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是仅仅是仓山郡城一地,若是放眼整个西境九大城池,相比之下仓山郡城的规模也就算作中等,虽说南境九城规模稍小,但也都不是野狼镇那般小镇可比的。

    范猴子大致算了一下,一部青蛇大幻影,仅在在西境与南境的十八座城池播放一月,就可以为聚香斋带来超过百枚高级灵石的收益。这还不包括那些类似野狼镇的小城,以及小仓山之类的偏远地带。

    殷家兄弟都听傻了,殷公子呆了半天方才啊地一声道:“赶紧给殷勤传讯啊,千万不要把第二部大幻影贱卖了!”

    殷公丑自诩在经商方面颇有些天赋,也被范猴子的一笔账算的目瞪口呆。他虽然为殷勤将大幻影卖的太贱而感到惋惜,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东西也只有在聚香斋这般庞然大物的手里,才能创造出如此惊人的利润,若是让他们几个拿出去私映,能否赚到灵石暂且搁在一边,早晚会被蛮皇的兵卒捉进大牢。

    范猴子听了殷公子的叫嚷,苦笑着摇头道:“你当勤哥儿是神仙呢?他的脑子就算再灵,又能想出几个青蛇来?更何况,自打聚香斋推出青蛇以来,不少巨富商贾已经盯上了这块肥肉。现在已经有不少商家都推出了他们自制的大幻影,口碑虽然比不上青蛇,却也斩获颇丰。”

    殷公丑点头道:“这倒也是,幻影这种东西,全靠人凭空想象出一个故事,就能搞出类似的东西来。所有的投入,只是个法阵而已。”

    范猴子叹了口气道:“我刚刚还忘了给聚香斋计算这比收入呢,他家的幻象法阵,最近的价格已经翻了十倍,还供不应求呢。”

    殷公子不服气道:“谁说殷勤想不出来更好的幻影?别家就算跟风,也只能在殷勤的后面吃土!”

    范猴子嘿嘿笑道:“那些跟风的幻影的确粗制滥造的居多,聚香斋出了个青蛇,世面上已经有了宝蛇,蓝蛇,黑蛇甚至五花蛇等等十几个版本出来。”

    殷公丑道:“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要马上提醒殷勤,告知他大幻影的真正价值。”

    范猴子点头同意道:“不管勤哥儿能不能搞出第二个大幻影出来,大幻影已经渐成气候,却是不容置疑的。而且我估计聚香斋也会尽快联系勤哥儿,去索要第二部的大幻影。”

    殷公丑不解道:“聚香斋的青蛇尚未在全境放过,他们急着要第二部大幻影干嘛?”

    范猴子有点幸灾乐祸道:“聚香斋虽然赚了盆满钵满,却也被那些跟风的幻影搞得头大,主要是这些家伙也忒没有底线,为了灵石,随便搞一个幻阵,将聚香斋青蛇的故事照抄过来,甚至许多细节都懒的想,只将几个主要人物换个形象就算了事。问题是勤哥儿的青蛇好歹还算个蛮修,而那些小作坊搞出来的东西,为了能有人看,根本就不讲底线了,有些甚至干脆弄了妖族的蛇妖出来。聚香斋担心的是,这些人闹的太过,真让皇朝下达一纸禁令,将大幻影整体封禁,岂不是麻烦。”

    殷公丑还是想不明白,那些小作坊又没有聚香斋这般的背景,即便是搞出一部蛇妖幻影,估计也拉不到许多人来看,又能从哪里赚到灵石呢?

    范猴子面色诡异地笑道:“小作坊的幻影,看的人虽然不多,却不是从这里面赚取灵石的。他们的幻影主要是放给那些豪门巨富。有不少出身豪门的小姐,太太每日里闲极无聊,就想将人让自己也当一回那幻影中的主角。这些小作坊的幻影就是投其所好,为这些家伙量身定做不同的幻影版本。甚至有些幻影里面的情节,荒淫不堪,这些小作坊的幻影虽然不如聚香斋赚的多,却也收获颇丰。”

    殷公丑不屑道:“这种小作坊的幻影,不过是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与殷勤的青蛇怎么比?聚香斋也太高看他们了。”

    范猴子正色道:“小作坊的幻影虽然低劣,我听说蛮墟十大商行也看到了其中的巨大利润,打算分一杯羹。以这些超级巨商的实力,若是搞起真格的,水平不见得比勤哥儿的青蛇差啊。这才是聚香斋的担心所在。”

    殷公丑想了想道:“可否请三舅爷爷将您所掌握的情况和分析详细修书一封,立即送到花狸峰去?”

    范猴子点头道:“我一定知无不言,还请勤哥儿看在三舅爷爷的面子上,帮我家那个不争气的老十三一把。只要能将老十三从聚香斋手中救下来,我愿将指月山的酒曲献给花狸峰。”

    朱丑妹在一旁撇嘴,心道:老家伙想酿灵酒想疯了,竟然想拉着花狸峰上他的贼船,却不知道人家能不能看上他这点子酒曲。她的眼光瞟过一直安静坐着不发一言的殷公寅,心里越发的喜欢:还是我家公寅沉稳端庄,对这些争名夺利的事情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将来定能成就一番大业。

    殷公寅自打听范猴子提起青蛇二字,脑海中便一直琢磨着其中那首《秋浦歌》。

    “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殷勤的原版是只是白素素随口吟出一首诗句,后来被人谱成小曲,现已成为仓山郡城各大酒肆中最受欢迎的小曲儿。

    殷公寅无不感慨地想,老天若能让我得此一曲,哪怕娶了边上那丑婆娘也不枉活一场啊!

    殷公丑与范猴子商议停当,决定让他与殷公子三人一道去花狸峰,听说殷勤此时还在铁翎峰盘桓,估计等殷公子他们抵达花狸峰的时候,殷勤也差不多该回归了。

    提及铁翎峰三个字,殷公子眼睛泛红道:“听说殷勤在铁翎峰校场一颗火球将葛神通化作飞灰,当日铁翎峰下咱们哥们所受的屈辱,已经报了一半!”

    “罪魁祸首还是那姓燕的,待我们回到花狸峰,慢慢修理他。”殷公寅终于发声,眼中寒光闪烁。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