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猴子被殷公丑问住,讪笑几声道:“既然从今日起,范家与殷家便真正成了一家人,有些事情,三舅爷爷也就不再瞒着你们。”

    殷公寅一直没吱声,此刻忍不住嘿嘿笑道:“一家人?听三舅爷爷这话,是打算把范家的哪几位表妹许配给我们哥仨?”

    范猴子老脸一红,正想如何解释,却见朱丑妹伸手在殷公寅腰间软肉上拧了一把。范猴子神色一凝,看向殷公寅的目光里便多了些许复杂的神色。

    “老三不要打岔。”殷公丑咳嗽一下把话题拉回来道:“三舅爷爷到底要给我们交什么底啊?”

    范猴子看了一眼朱丑妹,干笑道:“也没啥,等回头三舅爷爷再与你们细说。”

    朱丑妹扭了一下腰肢,嗲道:“三舅爷拿人家当外人么?”

    殷公丑见范猴子被朱丑妹问住忙解释道:“朱仙子对我们有救命之恩,不是外人。”

    范猴子犹豫一下,方才指着那株老柳树道:“三舅爷爷这次过来,一是吊唁你们的爹娘,二是取一样埋在这树下的东西。”..

    连朱丑妹都被范猴子的话勾起了好奇心,要知道以范猴子的身份,此时来到小仓山其实是冒着绝大风险的,他拼了性命也要取来的东西,想必不是凡品。

    范猴子从怀中摸出一个银色的小瓶道:“此物乃是当年范家老祖宗亲手埋在这老柳树下的,距今已经三十多年了。”

    殷家兄弟自然看不出那瓶子的奥秘,朱丑妹却是眼睛一亮,望着范猴子手中的银瓶道:“三舅爷手中银瓶的样式好生奇特,让小女子想起一件传说中的宝贝。敢问三舅爷爷,你手里所持,可是传说中的月华凝晶?”

    “什么?咱家祖穴旁边竟然埋了一瓶月华凝晶?!”殷公子忍不住叫出声来,要知道月华凝露就已经是人间极品的好酒,月华凝晶对于绝大多数的修士来说,真的只是传说中的东西。

    范猴子笑着冲朱丑妹挑起大拇指道:“仙子真是见多识广,这个瓶子最早的确是用来盛放月华凝晶的。不过里面的东西,却不是月华凝晶,而是一壶酒曲。”

    “三舅爷所说的酒曲,可是酿酒用的东西?”殷公丑来了兴趣,他早知道范家能够延续千年而不倒,靠的不是修为道法,而是老范家酿酒的技术。

    范家所酿的酒,虽然比不上月华凝霜的品质,但与月华酒中最低档的凝露酒相比,相差并不悬殊,这也是范猴子敢在店里出售勾兑过的月华酒的原因。

    而酿出美酒的关键除了用来发酵的粮食、仙果以及所用的水,最重要的一样东西就是酒曲。老范家一直将酿酒的酒曲视为传儿不传女的最高机密,就连嫁到殷家的范春娘都不知道其中的奥妙。

    殷铁山是个好酒的,生前不止一次问过范春娘,为何她出身酒香世家,却酿不出美酒?每次春娘的答案都是一样,那就是没有范家祖传的酒曲。如果以书画来比喻酿酒,酒曲就好象画龙点睛的那一笔,是决定美酒品阶最关键的地方。

    让殷公丑感到奇怪的是,范家老祖宗为何偷偷将酒曲埋在了殷家祖穴的旁边?

    范猴子只将那银色瓶子在大家眼前晃了晃,便小心翼翼地收回怀中,这才给大家讲起了当年的一段往事。

    说到范猴子这一辈人中,酿酒技术最好的并不是范猴子,而是被范家老祖宗赶出家门的范十三。范十三会酿酒却也容易贪杯误事,当年他所闯的那场祸事也与这酒曲有关。

    大小仓山从事酿酒贩酒的大商家共有三家,除了范家还有姜、程两家,其中范家酒的味道最为香醇但主要是在小仓山客栈之中售卖,而程家酒的味道稍逊,但产量和销量都很大。至于姜家,本家并不酿酒,却是仓山一带专门售卖各色酒品的商户,也是仓山一带唯一能搞到指月山月华酒的商家。据说是因为姜家的一位老祖在指月山任廉贞长老,专门掌管月华酒的生产贩卖。

    七大宗们内部的规制大体相同,但是各部具体分工也稍有不同,许多宗门将灵酒酿造归入武曲部,与炼器炼丹视为一途。指月山主要靠出卖月华酒而赚取大量的灵石,所以将灵酒酿造并入廉贞部。就如同万兽谷将灵兽驯养划归廉贞部一样,都是老祖直接控制的,掌握宗门经济命脉的核心单位。

    只是大仓山距离指月山万里之遥,寻常商队来回一趟多则四五年,少则两三年,一路上风吹日晒,很难保证月华酒的品质。尤其是那些低端的月华凝露,因为产量较大售价相对低廉,考虑到成本,所盛用的器皿并非可以保质保鲜的低阶法器。这就造成,许多偏远之地的月华凝露,口味反倒比不过本地一些酒家的产品。

    其根本,并非凝露酒不及别家香醇,只是因为路途遥远保存不善,导致丧失了酒味的纯正。

    相比之下高档的月华凝霜,酒坛本身就是一件低阶的法器,可以经过哪怕三五十年的运输,而保证味道不失。

    至于月华凝晶,传言都是通过传输法阵进行远距离传送,直接送到各大宗门的老祖洞府的。

    为了解决月华凝露的质量问题,指月山庄想出了一个办法。他们在类似大仓山这种偏远的地区,特别设置了一处酒窖,用来存放运到的月华凝露。

    指月山庄对外的说法是,将仙酒放置于酒窖之中沉淀其香醇,实际上是通过往酒坛中加入少许的酒曲使其二次发酵,恢复其流逝的香醇。

    而且这种二次发酵的凝露酒,其气味口感比普通的凝露酒竟然更胜一筹,被许多爱酒之修士追捧。

    三十年前,指月山庄在大仓山的酒窖,就建在姜家。

    与许多世代富豪的家族一样,家门总会出些不肖子弟,姜家三十年前出了位少爷羔子名为姜山,得当时的姜家老祖喜爱。与这位姜山少爷气味相投的,就有范家的范十三。

    范十三虽混,却是个真心爱酒的,他一直眼馋姜家手中所掌握的月华凝露的酒曲,就联合一些江湖散修做了个局,赢了一次到姜家酒窖开眼的机会。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