀微微一愣道:“主任去拜访禄存长老,应该事先通知才是,如此冒昧前往,怕是有失规矩啊。”

    殷勤摆手道:“我为何要去拜访禄存长老?我只是去他那宝库转转,顺便买些东西而已。你再罗嗦,我就不带你去了。”

    蓝雀赶紧说声,等我一下,马上就好,她一边往后院跑,一边在心里想:这人虽然行事霸道,却也颇为体谅女子,不像自家老祖,任何差遣都是说走就走,根本不给人一点收拾的时间。可身为女修,出门前若不收拾得干净光鲜,蓬头垢面的也是给老祖丢人呢。

    蓝雀换了一身宝蓝色的衣裙,又对着铜镜整理了一番发髻,唇上点了一抹红,这才匆匆来到前厅。殷勤背手站在院里已经站了半天,回头看她的时候,脸上却没有一丝不耐烦的神色。

    “殷主任要去骨皮房买些什么?”蓝雀见殷勤毫不忌讳地打量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岔开话题。万兽谷禄存部的库房有不少名字,最正式的称呼叫骨皮房,这个名字听起来挺土,却是禄存库房最早的称呼。那时万兽谷最珍贵的宝材就是妖兽皮毛与骨肉,存放这些东西的就叫骨皮房。

    直到后来,许多修士觉得骨皮房这名字不雅,就给禄存部的库房起了不少别名,比如万宝库,玲珑阁,珍珑房等等,但官方的称呼一直没改,就是土里土气的骨皮房。

    殷勤倒是挺喜欢这个充满原始乡土气息的名字,觉得比藏经阁,百草园之类的名字,听起来别有一番味道。他今天也是兴致所至,觉得在回峰之前,应该给大家买些小礼物。这也是殷勤前世养成的一个习惯,每次外出远行,都会给家里人带些小玩意,价格不一定很贵,却都是些新奇有趣儿的小东西。

    殷勤前世是个孤儿,他的家里人说白了就是给骗子打杂的后勤,大家都是求财而来,殷勤却总能给这些地方带来一种亲切感。这也是他出千十几年,手下的队伍却一直很稳定的最主要的一个原因。

    他刚才在院子里愣神儿,其实是在琢磨给大家带些什么小礼物才好,等蓝雀出来,就下意识地盯着蓝雀身上的挂件儿和头上的钗钏儿看。不想,却将蓝雀看得窘迫起来,听她主动问起,便笑呵呵地道:“也没确定要买什么,不过是觉得机会难得,这次若是不去骨皮房逛逛,以后难免遗憾。”

    蓝雀深有同感地点头道:“就是,我在宗门这么多年,也只进过一次骨皮房,还是沾了老祖的光,随燕师兄进去”她话说一半,方才发觉不妥,忙收了声,神色稍显慌张。

    殷勤却仿佛没听出来,接茬儿笑道:“宗门的骨皮房只对各部主事,长老以上的修士开放。寻常弟子只能根据禄存部每月放出来的宝材清单提起购买宝材的申请,他们中的大部人一辈子都没机会进骨皮房里面看看。我也是沾了老祖的光,若不借此机会进去看看,说不定哪天捅了篓子,被老祖免了职务,那时再想进去可就难了。”

    “怎么会?”蓝雀低声道,她犹豫了一下方才鼓起勇气,掏出一枚中级灵石递给殷勤道,“等会儿到了骨皮房,能不能帮我买样东西?”

    殷勤瞟了一眼蓝雀手中的灵石,却没有接过去,蓝雀虽然可以跟他一起进到骨皮房里,却没有购买里面宝材的资格。

    蓝雀见殷勤不接灵石,只道殷勤嫌她刚刚说错了话,眼眶不禁一红道:“殷主任要是为难,那就算了。”

    “你且先说是什么东西?”殷勤哪容她把灵石收回去,一把从她手上将灵石抠出来,一边嘿嘿笑道,“你一下子给我这么多灵石,万一是托我给你买几百瓶赤龙丹,我岂不是要遭人白眼?”

    “去你的!就算是中级灵石,也买不了几百瓶那东西。”蓝雀被殷勤一逗,脸上方才显出笑容,白他一眼道,“人家只想求你帮我买瓶炼气散。”

    “炼气散?”殷勤对宗门丹药并不熟悉,闻言奇道,“你不是筑基了么?要炼气散何用?”

    “你难道以为炼气散是给炼气期弟子用的吗?”蓝雀吃惊道,“炼气散可是筑基初期难得的能够增长灵力的丹药呢。”

    殷勤撇撇嘴道:“筑基期的丹药却起了个这么俗的名字。你准备买几瓶?”

    “几瓶儿?我给你的灵石,若是在坊市里,连一瓶儿都买不到。”蓝雀有些扭捏地解释道,“宗门长老的一宗好处就是可以从骨皮房里买些打了折扣的宝材。”她见殷勤眼珠儿乱转,赶忙补充一句道,“不过每人每年也只能购买三样打折扣的宝材。”

    说完这句,蓝雀就不好意思地低了头,她托殷勤帮她买炼气散,明摆了是想占用殷勤的宝贵名额。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